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武汉老司机告诉你武汉人是怎么过早的

汉阳生活圈2018-11-11 17:29:42

那要说起武汉的过早,估计全国乃至全世界没别的地方我们瞧得上。一个麻溜的早点师傅做一碗面就跟交响乐一样。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霹雳啪啪啦,ok,面好了。



一顺码开的各种搪瓷小碗,必须带有国民花的芝麻酱缸子。武汉人仿佛带有一种天生的早点雷达,好不好吃看一眼佐料台子就心里有数。


说实话,很多人不理解武汉,为什么明明有江有湖、水蒸雾绕,这座城市还是从天气到脾气都那么火爆啊。他们同样不理解武汉人对过早的虔诚——谁会在大清早的就吃这么厚重的东西啊。但随你怎么说,武汉人不在乎,他们只在乎口味,只在乎江湖气。



武汉的过早一个月不重样?这绝对是谦虚的说法。

别老说热干面热干面,我们可以热干面热干细粉热干宽粉热干所有。别老说牛肉面牛肉面,我们有细面手工粉圆粉宽粉通心粉苕粉粉丝。




武汉人过早姿势图鉴



在我们这里冒的桌子这一说


在湖北人用勺子吃红薯的技能震惊了全国的时候,武汉人才知道:

并不是每个城市的人都拥有边走边吃的技能(骄傲脸)


然而这种技能是与生俱来的,管你是谁,走哪都忘不了本。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边走路边过早。飞起来的521不行,骑电瓶车不行,下雨天更不行。如果快迟到了,就边跑边吃。有位同学说他高中3年就没在桌子上吃过早饭,这就是很正宗的武汉伢了。


任何一份过早从做好到吃完,最多不超过十五分钟时间,这还是在匀速状况下进行。因为我们不用桌子,有个红塑料板凳就很足以。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武汉人也不能不过早。

武汉人对过早的痴迷已经到了世界顶峰,不管发生什么事,先吃碗热干面吧。



边走边吃也是有原因的

边走边吃,可以让热干面不han,也可以让原本很ta的面条在空气中自然遇冷。既节约了时间,又不会着急上火。你说是不是辣个事?



武汉人在外内心OS:

离家一天,外面的东西好好吃啊!

离家两天,外面的东西确实还阔以。

离家第三天,个板板受不了了老子要回克七热干面!



在武汉,过早是开启美好一天的必备。这些大大小小的摊子藏在每条路的街头巷尾。不消做什么美食攻略,跟着穿睡衣的嫂子走,准没错。


麒麟路


“他们屋里的蛋皮真滴蛮厚!蛮过瘾!”


麒麟路藏龙卧虎是众人皆知的,融合了武汉口味的曾氏拉面,公交车站胖的鹏记热干面,都是值得起个大早的美味。

但是一家三代人,开了100年的豆皮店你见过没?



妙就妙在周记的蛋给的舍得。一锅只做4份豆皮,打4个蛋。相当于一份豆皮一个蛋。

“这个东西不讲么司巧。”



一元路


“喂?帮我带个怪味滴,上来把你钱”


这家堪称一元路第一网红的烧饼店已经14年了,原来他们家还不那么网红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附近两所中学的学生来买烧饼当做早餐。



新出炉的烧饼,会刷上好几遍红彤彤的辣油,均匀的撒上白糖,怪味烧饼招牌式的甜辣酥脆混合着烤制的麦香,蹭的一下就蹿了出来,香气扑鼻。



还有总是在素粉里面能找到牛肉的“一品红”、武汉的清真热干面馆子“庞记”都是这条街的红人儿。




粮道街


“蛮多外地人都找过来吃,我们住旁边都买不到鸟”


相信我,就算是第一次到粮道街的人,也会为其折服,因为这条街上的美食。而粮道街上,人最多的店莫过于赵师傅家了,



虽然按照名字来说,这家应该主打热干面,但更多的人来这里,都是冲着油饼包烧麦的,这道莫名其妙的汉味料理有着一股莫名的黑暗诱惑。



差不多20年的桂林米粉,每天中午排的队比香飘飘奶茶绕得还远。有的人特意跑来吃说味道挺普通啊,但没办法,我们说好吃就是好吃。情怀你懂吗?



水陆街


“你帮我克买碗粉,我在这里排豆皮的队!”


武汉的夏天,只有这条街上的过早能让我心甘情愿排队。

这里就是武汉过早界的神话-水陆街



500米,有烧麦、豆皮、热干面、面窝、牛肉粉、糯米包油条、糊汤粉、米粑粑、糯米鸡……还有米面油粮菜,还有一所学校,生机勃勃。


煤火大灶,庞然巨锅,阿斌不声不响地铲着豆皮。不得不承认,阿斌是这条街上最受欢迎的男人。每天从武汉三镇驱车、坐公汽、坐地铁赶来的好吃佬们都是为了吃上一口他的豆皮。



李记牛肉粉,一般早上10点多东西就搞光了...汤底的大料味道够重,红油够厚够辣,话唠的人此刻也被堵住了嘴。



水陆街上不仅排队,还得注意着交警。


“哎,那是谁的车?”一声吆喝,豆皮店里、牛肉粉家、烧麦铺子里有人冲出去,挪车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一句:“勒是我滴牛肉粉,莫收走!”



大成路

“嫂子,今天吃么司?”


丽华这家店97年就开业了,专业做过早的20年老店,原来在旁边一点的巷子。大部分早上去过早的人都会选择坐在门外,一人一套板凳,搞碗面配个蛋酒。



从刚开始的三合水饺摊,到现在的小秋水饺,足足38年!从最开始的附近居民吃到后来从各地听名气赶来吃的,每天人都是络绎不绝。




仁寿路


“牛肉粉我们还是吃焕章滴,别的都不行”


仁寿路,即使没了扎堆的学生,依然生命力无限,街街巷巷寻吃觅食的人群是这里最生动最烟火的图景。



焕章牛肉粉面馆是这一带的老字号,算是伴随着一代人成长的老店,每天早上排队最夸张的应该就数他们家吧。



糯米鸡、糯米包油条、煎包、煎饺、豆腐脑、大小面窝……花样百出眼花缭乱,,一个星期轮换着吃,每天不重样。



广八路

“我滴包子拿过来冒?帮我把跌cou跟辣椒!”


广八路实在是很低调到让人心疼,明明随随便便捞一样早点出来那品质都是杠杠的。



打包一份味美香的豆皮往前面走点,是武大附中的后街。皮薄肉厚的小笼包、裹了糖粉子的酥饺、刚出锅的生煎包子,完全走不动路。



天声街


“天天要吃糊汤粉,越吃脑阔越糊!”


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年轻的武汉吖没有听过或吃过油香了,这个老武汉的过早似乎失去了踪影,只有在为数不多的天声街这样的老社区,才找得到。



徐记鲜鱼糊粉,也是天声街上有名气的老店了。在大家都吃热干面的时候,你端一碗泡着油条的糊汤粉出现,妥妥的绝对会成为人生赢家。



别忘了带两个新鲜出炉的汽水包,一个糯米的一个粉条的,吃完只想跪下唱征服。






老饕们的私藏菜单


开车两小时,吃饭五分钟

那都不是事儿



在武汉名气大的早点店子能让你找不着北,但这些常年被包围的小店却也是武汉伢的私藏菜单。它们大多藏在一条完全不搭的街道里,顺着人群走就能寻得真经。


但倘若你要真问武汉人,哪里最好吃?

他一会想很久,然后告诉你 “我屋里楼下滴!”


这些常年排队的老字号神店有过你的身影吗?


排队半小时起的武锅豆皮


24小时人满为患的精粉世家


藏在居民区的花子牛肉粉


连汤都要干了的安庆水饺


开口脆的涂记酥油饼


汉阳刁子角落的老风味烧饼


这些角角落落的美味是最有效果的闹钟,也是每个武汉人起床的动力。

“明天早上我一定要吃到他屋里的热干面!

今天早点睡吧......”




聚众过早还是一人食

武汉总能给你个交代




在武汉过早,坐下来吃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但早点店的路边,却永远围着一群人。


这群人里,有前一天晚上在江边吹萨克斯的大爷,有聊着八卦的七姑八婶,有刚从Live酒吧刷完夜出来的小伙姑娘,有赶着去上班上学的大人小孩。“师傅,还要几久啊?!”人群中传来声音。师傅没说话,反倒是排前面的穿睡衣的大叔笑了,“急莫斯哦!”尾音上扬。



就算是男朋友的小公主,在过早这件事上也一定要接地气。

外地的男生说:“我想跟你一起睡觉。”

武汉的男生说:“我想跟你一起过早。”



选一天周末的早上,一家人围着板凳吃碗热干面,聊聊哪家的孩子去了国外留学,哪家的媳妇做的一手好菜,惬意两个字就这么写。



大扇子一拉开,柠檬茶给满上,一碗面仪式感活生生的被武汉老杆们升华。



一碗热干面一笼小笼包一碗蛋酒,即使一个人也觉得幸福感爆棚。

如果你的手机流量还足够,那可真的是神仙也不换了。




武汉的那些

米其林师傅们


来自民间的美食艺术家



在武汉卖早点,这是一件颇有挑战的事情。武汉伢的嘴巴挑,就算你开在他家楼下,不好吃的话他宁愿饿着也不会下楼。



“等我退休了,就去卖热干面!”不少武汉人都说过这句话,但是做早点的苦和累,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受得了的。


凌晨3点就爬起来掸面是每天的日常。掸面是个技术活,直接关系到面条的口感。正是因为过着这样倒时差的生活,很多早点师傅选择中午就收摊回家补觉。也给下午的准备进货工作留点空闲时间。



即使这样,武汉的早点师傅们仍旧很朋克

“七么司?要不要辣椒?”手脚麻利的他们永远是大早上最嗨的一群人。



年纪大点的婆婆自己在家熬的绿豆汤绝对是解暑利器。什么凉茶都一边去,武汉的家家就是手艺认证。



时间长了,很多早点师傅也算是看着我们长大,隔了好久再去也还记得你吃不吃辣椒。

“我之前也劝我爸别去摆摊子了,他不乐意,他说别人吃惯了。”





明天早上

你准备翻谁的牌子?


我劝你别把减肥放到武汉的早上



武汉啊,初见你貌不惊人,呆久了就哪儿都去不了了。

在武汉的幸福不是那些平地耸起的高楼,也不是那些高大上的西餐厅。而是弯弯绕绕的巷子里的烟火味和人情味。


所以

你想好了明天早上是吃热干面小笼包牛肉面凉面油香烧煤面窝酥饺馄饨豆皮鲜鱼糊汤粉欢喜坨汤包生烫牛肉粉豆腐脑糊米酒剁馍椒盐糍粑


还是吃苕面窝油饼包烧麦腰子粉米粑糯米鸡炮弹苕粉汽水包子牛杂粉蒸饺鸡冠饺了吗?



?

在武汉这座城市里,哪家过早是你的私藏菜单呢

快留言安利哟~


来源:武了个汉

-END-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