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这年头不会点才艺,都不好意思找爸妈要钱了!

奇事微刊2018-11-07 14:29:17


--------------------<end>-------------------

下面更精彩↓↓↓

情之初

公海的私人岛屿上,暗夜帝王穆夜寒的别墅,正坐落在这里。欧式风格的房间,高档次装修,价值百万的收藏,晶莹耀眼的水晶灯。无一不显示别墅主人的身份不菲。

噗,一盆冷水浇在宁桐的身上,宁桐瞬间从昏迷中清醒。入目的是豪华大厅,和男人冰冷的声音。

“醒了。”

男人抬头,深邃的眼眸,仿若天际无尽的黑洞,散发着淡蓝色的幽光。钻石般切割的五官,棱角分明脸庞,犹如古希腊神话里众神的雕像,完美的不那么真实。冰冷到极致的目光,锋利似开了光的刀剑,直达人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仿佛他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人,如置身于地狱之中,死无葬身之地。

宁桐心中打鼓,这个好看的男人是谁,这么有钱,干嘛绑架她一个刚成年的小女孩吗?宁桐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很多想法,最终选择席地而坐,盘着腿气呼呼的瞪着,坐在主位上,气势骇人的男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我没有钱。”宁桐鼓起勇气道,声音里,还带着一丝的颤抖。

男子危险的眯着眼睛,以为她是在演戏。无视宁桐弱小得呐喊,示意身边手下一个长相俊秀的男人走了过去。

“宁洛在哪里?”凶神恶煞的朝宁桐询问。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骗走了主子的未婚妻,想死都没那么容易。主子的脸,岂是他们这些人能打的。

宁桐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哥哥在国外得罪过他们?看他们的样子就不是好惹的,敢把她直接掳过来,肯定有什么依仗。本于她无关的事,这个男人都能绑架她,换成哥哥,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绝对不能把哥哥的消息告诉他们。

宁桐心里暗自下决定。不知道她的一切变化,在就落在了穆夜寒的眼里。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穆夜寒的声音冷到刺骨。完美的面孔闪过一丝怒意,淡蓝色的眸子里,幽光森然。

与杨敏订婚,虽然只是商业联姻的需要,但也关乎他的颜面。她竟然敢背着他,和别的男人私奔,就要做好承受他怒火的打算。

穆夜寒棱角分明的脸庞,闪现着一丝杀气,深邃的眼眸,淡蓝色的光芒闪烁着。熟悉他的人知道,他这是发火的前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宁桐心虚的回应道。

三天前她和哥哥联系过,当时哥哥的表现很不正常,还让她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家里,现在想来,想必是那个时候,哥哥就出事了。

“宁桐,出生于A市,年满18,父宁伟,母赵玉,哥哥宁洛。就读本市…”穆欢面带戏谑的读着手里的资料,宁桐是听得胆战心惊。

“停!你到底想干什么?”宁桐怒吼着。

她是宁家的养女,养父母对她还算不错,虽然有的时候很是偏心,但哥哥却格外的疼她。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他们。

“宁洛。”男人再次轻启薄唇。锋利冷冽的目光,注视着宁桐头皮发麻。就像一条吐着蛇信子的眼镜蛇,紧紧的盯着她一样。

宁桐的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

“我真不知道!”宁桐咬着牙说道。就算知道,她也不能出卖哥哥。鲜嫩的小脸,因为愤怒染上一丝红晕,煞是好看。

“宁小姐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三天前宁洛曾联系你,说出他的下落你就可以离开,否则,惹怒了主子,你们谁也别想有好下场。包括远在A市的父母,哦…养父母。”穆夜寒的手下慕欢再次开口,威逼利诱,引导着宁桐说出宁洛的下落。

“你们到底是谁?”宁桐愤怒的质问道。竟然把她的一切都查的这么清楚,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穆夜寒。”男人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宁桐却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主位上,散发着王者之气的恐怖男人。穆夜寒,暗夜的主宰,穆氏帝国的掌权人,更掌控着亚洲大半的政治财权。传闻跺一跺脚风云变幻,打个喷嚏世界抖三抖。

恐怖到连她这种普通学生都听说过的男人,哥哥怎么会得罪他?

宁桐的小脸煞白,神色恐惧的看着,起身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男人。一米八八的身高,四分之一中法混血,身穿纯手工定制西服,恰到好处的身材黄金般比例,中法混血的眼眸,泛着淡蓝色的幽光,古铜色的肌肤,气势全开的上位者威压。宁桐明显的感觉到,脊背因为紧张,而汗流浃背。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他在哪里。否则,他不死,你就得死!”穆夜寒薄唇轻启。

高大的身形,骨子里的优雅,慢慢的蹲在宁桐面前,五指摸着她的脖子。冰冷的手掌,贴着宁桐的肌肤,宁桐有种血液倒流的感觉,直冲脑门。

“我…真的不知道,你就算掐死我也没用…”宁桐颤颤巍巍的说道。

穆夜寒竟然放开了,掐在宁桐脖子上的手。或者说,他根本没打算,直接掐死她。

“咳咳咳…”宁桐嗓子传来刺痛感,忍不住咳嗽道。

她算不算得上,死里逃生。宁桐全身止不住的颤抖,显然被靠过来的穆夜寒,吓得不轻。

修长的脖子,牛奶般细腻的肌,鲜红的五指印,层层叠加着。穆夜寒像是在欣赏,自己制造的艺术品一样,慢慢的来回摩挲。

宁桐缩了缩脖子,想要后退,却被穆夜寒的另一只手死死的按住,动也动不了一下。近距离的接近,宁桐只觉得头皮发麻,冷气压弥漫。

穆夜寒幽深的眼眸微微一眯,来回轻抚着鲜红的五指印。

“杀、杀人是犯法的,就算现在抓不住你,也总有一天,会、会暴露,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宁桐小心翼翼的说着。

“我虽然不知道,哥哥到底做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像你赔礼道歉。”宁桐紧接着又说道。

这个男人真是太恐怖了,宁桐强忍着逃跑的冲动,努力的安抚着自己暴躁的心。能解决最好,就算解决不了,她也不想死在这里。

“顶多,他欠你的东西,我替他还。”宁桐声音颤抖的说道。她不知道,她的这句话,将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穆夜寒轻轻抿着薄唇,优雅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尘不染的双眼。

巴掌大的小脸,水嫩的肤色,透着亮光的眼眸,闪烁着小心翼翼的光芒。仿若天边的精灵,浑身散发着处子的幽香,他很满意。

“可以。”穆夜寒上下打量了宁桐后,竟然同意了她的提议。一时间,宁桐差点有点没反应过来。

穆夜寒抬了抬手,一个二十多岁,长相清秀的女仆,忽然的出现在大厅里。

宁桐悄悄的缩了缩脚,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冰冷面瘫的主子,默契代言的手下,和神出鬼没的女仆。

“主子,您有什么吩咐?”女仆低声问道。面无表情的神色,和穆夜寒如出一辙,不愧是穆夜寒的人。

“带她下去洗干净。”穆夜寒言语一如既往的冰冷。

女仆和穆欢皆是有些震惊,主子不是想要…吃了她吧?

“是,主子。”女仆低头称是。

紧接着来到宁桐额面前,神色未变的看着她,说道:“请吧。”

宁桐摸着有些冷的手臂,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但这个时候,已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由不得她说不了。只能暂时跟上女仆,寻找开溜的机会。

直到宁桐的背影消失在他们面前,穆欢才找到开口的机会。言语间不确定的问道:“主子,您是要…”

穆夜寒轻抬手,制止了穆欢的询问。

“我倒是想要看看,她能撑到什么时候!给我继续查,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穆夜寒双眸冰冷直接下达命令道。敢背叛他,死都是算便宜了他们。

“是。”穆欢低着头回答。

大意失身

宁桐不安的跟着女仆穆言的身后,洁白的小脸,灵动的眼珠子飞快转动,寻找着开溜的机会。要是能打晕面前的女仆,她能不能顺利的离开这里,这是个问题。宁桐轻皱眉头,思考着。

“我劝小姐,不该看的不看,不该想的不想,不该问的不问,伺候好主子,你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女仆穆言冷冷的声音响起。别以为她没看出来,这位也是个不安分的主。

宁桐无声的翻着白眼,她就是想一下,也碍着她了。

“你想多了,我可什么都没说。”宁桐学着慕言的调调说道。

宁桐对于和穆夜寒一个德行的女仆,也没什么好感。来这里也不是她愿意的,她都答应帮哥哥还债了,他们还把她当犯人一样对待,太过分了。

“最好是这样。”慕言依旧语无波澜。跟在主子身边这么久,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融入骨血,这个女人一挑眉,她都知道她在想什么。别以为能骗过她的眼睛。

“请吧。”女仆的语气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推开房间,二三十平个方的温泉入目,宁桐眼中满是诧异。这也太离谱了吧?洗澡的地方而已,至于大的跟个卧室似得吗?

女仆眼里一闪而逝的鄙夷。

“脱衣服!”慕言直接说道。

“什么?”宁桐惊讶的反问道 。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女仆直接拍拍手,两个等级比她低年轻女仆,出现在宁桐面前,很熟练的向女仆穆言点了点头。

“服侍小姐洗干净,别坏了主子的兴致。”幕言命令的说道。

“是。”年轻的两个女仆点头称是。接着就上手撕扯着宁桐的衣服。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住手,给我住手!”宁桐怒吼着。这一天真是憋屈的要死,男人打不过也就算了,连女人也把她吃的死死的。

年轻女仆人那会顾及宁桐的心思,只知道机械性的做好,上面交代下来的事。

“小姐还是别挣扎了,弄坏了身子,可不讨主子喜欢!”慕言冷冷的站在一旁说道。

宁桐哪里来得及细想,女仆话里的歧义。像个布娃娃似得,被冲洗着身子,脸颊、腋下、细腰、脚踝、连脚趾甲都被修整过。就算再迟钝,她也品尝出里面的不对味了。

“你们这些混蛋,我还未成年!”宁桐脸红脖子粗的吼着。挣扎的也更加强烈了,这是要洗干净自己,送羊入虎口啊。

女仆根本就不搭理她,固定着宁桐的手掌,力度上也是恰到好处,保证伤不到她,她也挣不脱。估计全部都是练家子。

“还不快点,别让主子久等。”幕言催促道。

上下检查了一下宁桐的裸体后,很是满意。虽然这个女人不是最美的,但模样也算过得去,最难得的是一身娇嫩的肌肤,一掐就能挤出水来。

尤其是,那双钻石般闪烁的眼睛,纯洁的不染一丝杂质,做主子的女人,还是可以的。

年轻女仆拿出准备好的毯子,把宁桐直接裹了起来。宁桐抽搐的嘴角,甚至忘记挣扎了。她这是要给皇帝侍寝吗?会不会有太监,把她扛过去?顿时额头满是黑线。

黑色主系的卧室,欧式风格的大圆床。高床暖枕,丝绸锦被。宁桐被包的跟个粽子似得,躺在哪里。

我动,我动,我使劲的动。宁桐像个蚕宝宝似得,蠕动着。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解开包裹着自己的毯子。

穆夜寒刚进房间,就很荣幸的看到,宁桐狼狈的一穆。

冰冷的眼眸,淡蓝色的幽光加深;中法混血的轮廓,刀削般分明;修长的双腿,精壮的细腰,气势如虹的步伐,渐渐向宁桐靠近。

“你不要过来,色狼啊!”宁桐一看到向她靠近的穆夜寒,惊恐的叫了起来。

包裹着宁桐的毯子,因为她的不安分,滑落在胸口,露出精致的锁骨。散发着迷人的诱惑。

“你不是要替你哥哥,偿还欠我的东西吗?现在我就告诉你,他欠我一个女人。”穆夜寒略带沙哑的磁声说道。冰冷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波澜,好像是在说她哥哥欠他一顿饭似得。

“自己说的话,就要付出你该承担的代价!!!”穆夜寒面无表情的说完,便毫无留情的,压上她的唇。水果的芳香,带着一丝丝甜腻,穆夜寒一时间有些沉沦。

不要,我不要!宁桐心中呐喊。她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只是想帮哥哥还债,但不是肉偿。

悲伤的眼泪滑落在她的眼角,却激不起男人任何的怜惜。裹在宁桐身上的毛毯,早已飞落到地上,无间隙的贴合,痛的宁桐差点昏死过去。

“啊”宁桐的疼痛声,淹没在男人,血腥霸道的吻里。

“穆夜寒,我恨你!”悲伤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

失去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宁桐愤恨的咬上,穆夜寒的肩膀,换来男人更凶狠的对待。

“女人,你应该去憎恨你自私的哥哥!!”穆夜寒沙哑的声音,在宁桐耳边响起。

摇摆摇摆反复被生煎鱼片的宁桐,只想有一个想法,快点结束这场痛苦的折磨她,她实在受不了了。

穆夜寒无视柠桐的挣扎,这是惹了怒他必须承担的代价。

“杀了我,你杀了我吧。”宁桐哭着说道。此时连抬手推搡他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酷刑。

“想死?没那么简单!”穆夜寒冰冷的笑道,这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当她是玩偶一般摆弄着她,让她生不如死。

他不想再听见宁桐口中扫兴的话,再次用嘴堵住了她的红唇。

运动持续进行中,再次醒来宁桐发现,这个无耻的男人,还在她的身上耕耘着。

“混蛋!”宁桐咬着牙怒骂了一声。双手死死的掐着穆夜寒,坚硬的胳膊。

“你到底怎么才能放过我,我好疼。”

宁桐直接哭死的心都有了,他还是不是人啊?摧残她一个刚成年的花骨朵,于心何忍啊。

“放过你可以,上来自动!!!”穆夜寒沙哑的声音轻启。脸色阴沉的咬着宁桐的耳朵,无耻的行为,让宁桐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要死了。”宁桐话里带着哭腔,祈求着男人的怜悯。眼泪哗啦哗啦的流着,哭的好不伤心。

穆夜寒却看到另一种风情,瞬间又是雄伟了不少。

“穆夜寒啊”宁桐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传来。直到天际渐白,豪华大圆床上,叠加的人影,还在继续中

穆夜寒……我诅咒你不举,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当太监!

赔给穆夜寒

夕阳西下,些许朝霞抚摸着,女人被摧残后的娇躯。沉睡的宁桐,放入披上霞衣的仙子,美的动人心魂。再次醒来的时候,宁桐感觉整个人,就像被卡车轧过一样,浑身倒下都疼的要命。

床上早就没有了穆夜寒的踪影,穆言看到宁桐醒来,面无表情的走到她的面前。

“小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请您沐浴。”穆言一言一行如同模板上刻画出来的一般,不像人更像机器。

宁桐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她那只眼睛看得出来她还有力气起身啊?

穆言没有说话,朝身后的两个丫鬟使了使眼色,顿时不顾宁桐还是一个活物将她包裹着抬了起来,随手就往浴缸里面丢。

洗完澡穿戴整齐的宁桐被一行人带到了偌大的客厅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桐就坐不住了,一溜烟的爬了起来,顿时就被围住。

“请小姐坐好。”慕言的说完的下一秒朝一旁的梅婷、兰馨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便立刻会意穆言的意思,上前一把固定了宁桐的身子。

“你们给我松开!!!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怕了你们,有本事单挑!”宁桐盛气凌人的吼道,随手还将她的小爪子挥了出去。

“啪!”

宁桐双手被扣,痛的倒吸一口冷气,浑身都不能动弹,这辈子遇见了穆夜寒就是她最大的耻辱!!!

忽然看见了一抹黑影,宁桐灵光一闪故意喊道:“穆夜寒,救命啊!穆夜寒……”

“主子。”穆言、梅婷、兰馨,惊讶转过头朝宁桐喊着的方向看去。

只见穆夜寒一身黑色西装,棱角分明的脸庞一如既往的凌厉,深邃的双眸幽蓝色的光芒,慷锵有力的步伐,身后跟着万年不变的穆欢,气势如虹的走了进来。抬头看到,宁桐被禁锢的狼狈形象,有一瞬间的诧异,快速的消失在眼眸里。

“穆……穆夜寒???”宁桐嘴角一个抽搐,“穆……穆夜寒……她……她们虐待我…”

宁桐先是一愣,当场泪如雨下,眼泪掉得跟断了线的珍珠似得,水嫩的小脸蛋,模样好不可怜。

穆夜寒眉头耸立,撇了一眼宁桐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了起来,并没有因为她的泪水而心疼她。

哭的很凄惨的宁桐悲哀的发现,穆夜寒就是个铁石心肠,任由她哭了这么久,他连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渣男。”哭的累了,宁桐自己擦拭着泪水直接骂了一声。

嘶……

众女仆集体倒吸一口冷气,史上第一人……主子不会直接砍了这位小姐吧?

“咕噜…咕噜…”宁桐肚子饿的直叫。

宁桐双眼红肿,依然目不斜视的怒瞪穆夜寒,心中,眼睛里控诉着对他的不满,。连饭都不给吃,就算是监狱里的囚犯,都比她过得好吧。

“用餐。”穆夜寒冰冷的开口道,直击主题说了两个字。

紧接面无表情,冷酷、着烦躁的心,黑着脸,优雅的坐了下来,。行云流水的动作,仿佛天生高贵的王者,优雅深入骨血。

众女仆们傻眼了,就这样?

就连穆言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主子这是不予追究了?主子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穆夜寒耐住性子冰冷的声音质问众人道再次传来,瞬间。

周围的空气如同被冰封了一般,让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瞬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冷气压。

“梅婷,兰馨撤桌摆台上菜!属下这就去通知厨房。”穆言顺速的朝身后女仆吩咐道。

低着头说道。果然,这个才是他们的主子,阴晴不定,霸气凛然。

宁桐很识相的缩了缩脖子,看着众人的表情,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平常的,她可是不止一次见过,穆夜寒是多么的凶狠,的凶狠,她还是暂时表现的安分一点好了。宁桐规规矩矩的找了一个好地方坐了下来,的小表情别提多乖了,简直是瞬间从小野猫,变成小白兔。

“过来。”穆夜寒阴冷狠的声音,带着几分凌厉,。蓝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地狱而来的暗光。

宁桐想了一下,不过去的后果:,死的几率相当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

“呵呵……我……我这就过去!!”嘴上虽是这么说着,但是宁桐的动作慢的让人发止,百分之百。只能乖乖的选择顺从,慢吞吞的走向穆夜寒。

三十秒的距离,宁桐直接磨叽成两分钟。

穆夜寒有些不耐烦了,幽暗的双眼一眯,直接大手一挥,宁桐的整个身子一歪,抓着她的小巧的手腕,向怀里一带,宁桐准确无误的落入进了,穆夜寒温热冰冷的怀中里。

“欲情故纵么?现在乖了?”穆夜寒低沉的问道。

“你……”宁桐无言以对,分明是他拽的她,现在到倒打一耙了!!!分明听出了几分威胁的意味。

“我怎么了?难道是昨晚没让你爽够?”穆夜寒万年冰山的脸忽然微微一笑,让宁桐顿时浑身一颤,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你想干嘛?”宁桐警惕的质问道。

“你说我想‘干’嘛?”穆夜寒带着几分玩味将宁桐的小脸蛋别了过来,还不等宁桐反抗,温热的唇就附了上去。

“唔……”

“嗯。”宁桐怯懦的低着头。心里却想着:乖你妹,你个大色狼,等我离开了这里,就像全世界正义的人民,告发你的嘴脸,看你怎么混下去。

“还疼吗?”穆夜寒突然又问了一句。

宁桐的小脸顿时爆红,脑袋中全部都是昨晚。昨天没见他这么好心,一晚上运动的画面,让她羞涩又屈辱,今天抵死不从。差点要了她的小命。

“嗯…”穆夜寒不悦的再次开口。

威胁,又是威胁。

宁桐强忍着扑过去,一口咬死他的冲动,小声说道:

片刻后穆夜寒将宁桐松开,望着她红肿的小嘴,很是满意,“吃饭!!!”

“你……穆夜寒,你个死色鬼,烂人渣!!!”宁桐喘着粗气羞愤道,眼神如同刀子一般刮着穆夜寒。

“是吗?”说完穆夜寒的双手灵活的伸进了,差点害得她,骨头都散架了。差点从床上爬不起来。不对,她是没爬起来,是被梅婷、兰馨强行拖起来的。

穆夜寒下一秒,面无表情的解开了宁桐的衣领,附在了宁桐的耳边细语道,“信不信我就在这里要了你?”

“……”

“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在替你哥哥抵债!!!”穆夜寒的声音,冷冷的在宁桐耳边响起。冰冷的俊脸,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仿佛他就是世界的主宰。

“我、我知道了。”宁桐委屈的红着双眼硬着头皮说道。

实则宁桐的心里,已经把穆夜寒骂了千万遍:穆夜寒,你个混蛋、混蛋、混蛋…只知道欺负人的大混蛋!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