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瑞昌70后的南下盲流经历57:从重庆到攀枝花

瑞昌生活2019-01-16 04:55:36

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号:rc332200,每日免费收看瑞昌本地精彩内容,欢迎投稿爆料!查电话号码上瑞昌生活(外卖快餐、婚纱摄影、机关单位、快递物流,更多分类逐步增加中),方便快捷,谁加谁知道!广告请联系电话/微信:18179242199

内 容 简 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那一年,是王佐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也是一个漂泊流浪、盲流世间的本命年。

首章链接:瑞昌70后的南下盲流经历1:滞留广州火车站

上章链接:瑞昌70后的南下盲流经历56:商业间谍


第五十七章

王佐被带到派出所后,无论民警怎样威逼利诱,他都不承认自己是什么所谓的商业间谍,事实上他也不是。但那份图纸出现在他的旅行包里,他明白,跟他不无关系,就算是周浔栽赃,他也脱不了干系。虽然,他可以供出周浔利用帮他复印图纸的机会趁机多复印了一份,说出她的目的是为了偷出图纸支持她爸爸创业办厂。那样,也许他的商业间谍的嫌疑也就不攻自破了。但他想一想算了,如果那样只会把事情越搞越糟,而且还害了周浔,何必呢!难道她无情无义,自己就一定要以牙还牙吗?其实,错的是自己,倒楣的也是自己,她也是受害者,何必要再在她的伤口上撒把盐呢?为此,他在民警面前一口咬定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假模假样地请求民警去调查栽赃的人,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平生第一次正式进了派出所,并被拘留了一天一夜,那个寒冷的冬夜王佐在冰冷僵硬的拘留室里想了很多很多……

他想,他一个好学上进与时俱进的老百姓口头上所说的有为青年,却在走出学校走上社会后屡屡受挫,从失败再到失败,以致于成了有为青年的反面教材。他想,他从国企到私企,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安份守己到走出国企,从国企的小社会到市场的大社会,他尽心尽力,从无害人之心,常抱助人之念,并从别人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工作上兢兢业业,生活上克己遵礼,却为何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灰头土脸,成了众矢之的呢?难道一个人的命运在出生的时候上天就已经决定了吗?既然上天已经决定,那只要安照上天的安排一天一天地过下去就好了,何必再去奋斗去摸着石头过河呢?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如果上天没有注定,难道这个社会是一个弱肉强食无商不奸的社会?是呀!那些衣冠楚楚的社会精英,那些所谓上流社会的人,哪个不是强抢来的?哪个不是偷骗来的?哪个不是受贿贪污来的?包括两江公司的老板不就是贪污国企的资产,国企倒了,他摇身一变,变成了时代的弄潮儿,变成了知名民营企业家吗?你见过正经做人兢业做事的人能衣冠楚楚吗?那不把你打进十八层地狱才怪呢?他想,既然这个社会太不公平了,既然在这个社会变成有钱有身份的人一定要不顾道义,还有必要去苦苦奋斗吗?去追求吗?那还不如安贫乐道地守着一个同样安分守己的爱你的女人过一辈子,岂不如意,岂不快意,而且更不会烦恼啊!他心里想,如果这样过一辈子,宁静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人选吗?她不但安分守己,而且深爱着他,爱得简直失去理性,他心中再也清楚不过了。人生在世,草木一丘,如果不从名利场的角度出发,他知道和他一起同甘共苦生死相依的宁静,才是他这辈子最好的人生伴侣。只有她才会一辈子对他不离不弃,携手共老!他暗自决定,如果这次没有什么大的事情,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宁静,然后再在重庆慢慢找工作……

第二天中午,王佐被张老师从派出所领出来了,他们在石桥铺一家小面碗吃饭。

王佐万分感激地说:“张老师,大恩不言谢!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没有你出面,我可能会判两年刑,也未必知,哎!”

张老师安慰说:“出来了就好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其实,我昨天一听说所谓查宿舍,我就知道那是借口,但我万万没想到那是针对来的,你是冤枉的!我想,你心里也清楚是谁栽赃的?小王,不要计较了,女人嘛!心眼太小了。”

王佐说:“张老师,你放心,我不会计较的!其实,你只知表面,还不知真相啊!周浔栽赃于我,可不单单是由于昨天的突发事件而脸面挂不住啊!她是怕由于我们的关系断了,我会揭发她,所以她就先下手为强了。”

“是怎么回事?”张老师惊奇地看着王佐问,“原来还有其他隐情啊!”

王佐感叹地说:“是啊!张老师,她在利用我。其实,她跟我接触,并以学制图的名义跟我接触,就是为了把公司的图纸偷一份出去……你可能不知道,她爸爸在开零配件加工厂,她想把她爸爸的加工厂做大做强,生产摩托车发动机就是她们最好的机会,因为她爸爸的一个朋友开了一家摩托车组装厂,发动机可以销给那家厂。她爸爸之所以能开加工厂,就是为了帮那家厂加工摩托车配件啊!”

张老师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我还真没想到……你没供出她来吧!”

王佐说:“没有!她担心我是小人,以为我会揭发她,会害她,所以无情无义,我怎么可以也无情无义呢?其实,我明年准备跟她一起去她爸爸那家厂创业生产发动机,也见过她爸妈了,她们对我很满意……我想,我和她毕竟也有过那么一段感情,她也是真心的,我们彼此也是情投意合,就凭这些,我也不会害她的……哎!现在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都是我的错,我没有处理好我自己的事情,这个教训太大了!”

张老师说:“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我还是挺欣赏你的!最少,你没有害周浔,没有报复她,这已经很不错了……虽然说不上以德报怨,但也没有以牙还牙去报复她啊!她一个姑娘家能有这样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也不容易啊!这个社会,老实人是不可能有多大作为的,我还是挺同情她,也能理解她……以后,我劝你还是留在重庆吧!”

王佐明白自己被两江公司老板炒鱿鱼了,他看着张老师说:“我知道老板不会用我的,也无所谓,我就在公司宿舍那里租一间民房住下来吧,慢慢找工作,重新开始!”

张老师说:“我跟你说实话吧……你进了派出所之后,我去找老板,说肯定有人栽赃,让老板打电话到派出所说是公司内部事务,撤掉报案……老板开始不答应,说什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也可以杀鸡骇猴给别人看……最好是我不断说好话,老板才给了我一个面子,但他说万万不可用你,下午就结工资给你……小王,你要沉得住气,不要闹了!”

王佐又一次感激地说:“张老师,能平安无事,我已经很感激你了,我怎么可能去跟老板闹呢!你放心,下午把工资结了之后,我就租好房子,明天去一趟渝北……回重庆之后就开始找工作,我都已经习惯了找工作了,呵呵呵……”

张老师欣慰地笑了,说:“那就好,我也会帮你找工作的,有消息我就会通知你……找到工作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好了,我们回公司吧!”

下午,王佐在公司和张老师把工量具交结完毕后,在出纳那里结了工资,就回到宿舍呆坐了一会,便在附近找房子。找了一个多小时,有一栋民房里的一间房子他很满意,但他想到明天要去渝北,也不知道呆几天,就对房东说他先看好房子,过几天再来租。

晚上,章洪勇带给他一封信,是宁静的信,说是一个大学生送过来的,在公司没看到王佐,给了章洪勇。王佐知道是汪情,便拆开了信,信中主要意思是这样的。

王佐,我不知道你和你们公司那个文员是什么关系,但我知道你们走得很近,她还帮你洗衣服……今天,在你房间大闹了一场,我请求你原谅,是我错了。不知怎么回事,我明明知道你有了新欢,来见你之前我自己对自己说,一定要忍住,一定要面对事实。但我看到你和她那个亲热的样子,我的无名之火瞬间就起来了,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你不爱我,也不喜欢我,但我还是想把孩子生下来。因为就算你离开了我,我还可以把对你的爱,对你的思念,寄托在孩子身上。反正,我这辈子也不嫁人了,我下辈子把抚孩子抚养成人,也有个依靠和精神寄托。你知道,我妈妈不可能让我在家生孩子的,我一直在想办法。前几天,我哥哥写信过来,问我有没有事做,没事做就去攀枝花帮他的忙,他那里生意很好,人手不够。当然,他不知道世界上有你这个人,也不知道我有身孕了。我想好了,决定去攀枝花,不管能不能帮上我哥的忙,最少有一个可以呆的地方,这个地方可以让我躲避亲朋乡邻,也不会让我爸妈丢脸。在家呆十天左右,我就过来,我只带换洗衣服,到时你帮我买一张火车票,送我上火车。如果由于我的原因造成对你工作的影响,我在这里对你说声对不起了。我是在汪情这里给你写信的,回家后我又不想寄给你,怕误了去攀枝花的时间,也担心你收不到,所以寄给汪情托她带给你,因为我打电话给她很方便,便于联系。

那天晚上,王佐整个晚上都没有睡着,他反复看着宁静的信,深深地被宁静打动了。他自叹,他王某人何德何能,让宁静这么痴情,这么不计后果……他想了一夜,既然在派出所拘留室那晚就想好了要对宁静负责,要对孩子负责,并且都计划好了要在重庆租房子找工作,然后安顿下来,安贫乐道地守着宁静过日子。可是,现在她都要去攀枝花了,不计后果地去攀枝花生下他们的骨肉了,他还用得着在重庆呆下去吗?

1995年12月底,一列从重庆开往成都的火车开出了重庆城,靠窗坐着一对青年男女,他们默默无言,男青年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雪花,心中说:“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一年又过去了,我又要去盲流了……”

这对青年男女正是王佐和宁静,他们经成都中转去攀枝花。

火车在巴蜀大地上飞驰,王佐透过车窗,看着银装素裹白雪皑皑的山野村庄,空中还在飘飞着雪花......这个世界是白雪的世界,安静安详,圣洁肃穆。他忽然想到,他这几年来在南中国沿海一带盲流,但还没有经历过下大雪的日子,今天能在火车上俯视着大雪纷飞千里冰封的意境,实属不易,也让他重温了一把儿时下雪天的乐趣,但亲朋乡邻却离他越来越远了。随着飞驰的火车,看着千里飞雪,他将要到一个川滇藏三省交界的地方去,他只知道那地方聚住着众多的少数民族,是全中国最原始最神秘的地方。当年红军从那里长征过,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沪定桥,刘伯承与彝族首领小叶丹歃血结盟,红军顺利通过大小凉山彝区,在那里书写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段不朽的传奇。

王佐正看着火车窗外思绪万千,忽然被人轻推了一下,他回过头来,看见宁静正把一罐打开的八宝粥递给他,问他:“在火车上一个多小时了,一直没说话,你在想什么?”

王佐接过八宝粥笑笑说:“没想什么,哦,这个汪情真是对你好啊!送了这么一大包吃的,有这么一个好朋友,真是难得!”

宁静自豪地说:“那当然,除了家人和你之外,她就是我最亲的人了!”

王佐点点头说:“下次我们回重庆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她,你说呢?”

宁静“咯咯”笑了,说:“还没到攀枝花的呢,就想着回重庆了,你这个人真好玩呵!对了,汪情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到学校呢?”

王佐吃着八宝粥说:“应该到了,从菜园坝到沙坝坪,顺利的话,半个小时就足够了……我说,你也吃呀!这次去攀枝花,你在重庆呆了三天吧,吃她的住她的,上火车还吃不了兜着走,你再不吃,下了火车都吃不完呢。”

宁静说:“那还不好办,到了我哥那里,总得买点东西吧,何况你是第一次见我哥——吃不完这不正好,少买点东西,也省点钱,呵呵呵……”

王佐拍了拍宁静的肚子说:“你儿子才两个多月呢,就知道为儿子赚奶粉钱哪!真会过日子,贤妻良母啊!”

对面坐着一个军人一个少妇,少妇还抱着一个婴儿,看见王佐的动作,情不自禁地笑了。宁静见状,很不好意思,一把推开了王佐的手,娇嗔着说:“流氓,别动手动脚好不好!”

王佐不由哈哈笑了,正笑着,忽然说:“那个老五恨死你了!”

想起老五,宁静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莫名奇妙,他啷个要骂我?”

王佐说:“他当然要骂你,我离开了两江公司,打破了他的一个创业发财的梦想,他以为是你让我辞工的,当然要骂你了。”接着,王佐把老五找他从两江公司偷出图纸一起创业的事情跟宁静简略说了一遍,宁静才知道了老五骂他的来龙去脉。

原来,今天汪情送王佐和宁静上火车,三人走在重庆高新区科园四路上,迎面碰上老五走过来。老五奇怪地看着宁静和汪情以及他们身上的大包小包问:“小王,你去哪?送谁赶车吗?”王佐说;“宁静去攀枝花他哥那里帮忙,我也跟她一块去攀枝花了。”老五大吃一惊:“什么?你辞工了!那图纸呢?”王佐颇为内疚地说:“我都出了两江公司了,怎么搞得到图纸呢?老五,对不起,我们还要赶火车呢。”老五忽然情绪激动地指着宁静大声叫道:“可惜呀!可惜!一个千年难逢的机会都被你给毁了,你这个女人,真是个害人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哪个男人碰上你都是倒了八辈子楣啊!”说毕,老五跺跺脚,含恨扬长而去。宁静对着老五的背影恨恨骂道;“神经病!”又问王佐:“他为什么骂我?”王佐说:“你们一个村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你问我我问谁呀?走吧,走吧,你骂他神经病,他就是个神经病,我们要赶火车了。”汪情明知有内情但也不好问什么,也说:“走吧,赶火车要紧!”

十多年后,王佐为了寻找宁静,和汪情通过QQ联系上了。那时,他才知道,一门心思放在创业致富上的老五,后来果然办起了一家摩托车发动机厂,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也成了新世纪百姓口头上所说的有房有车有公司的高富帅那类人中的其中之一,也就是伟人所说的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那部份人之一。而且,汪情还说,老五的创业合作伙伴就是王佐离开两江公司之后继任他的工艺员,那位工艺员在两江公司上班不到半年就开始和老五合作了。王佐得知老五的成就后,感叹地在QQ上给汪情留言:人说男人不能重情,事实证明,男人若是重情,必定一生事业无成,而且命运坎坷,一无所是!

两小时左右,王佐和宁静在成都下火车中转签证,不久上了一列开往昆明路过攀枝花的的火车。火车开出成都城的时候,王佐在火车上俯视着风雪之下的街道笔直以及城廓内方外圆的成都城和天府平原,不知何故他想起了诸葛亮和都江堰。古典名著《三国演义》是王佐最爱看的古代文学,可以说是手不释卷百看不厌。在少年时代,他就梦想着到刘备诸葛亮建立的蜀国的成都去看看。在成都,蜀国演绎了从兴盛到败亡的全过程。从成都出发,诸葛亮南征北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了后世敬仰的中国伟人之一。王佐心想,在中国历史上,如果拥有了关中和巴蜀,那个王朝往往可以统一天下。因为关中是战略要地,从西北俯瞰天下而鹿之。巴蜀则是大后方,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粮草物资,与关中优势互补,有了关中和巴蜀,天下岂能不统一!秦国当年就是夺得西北和巴蜀之后,实力大增,进而统一天下。王佐心想,诸葛亮太倒楣了,蜀国也曾经拥有了半个关中和整个巴蜀,外加一个四战之地荆州,却痛失天下,大概是南方那些少数民族捣乱的原故吧,真是太可惜了!王佐又想,巴蜀四周全是高山和原始森林,隔开了中原和江南,同时川藏交界那一带又是苦寒之地,人烟稀少,巴蜀之所以能成为大后方,大概就这些原故吧。而巴蜀之所以成为丰衣足食的天府之国,那就是秦国蜀郡太守李冰的功劳了。因为李冰父子二人带着川民修筑了伟大的水利工程都江堰,洪水泛滥的成都平原才能成为鱼米之乡啊!

忽然宁静问:“你在干嘛?痴痴呆呆的,在想什么呢?”

王佐笑着说:“我在想诸葛亮当年从成都出发南征捣乱的少数民族,我现在也从成都出发到诸葛亮当年南征的地方去了……”

宁静说:“你想这些干嘛?怪怪的!”

两小时左右,火车停在了眉山站。王佐看着上车下车的人流,心想,这个地方就是大文豪苏东坡的故乡呀!有时间一定要来看看。

出了眉山站,火车一路向南飞驰,不知何时,飞雪越来越小最后了无踪影了,夕阳挂在了半空中,普照着川南险峻的高山峡谷以及人世间的一切。

天黑下来了,火车轰隆隆地向川滇方向飞驰……

凌晨的时候,火车停在了西昌站。不知何故,王佐的脑子一激灵,突然就想起了他在广州火车站流浪时遇到的那个知己军官,他不就是西昌人吗?一想起知己军官,他就止不住感慨万千……那个知己军官为了换一种活法,为了不致于把大好年华埋没在大小凉山的深山里,毅然出川到中国改革开改最前沿的珠三角去打拼,或许他年之后成为翻江倒海的弄潮儿!而自己呢,阴差阳错,却跑到知己军官的家乡来了,人生的际遇真是捉弄人啊!

王佐知道,再过三小时左右,就可以到攀枝花了。

点文末“写评论发表理性、独到观点!

幽默!瑞昌人赶公交,瞬间完爆北上广!物是耳故聋了!

你达标了吗?瑞昌最低工资调整方案:1340元/月(13.4元/小时)

瑞昌实验小学老师“指定”课外教辅,家长怀疑有猫腻!

法律顾问:张志浩 15879280831

瑞昌新鲜事投稿、爆料请点【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