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一个郑州人要吃多少碗烩面,才能被称为一个真正的郑州人?!

郑州美食小分队2019-01-15 16:44:48

人一生要走多少路,才能被称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郑州人一生要吃多少碗烩面,才能被称为一个真正的郑州人。 ——鲍鱼·丸伦


味蕾和乡愁是一对好基友,谁爱谁多一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一起。如果说“红尘一骑妃子笑”是嘴馋,那么“借问酒家何处有”就是乡愁。


此去经年,无论走到哪里,回到家乡的味蕾,卸下舌尖上的倦怠,最爱听的还是乡愁说:“我下面给你吃哦~”


提到郑州,就会想起烩面,提到郑州西郊,就会想起四厂烩面




织最好的布,吃最好的面


四厂烩面搬过好几次,曾一度流放至北环附近三年,如今终于又回到了四厂家属院中。这其中的辗转流年,不仅是一家烩面馆的历史,也是一部郑州纺织业的兴衰史。



▲从棉纺路四厂大门一进来,这牌子就对我搔首弄姿,仿佛在叫:“大爷,快来吃我啊。”


老z在四厂干了二十多年,吃四厂烩面也吃了二十多年,说起当年,老爷子禁不住两眼放光,吧唧吧唧猛抽了两口烟,忆起了当年。


在那个激情似火的年代,来自天南海北的10万纺织大军汇聚郑州,创造了“每年为国家贡献一个纺织厂”的惊人业绩。仅一个国棉四厂,1959年上缴利税就达3567万元,而国家在这个厂的总投资不过3628万元。


据老z回忆,最早的四厂烩面是一个叫老王的铁路工人发明的。老王常年在铁路上走南闯北,尝过南方的吴侬细水,喝过西北的粗犷冷风,最终定居在了郑州这个火车拉来的城市。那时候的棉纺厂正值盛世,来自全国各地的热血青年响应国家号召奔赴郑州,口味的混杂和挑剔自然是千姿百态,老王是见过世面的人,单纯的一碗传统烩面显然众口难调。


▲要吃面了,请严肃一点,考虑下面的感受


传说,佛祖释迦牟尼教人如何用树草的果实来调配长生不老药,并以其当初传教的地名“咖喱”作为这灵药的名称,所以释迦牟尼被认为是第一个做咖喱的人。那么,传说中的老王,就是郑州咖喱烩面的鼻祖。


老z告诉我,那时候的四厂烩面就是一个路边摊,但泛着黄金色泽的咖喱烩面显然给当时的纱厂工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在每一个饥肠辘辘的午后,寒风凛冽的深夜,吃上一碗咖喱烩面,不仅是味蕾上的满足,更是灵魂上的升华,多少异乡人在这一碗烩面中品到了浓浓的乡愁。


每天固定到老王摊上吃面的食客少说也有上百人,生意好的时候没有座位,大家只有坐在马路牙子上,排成一排捧着面碗蹲着吃,来不及言语,嘴里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不明就里的过路群众还以为是猪圈开饭了。


▲端面要稳,吃面要狠


喝最烈的酒,吃最黄的面


改革开放后,国家不再负责销售,吃惯了大锅饭的郑州纺织企业,没有走上真正的市场经济之路,表面上几个厂生产经营依然红火,已经埋下了衰落的伏笔。


90年代初,棉花紧缺、成本上升成为引发郑州纺织业衰落的导火索,长期以来积累的“机制不活、设备陈旧、产品单一、包袱沉重”等问题,在市场竞争中集中凸现,生产能力从占全省的一半下降到不足1/20。


作为一名下定决心为社会主义建设奉献终生的工人,老z并没有因为纱厂的不景气而懊恼担忧,他相信国家不会抛弃他们这些无产阶级老兵。


与纱厂的衰落不同,四厂烩面却越来越红。赶上了市场经济的春风,郑州的有钱人也越来越多,不仅要吃饱,还要吃好。老z说,四厂烩面以前都是几个棉纺厂的人在吃,但到了90年代末,他每天都要被好几个开着小轿车的人问路:“老师儿,四厂烩面给哪儿了啊?”


▲老师儿你好,俺就是四厂烩面


那个时候的四厂烩面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路边摊了,有了自己的店面,依旧是特色的咖喱黄汤,但是老板已经不是老王了,老王去哪儿了?老z说他也不知道,只是一再感叹人心叵测,具体的事儿他也说不清楚。


有了店面的四厂烩面每天宾客满盈,想吃上一碗等个三四十分钟都是少的。很多人经常就先买张烩面票排上号,然后去隔壁的四厂澡堂洗个澡出来,这样刚好出来后就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咖喱烩面了。



▲先排队买票,再排队吃面


吃四厂烩面,一定要在一晚上的觥筹交错后,胃里吐得空空如也,饥饿和孤独会像幽灵一样涌上心头,这时,一碗温热柔和的咖喱烩面会给你最贴心的慰藉。如果在秋冬时节的深夜,拦住每一个醉眼朦胧徘徊在西郊的人儿,问他想去吃什么,90%的人都会告诉你同一个答案:四厂烩面。


老z告诉我,啥叫郑州老烩面,在他看来,黄汤的烩面就是老烩面,吃了这么多年,他从来就没烦过,单身的时候一个人去吃,处对象的时候俩人一起去吃,结婚有了孩子三口之家一人整一碗。你看,对于老z来讲,这碗烩面就好像他祖传的味道,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



▲老师傅下了几十年的面 一举手一投足都是范儿


我有面,你有故事吗


2003年,“用土地换生存”的方法被政府采纳,也就是让六大棉纺厂搬迁,将原有厂址土地的使用权出让给房地产开发商,用土地的差价来更新设备,重新参与市场竞争。通过招商引资,行业重组,郑州各个棉纺厂先后被拍卖、收购和改组。


四厂烩面也随着老厂区的拍卖而无店可租,一度搬到了北环附近,虽然依旧很多熟客慕名前往,但就像在国外吃中餐,总归不是那个味儿。



▲年轻人在带着微笑甩面,这是一片片感恩的面


前年,四厂烩面终于又搬了回来,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人,街坊领居,退休职工,每天到了饭点儿,依旧是人山人海。老z说,仿佛又看到了棉纺厂最辉煌的年代。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像四厂烩面这样的店,蜷缩在家属院里,偏居于一街角,服务一般,为何能几十年如一日的门庭若市。


后来我明白了,一个厨师要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节奏,烩面馆亦是如此,无论是做菜还是做人,都不能被食客牵着鼻子走。要把客人带进属于自己的节奏里,那样你就战无不胜了,打客人左脸他会把右脸伸过来,给他盛一碗面汤他都会高呼郑州万岁,觉得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我恍然大悟,难怪郑州那么多苍蝇烩面馆子从老板到服务员都牛逼得不行,把自己当爷爷,顾客们还排着队争当孙子。我暗暗发誓,如果以后我有幸开烩面馆子,也要在厨房里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节奏,然后成为大郑州所有食客的公共爷爷。




你最爱郑州哪家烩面?

文末留言区见

•END•



✎作者 | 鱼丸

转载需要后台授权


点击 下方关键词,查看你想看的内容


特色美食蟹黄包  | 火锅 | 喜来登  | 烤鱼 | 马仁鸿凉皮店 |  汝河小区夜市 | 烩面 |  川菜 | 清真菜 | 庆丰街 | 永安街 | 烤鸭 |咖啡馆 | 文艺小店 | 熙地港 |  李姐烤面筋 | 开封夜市 | 淮北街杂面条 | 伏牛路美食 猫咪咖啡馆 | 下午茶 鸭脖 | 二七万达 | 撸串 | 疯狂烤翅 | 解暑神器 | 鸡蛋汉堡  | 面包店 | 油泼面凉调店| 胖娃川菜馆日料樱桃小丸子蜡笔小新螺蛳粉财大食堂| 卤菜馆|泰隆面包房|政七街|台湾味|面鱼|茶馆|夜生活|超市指南|100块|串儿|生煎包|商场指南|广东烧腊|早餐指南|海底捞|汝河炸串|工二街|味道


郑州故事 二七塔 | 紫荆山 | 光彩市场 | 德化步行街 | 大儿童树洞  | 告白热线 | 小护士 | 郑州租房 | 百盛商场 | 郑州外国语 | 庆丰街 | 金水区 | 北闸口 | 和中原区人谈恋爱 | 郑州24小时成人店 | 郑州街头KTV | 健康路  |  人民路 


合作案例: 裕达国贸 | 喜来登 | VIVO | COCO奶茶 | 喜喜月子 | 天猫618 | 京东 | 广芳园 |  万怡酒店 | 洛阳白云山 | Rock Ant | 无边界 | 蜜雪冰城 | 米家公寓奥斯卡影城 | 富田·兴和湾 | 熙地港 | 滨河国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