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那年的兰大,那时的我们

兰州大学2018-09-29 16:43:12
让人难以忘怀。
那群人、那些情而让人难以忘怀。
在我们记忆中闪光的事情总是因为
岁月无情悠悠过,
还是和谐园琅琅的读书声?
昆仑堂明净的自习室、闻欣堂精彩纷呈的晚会,
是积石堂的钟声、萃英山的小树苗、
回想起兰大,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当你
若干年后毕业


廖慧霞
       初见廖慧霞,笑容温暖,妥帖大方。14年前,这个倔强的广东姑娘一心想逃离父母的庇护,从海滨之城来到西北偏北的兰州。大概连她自己也不会想到,这个与家乡完全不同的城市和学校会成为她以后生活中难以割舍的眷恋。
       毕业10年,廖慧霞每三年都会放下繁忙的工作,回一趟兰大。她记得榆中宛川源的炒土豆丝,她记得一食堂的馒头配上舍友肉酱的美味,她记得黄河岸边的白玉飞天和兴隆山的青绿四季。然而记忆最深刻的是大三暑假那年,廖慧霞和同学一起参加了20多天的野外实习,校车载着他们走过武威张掖的戈壁滩,穿过宁夏的荒漠,到过天祝的雪山,一路上虽然辛苦,但欢笑依旧。廖慧霞现在手机里仍然保存着当时校车陷到坑里,大家一起推车的照片。或许怀念的不是旧时光,而是那年我们聚在一起无忧无虑放肆大笑的心情。
郑长征
       郑长征,当我们看到这个名字,大概便想到了那段久远的岁月。郑长征于1978年考入兰州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专业学习,算起来已经过去了38年的时光。
       谈起在兰大的时光,郑长征的眼里满是回忆,那是个学生守则里写着“大学生不许谈恋爱”的时代,那是一个班级里年龄差异达到近20岁的时代,但那四年,仍然是郑长征最难以忘怀的四年。如今谈起兰大,他都会想起自己在图书馆奋斗的日日夜夜,课余生活的相对贫乏让郑长征将更多的时间用到了读书与学习上,天还未亮,他就要起身去图书馆读英语,有时候甚至要前一天晚上提前到图书馆占位置。正是由于兰大四年的踏实苦读,才让郑长征以后的每一步都走得坚定勇敢。 
       二十多年过去,郑长征仍然心心念念那些无私的老师们,上课不看书和讲稿的张国玺老师,认真上好每一节课的王清廉老师,讲着一口地道陕西话的冯殿忠老师,还有手把手教自己查文献,写毕业论文的陈耀祖院士……太多太多,兰大的老师们带着郑长征走上了学术的道路,同时也让他明白了“师者”的含义。今年八月份,郑长征带着当年送他来上大学的老父亲又回到了兰大的校园里,时间在变,但兰大留给郑长征的影响却早已融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林锋
       十年后林锋再一次踏上兰州这片土地。他说:“学生时期是我的黄金时代,兰州是我的第二故乡。在这里我真正长大成人,交了女朋友,成家立业……”他微微昂首,仿佛在远望那逝去的美好岁月。
       林锋是1978级兰州大学化学系有机化学的学生,来自福建福州的他说起2006年的那次兰州之行。“我们准备了两年才联系到班里的同学,从2004年就开始准备了,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吃一碗兰州拉面,唉呀,出了兰州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味道了,还有鸡蛋醪糟、酿皮……想想都好怀念。”是啊,怀念一座城市,往往怀念她独一无二的味道。
右一
       “在兰大的时候很多事情都让我印象深刻,就像家人之间说不出“最”字一样,对于兰大,真是情浓于水。”林锋跟记者聊了许多大学时代的故事,他说他喜欢食堂五分钱一份的菜;喜欢同学之间的朝夕相处;怀念那段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日子;还有当初从创办第一期就开始订阅的《读者》,以及与妻子在兰大的爱情故事……点点滴滴的回忆浓缩了往昔的精彩,而兰大是这所有故事的见证。
后排左四
刘运财
       刘运财是1982级外语学院的学生,现任青岛校友会会长。“青出于兰”是他的微信网名,“青”是青岛,“兰”便是兰州,这也体现出他的母校情怀。虽然刚下飞机,回想起大学生活他仍然兴奋不已,像一个孩子一样开心地和我们分享兰大故事:“当时在兰大读书是免学费的,还有奖学金,生活补助,无忧无虑的,当时我是16岁来兰大,周围同学都比我大,他们都很照顾我,回想起来那是我最快乐的四年。”
       他特别爱好娱乐活动,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年龄小爱玩嘛,在兰大时参加了许多社团,像演讲协会,书画协会,武术协会什么的我都有参加,而且有些还是骨干,当时我经常去兰州工人文化宫,看曲艺,魔术,武术等表演。”
       丰富的娱乐活动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学习生活,反而促进了学习效率的提高。后来凭着对新闻的热爱,他在仓促之中决定考社科院的新闻专业研究生。考研过程他至今记忆犹新:“我在寝室准备好干粮,然后一周都不下楼,大概两三个月以后就开始考试,考完我都虚脱了。”虽然后来与研究生名额失之交臂,却虽败尤荣——他的成绩非常优秀,排名第三,但当年只招两个人。这对于一个刚接触新闻专业两三个月的考生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高效学习快乐生活,这也是他宝贵的人生经验。
       “你追求什么以后一定会实现什么。”毕业以后,刘运财在青岛对外经济委员会担任翻译工作,一干就是十年。之后他转到青岛日报社做新闻主编。迟来了十年的梦想,终究是实现了。
侯建西
       年青有为,是形容侯建西最好的词汇。下飞机看见他,一种兰大的气质、成功的风采铺面而来。侯建西于1999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地理系,现主要研究领域为地理信息系统和空间位置,例如百度导航,微信导航。当谈到他大学最难忘的事情的时候,他讲到:“到现在我还记得当年校园内的篮球场、与好友一起下棋的时光。当然最感谢是兰大这个平台,他给予我的资源和能力,以及在兰大遇见的可以携手一生的人。”
       侯建西认为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影响着一个人未来的走向。而兰大,则带领他走向辉煌。
张六六
       经常听人戏言兰大的情侣恋爱条件艰苦,但扎实的学风,淳朴的思想造就了兰大独特的“恋爱文化”。提起在兰大最难忘的事,1991级生态学及环境生物学专业的张六六毫不犹豫说起了自己的爱情故事,话语中满是怀念。“我没有跌宕起伏的爱情故事,一切都水到渠成,我和我老婆是同班同学——当时是女朋友。大二期末的时候就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谁也没追谁。”虽然已经结婚多年,提起当初的恋爱时光他依然略带羞涩,特地强调:“现在我能叫她老婆觉得特别开心。”
       有人说,一段成功的感情就是双方都变成了更好的样子,张六六就是如此。“我觉得恋爱是一个男女双方互补的过程。比如我比较爱玩,晚上不想去自习,她就拉着我去图书馆。而我经常带她去操场跑步锻炼身体,也是一种放松。”
左一
       不得不说张六六是个浪漫的男朋友:每逢女朋友生日或是过节,他就会给女朋友准备一点小惊喜,例如一束鲜花、一盒蛋糕。这些如今已经见怪不怪了,可在那个年代可以说少之又少。有一次,他想方设法从化学实验室弄来了一盏酒精灯,架上饭盆做锅,生平第一次下厨炒了一碗鸡蛋,当时女朋友虽然一脸“嫌弃”,但最后还是吃完了。有点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但字里行间满是温情。
三排左三
       感谢在最好的时光遇见最好的你——这也许是对张六六夫妇的爱情故事最好的诠释,而这故事发生的地点叫做兰大。
后排左七
刘小锋
       刘小锋于1980年考入兰州大学生物系植物专业,毕业后与化学系校友共同合作创业。他认为兰大是一个促使人不断学习的大学,那时候高年级同学有固定的教室,而低年级同学没有,他们就四处跑去占座。每天如此,生活因读书而充实。除了读书学习,参加课外活动和旅游也是他大学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记忆最深刻的是当年他与12个系18个专业的28个同学一起顺着丝绸之路骑行一万多公里,这个在如今看来仍是惊人的举措早在他当年就已经实现。
       人的跨越越大,对他的影响也越大。因为不同的地方给人的感觉不同,影响不同,也就形成大家不同的气质。兰州包容的氛围,粗犷的风情养育了兰大人开阔的胸怀。刘小锋这样谈到。
刘莹
       2016年9月23日,兰州大学1994级中文专业刘莹从昆明起飞,于下午一点多抵达金城兰州。只见她秀发微卷、齐肩,面带微笑,干练而不失亲切,热情地向前来迎接的志愿者打招呼。这是她在阔别了十八年的岁月里,第一次重回母校——兰州大学,其中喜悦不可言说。
左三
       刘莹从小就学习吹笛、弹电子琴,所以进入大学后她加入校会文娱部器乐队,这给她四年大学生活增添了一抹色彩。虽然时隔多年,过去令人难忘的事数不胜数,但大学毕业晚会至今令她难以忘怀。她激动地回味当时在本部大礼堂毕业典礼上,中文系小合唱由包括她在内的六个女生共同合作演唱,致敬在兰州大学度过的四年时光。当年在舞台上,她们身着一袭小碎花长裙,演唱《同桌的你》、《再见》等歌曲。刘莹说:“开始唱着唱着,但慢慢看见舞台下一部分同学哽咽起来,随着曲声将近,台下同学们的泪水早已抑制不住,纷纷大哭起来。”四年的光阴就这样结束了,于许多人而言,这既是青春,又是回忆。
      再见,兰大。而这一次,真的是“再见”兰大。
吴维学
       “印象最深的是1983年,我参加‘兰天丝路考察队’,当时我大三,将近十八岁,是整个队里最年轻的队员。”回忆起大学时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1981级现物系核物理系的吴维学这样说道,“那段时间,长江漂流探险震惊全国。但是早在长江漂流两年之前,兰州大学就组成了丝绸之路探险队,我们当时是改革开放后全国第一支大学生考察队,这个事情在全国引起了很大反响。出发时,党委副书记廖世伦对我们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看到你们活着回来。’我们沿河西走廊,一直骑行了很远。当时讲‘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件事对我后来的影响很大。”
吴维学(朱雅雯摄) 
孙政
       在酒店见到孙政时,她的房间中已经有了两位昔日好友。她们特地请假赶来与孙政见面,这也是她们继2009年哲学系毕业二十周年纪念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孙政感慨万分:“那时的老师是我记忆中最珍贵的存在,兰大的老师上课非常认真负责,讲课很好。我本科哲学,拿史学博士学位,现在从事法律工作,目前在出诗集。我之所以能跨行很多,最重要的还是哲学带给我的熏陶,让我在其他领域游刃有余。”不仅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是孙政对哲学的感触。
       美好的校园爱情与同窗之谊是校园生活永恒的主题,在孙政的回忆中,那时班级中8位女生住同一间宿舍,感情十分要好,经常一起行动:“印象最深的是1987年的时候过愚人节,当时哲学系一共两个班,我们8个人当时愚人节想和男生开个玩笑,就在前一天在黑板上写上明天要去植树,八点在校门口集合。结果没想到我们班的男生把这个事告诉了另一个班的男生,他们班的男生又把这件事告诉了女生。结果愚人节那天上课的时候整个教室里就我们八个学生,其他所有学生都在校门口等着植树去了。”回忆过往,那些青葱岁月中留下了数不清的感动。





T
I
M
E
郑大甫
       苏州城市建筑院院长郑大甫是1990级水文地质与工程地质专业的学生,如今已走上工作岗位二十余年。每当谈起兰州大学,他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兰大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的平台,让我真正地从一个农民转变成了一个知识分子。”
       “兰大刻苦认真的学习氛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踏实朴素、认认真真、负责任的个人印记是留在每一个兰大学子身上的。”当谈到校园生活时,他回忆道:“记忆里最深刻的事就是在宝积山那边的实习了。在一个多月的实习生活里,同学们一起吃喝、一起野营,之前很多不熟悉的同学,都在这次实习中变得熟悉了。”这次实践不仅让我们增进了彼此间的友谊,而且这种在实践中学习的方式也让我们获得了很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为我们的工作打下了特别扎实的专业基础。
施维林
       身为博士生导师的施维林说大学就是要培养学生一种自主学习的能力,它带给一个人的改变是由外而内的。大学里最重要的是要多读书,不仅仅是读本专业的书,还要多读读其他专业的。在他上学的那个年代,大家都想着在大学多学点东西,读书便成了大家的第一选择。因为专业课比较少,同学们课余就会自己找很多其他的书来看,充实自己的生活。“我用了两年把学校图书馆的书看完了,之后就一直泡校外的书店。”施维林教授感慨,“现在年轻人就缺少像我们这样能沉下来读书的性子了。”毕业这么多年,谈起兰大,这种刻苦钻研、踏实做事的精神仍然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
车春玲
       “我印象最深的事就是和同学们一起出去郊游了。”车春玲女士回忆起自己的青葱岁月说道:“那次是和同学一起骑车去白银,整整一天的车程,路上的各种劳累最后到终点时都转变成了一种满足和自豪感。”谈到对兰大的学弟学妹寄语时,车春玲女士认真地说:“人首先要有一个目标,然后一定要坚持每天去进步一点。认真积极的去做一件事,扮演好生活中每一个角色,你离成功也就不远了。”
车春玲(刘锦荣摄) 
张伦
       “兰大是一个有爱的地方。”回忆起兰大,这是1985级张伦的第一印象。“在兰大,我收获的不仅是日后工作中扎实的理论基础,还有和舍友、同学保存至今的感情。”
       大三时,张伦患上了肺结核,并因此休学一年调养身体。肺结核是种传染性疾病,但在他患病期间,他的舍友并没有因此而歧视他,反而一直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学校的老师、同学得知消息后也来看望他,给予他很多鼓励和支持。痊愈之后,老师还邀请他到家里做客。张伦说:“在本科阶段和老师能有这样的交流是很难得的。”在这个过程中,张伦和老师、同学们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休学一年,但张伦并没有因此懈怠学习,他靠着自身的努力,和同一级的同学们一起毕业。
       “依偎在你身旁,细数我们的过往。夜空的繁星,静静看着我,把回忆都点亮。陪伴你的时光,是我珍贵的宝藏……”
       无论岁月如何变迁,那些记忆中的人啊,那些记忆中的事情,将永远成为你我心中不可磨灭的存在。
文字:学通社
张亚萍  吉寒哲 朱砚铭
潘茜  洪志霄 刘晓丽
编辑:郭恒全 罗娜
责任编辑:蒋海琪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