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一个专利人之死

银河专利局2019-01-02 13:37:49



引子

   2014年,联想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Google手中买下了摩托罗拉移动,吃瓜群众纷纷惊呼“联想欲哭无泪,摩托罗拉已只剩一个空壳”、“联想现在很痛苦,收购摩托罗拉或成最大败笔”。撒切尔夫人曾经说过“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联想之所以花这么大一笔钱去收购一个空壳,原因在于他看上了摩托罗拉移动手中的2000多个专利。

    任何人的成功都有其成功的原因,柳传志也一样,能够把联想从一个中关村的装机店做成现在的联想集团,绝对不是运气能够解释的。柳传志既然愿意掏29亿美元来买这2000多个专利,那么就请相信他的眼光,毕竟柳传志的爸爸叫做柳谷书。

作为新中国知识产权事业的奠基人,柳谷书同时也是中国专利代理行业的奠基人,但是老爷子估计想不到的是,相对于国外IPLawyer的“人傻、钱多、速来”的工作状态,中国的专利代理行业经过多年发展之后居然变成了劳动密集型产业。


01

“我不是针对谁,只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按道理或者可借鉴的国外先进经验来说,专利代理是一项进入门槛极高的工作,高到在法律领域里我是最懂技术的,在技术领域我是最懂法律的。但是实际上,门槛就只需要一双手和一台电脑而已,或者实在连一双手也没有就只有台电脑也可以,毕竟我前段时间见识过了一个没有双手的残疾人大哥可以用嘴叼着筷子打英雄联盟。

可能这个领域里的从业人员也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这样一个传说中“高大上”的职业,活生生的被我们干成了“纺织女工”。所有的人都在问天、问地、问空气,没人告诉答案,然后大家就都把锅甩给同行,认为都是别人搞坏了这个行业,没有自己的错。这就真的还是应验了郭德纲的那句话,只有同行间才有赤裸裸的仇恨啊。

    想要败坏任何一个行业,光靠哪一家公司是做不到的,在座的各位应该都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所以谁也逃不掉,想一想在历史的长河里,大家都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开了一家差不多的专利代理公司正在得意洋洋呢,还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忽悠客户呢,还是兢兢业业、孜孜不倦的在撰写着垃圾专利呢。

 

02

“严肃:神态、气氛庄重,使人敬畏;指作风态度认真。”——《辞海》


    对于涉及法律的行业来说,严肃一点本身没有错,活泼是属于互联网企业的气质嘛。但是我的朋友们,现在我们这个行业真的不是严肃,你对照着上面的词语解释,哪一点符合了?我们现在仅仅只是low而已。

    自从中国有专利代理以来,各家公司对于公司名称这个问题真的是想象力有限,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字轮着用,开个行业研讨会能有一半的公司名称里带“信”“诚”“律”的,求求大家,脑子是个好东西,多用用没坏处,你要是真起个“想象力有限公司”,我都佩服你是条汉子。起完名字要开始考虑公司LOGO,当然要搞一个“严肃”的LOGO,最后花1000块在网上LOGO设计的QQ群里私聊一个“设计师”给做一整套VI,谈好价格后还不忘嘱咐一句,我们要“严肃”,最后设计出来的LOGO无外乎“剑”啊、“盾”啊、“天平”啊,没错,刚刚说的行业研讨会里剩下那一半公司的LOGO都是这样的,也不知道各位老板之间也会不会互相交流,现在走在大街上撞个衫一般都尴尬不已,撞LOGO这样的事应该能得尴尬癌吧。曾经有一家公司不知道上哪找了个设计师设计了公司LOGO,运行一段时间后公司招了一名山东籍员工,员工看到公司LOGO后热泪盈眶,感叹“从小妈妈就告诉我说银行工作好,我这也终于进入齐鲁银行上班了啊”,老板赶紧百度齐鲁银行才知道撞LOGO了,幸好还残存的一点理智让他没有LOW到大呼“这家银行TMD抄我们公司LOGO”。

    名称也有了,LOGO也有了,现在都流行互联网接入世界,那也得有个网站。有一家叫中企动力的企业,早些年抓住了市场这一痛点,给专利代理公司设计了一套网站模板,网站首页都是一模一样,四四方方,旁边再加两个QQ对话框,你一进入到网站立马跳出来问你“我是XXX号客服,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烦人程度堪比屈臣氏导购,而后这其他差不多的专利代理公司就像找到了苏联老大哥一样,把这一套模板换个自己的名称和LOGO就上线,效率直追华强北的手机厂商。

    到了运营之后,有没有客户就成了公司存亡的关键,而绝大部分的业内人士脑子里只有一个概念:电话营销,0门槛的招聘一大帮人,拿起做保险的那股劲就开干,给业务员订KPI,一天得打200个有效电话,房产中介和卖白银期货的那帮人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是友军来替我们分担舆论的压力来了,就差把二营长把意大利面拿出来尝尝了。之前我有幸旁听过一家颇具规模公司的年中会议,回顾过去半年的成果顺便规划下半年工作,老板提出我们不要简单的搞什么电话营销了,要进行海陆空三维营销,希望大家各抒己见提提想法,但是会议中不知道谁提出来以后要采用“扫楼”这个方法,出乎我意料的是,与会的其他高管纷纷投出了赞同的眼神,并接下来的一两个小时就“扫楼”这个问题深化细节,甚至连扫楼要送什么物料都想好了。今年已经是2017年了,北京开完夏奥会都准备开冬奥会了,王宝强的媳妇都出轨了,农村装修队都不用扫楼的办法招揽客户,知道要跟上时代去土巴兔上开个网店做营销了。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我向前面电话营销的那帮兄弟们说一声“对不起”。

 

03

  年轻人问道禅师:“我志向高洁,出淤泥而不染,无法容纳这个污秽的世界。”

禅师拿出一个袋子让年轻人把屋子里的垃圾装进去,年轻人很快就装满了,禅师又拿出一个袋子。年轻人恍然大悟:“您是说只要有足够宽广的胸怀,就能容纳这个世界?”禅师摇摇头,指着袋子说:“装,你继续装。”


    在装X这个领域里,其实我们的邻居律师才是真正的业界翘楚,特别是当做到合伙人级别后,出于对香港TVB律政剧的追捧,对于自己的律所言必称“律师楼”,比如“这个案子简单啊,拿到我律师楼来处理”。这个时候,专利代理人就好气啊,因为没有“专利楼”这么一个名词啊,要真的生造一个这样的词出来不知道的以为是国知局啊。所以“上专”是最气的,因为他们真他妈在上海有一整栋楼啊。

讲道理的说,专利代理作为纯种的乙方,见了谁都是要面带微笑的喊一声爸爸,看到甲方就不用说了,就连在企业内部的专利工作者,见了研发的技术人员也要跪下来求几个技术交底完成KPI。所以装也只能在行业内部装、默默的装,发出去的名片都是事务所合伙人、高级经理,出去演讲都是资深专利专家、行业大佬,我收到过好些人的名片上抬头都快写不下了,当你以为会在背面继续写的时候,翻过名片一看,背面居然印的是公司的银行账号信息,到底是有多心急的想要钱。

 

04

现象七十二变


    从新闻联播里“知识产权”“专利”这些名词出现频率来看,你就知道这个行业可能越来越受重视了,大家都是聪明的社会人,专利申请量每年往上涨,意味着市场有需求,有需求我们就有钱赚。但是按照现在的政策,开设一家有资质的专利代理公司没那么的容易,所以很多时候现实的情况是,你碰到的是黑代理,对外宣传我们是某某专利代理公司,公司有一批一流的专家团队,服务过多少大型企业,广告文案写的跟莆田系医院泌尿男科一样,实际上员工就他一人,业务员、代理人、流程、办公室主任、会计、出纳、迎宾、保安全是他一人。这种都算黑代理中讲究的,还知道找一家有资质的公司合作挂靠。不讲究的直接以申请人名义提交了,也真是不嫌麻烦,给每个客户都申请一个电子申请账户,有这个功夫,你干点什么不能赚钱。

    当专业能力在这个行业已经是一个奢侈品的时候,大家能拿出来相互竞争的就只有价格了,这种竞争策略的中心思想是杀敌1000,自损1200,你永远没办法想象价格还能低到什么地步,就像你没法想象博尔特跑100米是不是还能再快一点,从这一点上来说,专利代理行业反向诠释了奥林匹克更快、更高、更强的精神。在价格这个问题上,申请人也有罪,拼命的压价,老是想抄底。可是你们啊,“图样图森破,上台拿衣服”,代理机构的底线是你们随便能摸清的吗,好好想一想,你们哪次不是最后都抄腰上了。

    当然,打价格战可能并不是老板的本意,价格往下降,那就是割他的肉,但是业务员不这么想啊,业务员想的是我每个月要做到保底销售额才有提成拿,所以不管你是5000做一个实用新型也好,还是800做一个实用新型也好,只要你愿意给钱,我都给你做。而且对于客户来源也是从不挑食,大到上市企业,小到街道工厂,来者不拒。某年的一个秋天,我认识的一名商务精英当月的销售业绩还没达标,走投无路的他在公司楼下兰州拉面怒签两个发明专利。

    业务员签完单就没事了,接着后续处理的代理人心里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这样签回来的专利技术交底可能是一张客户用手画的图,可能是由业务员带回来的一句话,甚至可能是由业务员带回来的一碗兰州牛肉拉面。代理人心里还是好气啊,但是也没办法,你业务员要赚钱,我们也要啊。什么案前检索、合理概括范围、公开充分都见鬼去吧,客户给什么我写什么,给我一碗兰州拉面我也能写出它的特征部分是香菜他妈放多了。

 

05

“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长者


    2015年,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而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要工具“互联网+”在很短的时间内颠覆了各个行业。目睹着形形色色互联网公司的崛起,专利代理界也都蠢蠢欲动,纷纷想当那只在风口上的猪。最开始学习天猫、京东,稍微上点规模的专利代理公司都开了自己的电商平台,大力推进网上下单,后来发现派出去业务员上门给客户磕头,客户都不一定来,凭什么开个网站在那等就有客户送上门了。再然后O2O火了,是个人都要做一个O2O平台,颠覆行业的现有模式,我们一想这不是正是我们要走的方向吗,把代理人做成一个一个的个体户,在我的平台上接单,让所有的代理人都成为我们的滴滴司机,于是一大波的代理人O2O平台在行业内一会儿飞成人字形,一会儿飞成一字形,然后没有然后了。再到后来,某个老板可能读了周鸿祎自传后想明白一件事,虽然说你们这帮同行收费便宜,但是再便宜你们至少还收费啊,我们免费。于是乎还真有想瞎了心的VC进场,开始改造专利代理界。借助资本的力量扩大市场份额确实是各行各业都正在做的事情,但那毕竟是建立在服务有用户黏性的基础上,并且烧钱也是有战略的烧钱,比如滴滴打车烧钱为了微信支付的推广。反观互联网+知识产权,首先就不是面向普通消费市场,烧钱也烧不出那么高的天花板,其次基于现在行业内普遍的服务质量和用户体验来说,即使通过烧钱吸引了客户资源,但是如何变现还是一个现实的问题,这个行业没有那么高的用户粘度,所谓的痛点也很多只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伪痛点。所以问题又回来价格战上来了,期待以后有一天专利代理行业率先进入共产主义,申请一个专利,倒贴500块钱。

 

06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恶都是同行作的,拯救也都希望同行来拯救,我们盼着,殷盼着,黑了心的盼着,找同行也找不到,同行不在家,在家的只有你、我和隔壁的王二麻子。回归专业的本质是所有人都知道应该要做的事情,现在局面混乱,没有那么高的自律性,也确实有一部分的人通过投机倒把获得了“成功”,但是这样等待大家的或许也只有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破的目的在于立,说出这些大家心知肚明的现状,只是希望能够叫醒大家,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好一点。最后,不用找我是谁,就叫我红领巾吧。

 

本文不纯是虚构,欢迎对号入座。


--End--


谁杀死了知更鸟?

我,麻雀说,用我的弓和箭,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了他的死?

我,苍蝇说,用我小小的眼睛,我看见了他的死。

谁取走了他的血?

我,鱼说,用我小小的碟子,我取走了他的血。

谁来敲响丧钟?

我,公牛说,因为我可以拉钟,我来敲响丧钟。

当他们听到那为可怜的知更鸟悲呤的丧钟时,天空中所有鸟儿都发出了一声叹息和悲泣。

启事

所有人请注意,

现在发布通告,

下次审判,

受审者为麻雀。

——《谁杀了知更鸟》





本文来自公众号:蓟门桥三十八号 作者:红领巾

已获得作者授权。


请关注“蓟门桥38号”,一个有深度的知识产权工作者的公众号!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