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怀念那一碗“热干面”――我对湖北全部的记忆

客小墨2019-01-10 15:32:22

      离开湖北已5年,在那里生活了一年,不长不短,不是匆匆的行者,也没扎根没能娶个湖北的妹子,更惭愧的是我对湖北没有一个能在脑海里勾勒出形象的记忆。去的是一个小城,名字是记得的“广水”,去湖北不是出差而是到那里服役,我整个新兵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不能外出,每天都是枯燥而辛苦的训练,所以对湖北的影响只有训练场、连和后上,我也是当过兵才知道,原来思乡念家可以强烈到会掉眼泪,读大学的时候可能是太逍遥了,从没主动给家里打过电话,现在想打没机会新兵不许用手机——悲剧。没次离家,妈妈都做一顿大餐,会告诉我吃饱些,不想家。此时此地,我也只能画思乡为食欲,抚慰我对家的思念了而当地最有名的小吃不得不说一碗热干面。

      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吃面的情形,晚上训练到11点钟,由于体能消耗太大,班长怕大家肚子饿,给每人叫了一碗热干面,但吃面的时候夹杂着太多的情绪,念家、不适应等等,我吃着面,眼泪不住的往下掉,全是妈妈给我做好吃的的影响,“吃饱点,不想家”。第一次吃热干面好窘迫,都没尝出滋味来。

       广水的小吃摊,百分之九十,都有热干面,我是在新兵三个月之后,得以有机会能常常吃到,老兵们都不愿意在食堂吃饭,我们连队伙食极差,到不是经费不够,是炊事班的大哥做菜让人唏嘘啊,经常出现大肠炖冬瓜这样的神奇菜品,老兵们都怨声载道,又碍于情面不好说破,多少年的兄弟了。老兵们实在吃不下,就只能区外面买喽,我那时新兵蛋子一个,是负责买早餐跑腿小弟,因此也有机会狂吃了将近一年的热干面。

     退伍也好久嘞,热干面对我而言,已经变成记忆中的味道了。依稀能凭借记忆,回忆起一丢丢。在广水,热干面都是早上的食物,配着米酒,百吃不厌。而且价格极便宜,12年的时候,一碗面只要2块,面焯水入碗,配上芝麻酱、特质的咸菜、调料,做一碗面不用一分钟,极快。面条软硬适中,芝麻的香很豪放,小咸菜甜咸适中,很简单的做法,却是美味的呈现。

      后来回到家这面,也吃过好几次热干面,价格很贵20块左右一碗,可怎么都不是我在广水当大头兵吃到的味道了。

     离开广水,也有6年了,还驻守在那里的战友,都相继退役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样想来,总是很伤感。离开那就再也没回去过,每每有战友问我怎么不回去看他们,我都说工作太忙了抽不出时间,其实话出口就知道自己在说谎,那只是安慰自己的托词罢了,为自己没回去找个合理的借口,我是没勇气去看他们,我太脆弱,太害怕一切离别。相逢一定会温暖的掉泪,但马上转身离别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我在退伍的时候就尝过了,所以就不想在经历第二次了。战友大多有联系方式,偶尔,通次电话也蛮温暖。对于广水,战友和热干面是缺一不可滴,现在战友都退役了,可是热干面的滋味我总忘不掉,但我同样不想回去,我要把这味道刻在记忆里。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