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戏·闻】一票难求,大武汉戏码头百年风华——诚盛极也!

戏曲宝2019-01-11 06:26:39

前言

上世纪三十年代,京剧在全国有三大集散地,除京津、上海之外,就是武汉;那时武汉的街头巷尾,还有如现在的流行歌曲般被传唱的汉剧;曾经,到长乐茶园听汉剧、到满春茶园看楚剧、到汉口新市场大舞台品京剧,是老武汉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看一场名角出演的大戏,得花上四块大洋,但依然一票难求。


早晨进戏园 半夜才散场


民众乐园的前身——汉口新市场


一进新市场,真是见洋广,京戏汉戏花鼓戏,一场又一场。     

这里玩把戏,那里放电影,楼上楼下好几层,到处人挤人。     

早晨进戏园,半夜才散场,硬是玩了一整天,买票只一张。     

还有哈哈镜,叫你开洋荤,奇形怪状丑模样,活活笑死人。     

饿了么样办,这个你莫慌,吃的喝的都好买,不晓几便当。

玩得蛮有味,票价也不贵,你要不去见世面,以后要失悔。

    

汉口新市场开业的时候,整个武汉就像是过节一样,可以说是人潮涌动。严铁颜在《恭祝纪念庆贺节喜》一文中追忆了当年的盛况和精彩:“民国八年,五月朔旦,本场开幕,趋趋跄跄,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创汉口空绝之奇观,备吾人娱乐之妙境,武阳夏(武昌汉阳汉口)三镇士女,连袂而来,诚盛极也。”

汉口大舞台

1949年6月,解放军四野政宣部平剧工作团接受了汉口大舞台,改称为“人民剧院”,1950年元月18日,民族歌剧院、民众乐园京剧场和人民剧院的270多位京剧艺人联合组成“中南京剧工作团”,总团团长周信芳,高盛麟、赵燕侠、高维廉、王玉蓉等相继加入,1952年中南军政委员会撤销,中南京剧工作团归属武汉,改名为武汉市京剧团(现名为武汉京剧院)。形成了高百岁、陈鹤峰、高盛麟、郭玉昆、杨菊萍、高维廉、关正明、贺玉软、李蔷华、陈瑶华十大头牌的演员阵容,为武汉京剧的辉煌作出了历史的功勋。其所演剧目“追”、“跑”、“走”、“闹”蜚声四海,与北京、上海形成“三鼎甲”之势。

中南京剧工作团

刘子微、关栋天——《坐宫》

刘子微、关栋天——京剧《坐宫》



视频由“湖北微观视界文化传媒”独家提供


戏迷说


“儿时父亲常带我去民众乐园大京班(即那时的武汉京剧团)看京戏,便依稀知道高盛麟、高百岁、郭玉琨、杨菊苹、关正明以及“三华”等等全国都享有盛誉的名牌大腕……只是后来由于历史原因尤其是无休止的政治运动等,我们的文化日渐式微,戏剧当难逃厄运。如今大武汉的综合实力已是名列全国前茅,复兴大武汉已是指日可待。(大武汉少不了“大京剧”)。武汉戏剧文化也要与时俱进,“戏码头”(梅兰芳大师生前曾赞誉武汉是戏剧的三大码头,与京沪齐名)更要再伫立于我华中重镇!”


老武汉曾经的戏院生活

万生鼎老人称得上是“骨灰级”老戏迷,7岁时进戏园听戏,家里人都是戏迷,后来的工作也都是跟戏剧演员、演出团队打交道。谈到武汉当年的戏曲盛况,万生鼎老人如数家珍,那些老武汉人看戏听戏的市井生活场景、那些耳熟能详的戏剧名角,他都能娓娓道来。

茶园听戏—那时看场戏就像吃碗热干面

1934年,我才六七岁吧,有一天被表哥扛着到汉口新市场大舞台(民众乐园的前身,最早叫作江夏剧院)看戏,这是我第一次进戏院。为什么扛着进去?当时进戏院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小孩子牵着进去的就要买票,扛着进去的就不收钱,因此有很多人家都把孩子扛着进去。当时检票的被称作“高板凳”,一般穿着长衫,手袖挽得高高的,看见我们这些被扛在肩上的大小孩,就会笑着骂一声,个板妈的,进去进去。别小看了这小“高板凳”,个个都有黑白两道的背景。

30年代,是武汉戏院、剧场的鼎盛期,梅、程、尚、荀四大名旦,谭、马、杨、肖四大名须都来这里演出过,武汉还是京剧在全国的三大集散地之一。那时看戏最好的地方是汉口大舞台(现在叫人民剧院,在汉口友谊路附近),主要演京剧。民间演出最集中的地方就在汉口新市场大舞台,一毛钱的通票,四层楼全部是各种形式的戏活,还有杂技、评书等,老百姓一边喝茶一边看戏,可以呆上一整天。

早期看戏的地方叫作茶园,仅江汉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有好几个茶园。长乐茶园唱汉剧,满春茶园、美成茶园唱楚剧,天声茶园是越剧,人们喜欢听什么各取所需。那时的茶园都是八仙桌,瓜子花生端上桌,戏台旁边烧着开火,汩汩冒着热气,茶伙计拿着长把铜壶,来回加水,客人一般会给伙计点小钱,伙计便弯腰道谢。楚剧在武汉也有很多故事,其前身是黄(黄陂)孝(孝感)花鼓戏,1927年前汉口统一街有个贤乐巷,里面有个贤乐茶园,每天晚上12点开唱,当时有人这样形容贤乐茶园:开场总在二三寝,浪语淫声无人听。演出的大都是荤段子,1927年后被艺人协会接管改造,后来定名为楚剧。

彭青莲、陈常喜——楚剧《双玉蝉》

视频由“湖北微观视界文化传媒”独家提供

还有不少小剧场在当时也很有名,如天仙、天声、丹桂、宁汉等,能容二三百人,天天演,天天看,看一场戏就像如今吃碗热干面一样。

辅堂里39号,武汉人曾经的戏院生活
厢坐戏迷—最热闹的剧院和最疯狂的票友

抗日前夕,茶园听戏慢慢改成了大舞台和剧场的形式,方凳换成了长条凳,前后排才七八公分的距离,阶梯式的,往后一看黑压压的,像座圆形的山,可见当时看戏的人很多。那时剧场有厢坐,第1排到第8排的正中叫特厢,8排至18排叫正厢,两边叫普厢,其余的叫边坐。

那时候看戏不分座,随到随坐。有些人为了抢座,往往5点钟就赶来抢位子,还随身带着吃的喝的,抢到位子的就乐,“今天不用再看后脑壳了。”这时的戏院很热闹,有托盘小卖,即小贩端着盘子叫卖小吃,如卤蛋、香干、鸭肠鸭掌什么的,上面都插着牙签。看到途中,有小伢嚷着要尿尿,大人就会嘘一声“别吵”,随即张开双腿让小伢蹲下去,小伢就心领神会的蹲下来。这时还有丢“把子”的,伙计拎着刚刚烫好的毛巾,依次发给观众,有些讲究的小姐嫌脏,往往会皱着眉头把头一扭避开不要。有些劳动人接过去擦头上的汗,擦得热气腾腾,气氛一下子就起来了。那时是水泥地面,戏散人走,地上那叫一个脏,瓜子壳铺了几层厚,污水四流。

民众乐园

去晚了就会没座位。戏院就会拉下闸门,挂起“上下客满”的牌子。没关系,可以加座,这成了戏院茶房的灰色收入。隔着铁房喊,能不能加个座?茶房的人就会说,别嚷,跟着走。摸黑来到厢坐边,让人往里出挤挤,旁边加个活动板子,吱呀一声,就多出一个位置。有的干脆就用茶房的柴火桩一捆当成简易座位。

汉剧专题片(上篇)——“清扬楚调吴侬让”



视频由“湖北微观视界文化传媒”独家提供

那时角来了要拜码头,否则就有人闹台子,演员拜码头一般送上自己的签名剧照,帮会头目会回赠一面锦旗,戏院就会挂在台中心。也有戏迷、粉丝。有钱人当戏迷,会将自己喜欢的演员收作干姑娘;学生们追星就很苦,将过早的钱拿去看戏,求签名,送自己的纪念品,跟现在的追星族一样疯狂。武汉那时有个楚剧名角,一些婆婆嫂子们很迷他,有一次,这个名角正在睡觉,突然听到家里有动静,起身一看,堂屋里放了一盆子乌龟、鳝鱼之类的东西,这些一般是敬奉菩萨的,可见这些戏迷多虔诚。

四大名旦在武汉

看戏也有分类。银行职员、教员、文化人喜欢看京剧;商界老板爱看汉剧;姑娘婆婆喜欢楚剧。汉剧是那个时代的流行曲,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不过,那时候的名角不好当,个个手上有绝活,手上有十几二十出拿手戏。京剧武生从叠放的6张桌子上一个筋斗翻下来,能像钉子一样立在台上。

悠久的戏曲发展历史,加之当下演出市场的繁荣,使重新振兴武汉“戏码头”成为可能。但如今在娱乐多元化的现代社会中,戏曲的地位不如从前。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复兴武汉戏曲码头又该遵循怎样的路径?



戏小宝

另外,小宝发布的关于“振兴武汉戏曲大码头”的问卷调查活动还在进行中,感谢各位戏迷观众的踊跃参与,这段期间我们收到了很多真诚的建议,也有很多老戏迷与小宝分享了他们的心里话,特此,我们将投票截止日期延长至下周一,还没来得及与我们互动的朋友,我们在等你哟~

部分文字出自网络

戏曲宝编辑整理 转载需注明出处

点击关键词,获取兴趣内容

汉剧 / 楚剧 京剧

黄梅戏 / 花鼓戏

白蛇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