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武汉面馆事件:匮乏的资源与凄苦无助的心

趣闻集锦2018-08-15 09:50:24

来源 | 雾满拦江


文 | 雾满拦江

 

(01)

 

武昌火车站附近一家面馆,发生血腥惨案。

 

据警方披露及媒体跟进,事情大致如下:

 

42岁男子姚,几年前和妻子离婚,带着12岁——另一种说法是13岁的孩子,来到武昌,独自撑起一家面馆。由于春节刚过,店里的帮工伙计,都未到位。饭馆里实际上就他一个人忙活。

 

事发当时,22岁的四川男子胡,和两个同伴到姚老板饭馆,要了三碗热干面。

 

吃罢结账,菜单上显示每碗热干面4元,姚老板要求按5元一碗付账。

 

——媒体引同业评述:春节前后饭馆涨价,是业内常有之事。而且只涨了1块钱,算是在合理范畴之内。

 

所以三名食客,其中两人并未吭气。但是男子胡提出抗议:你牌子上写的是4块钱一碗,怎么要5块钱涅?

 

——白领网引评述文章称:当时姚老板怒吼一声:我说几块就几块,吃不起别吃!

 

于是两人争吵,并发生肢体冲突。

 

白领网引评述文章称:冲突激烈时,姚老板一把掐住男子胡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被男子胡的两个同伴劝扯开了。

 

随后二人再起争执,再一次的,男子胡被老板姚,揪住衣领抵在墙上。

 

而后血案就发生了。

 

男子胡冲向案板,抓起菜刀,血光迸现的几分钟内,姚某身首异处。

 

(02)

 

这起事件,可概述为1元钱引发的血案。事件逼近每个人的认知底线,所以引发关注,评论极多——但续而,媒体称嫌疑人胡某,持有残疾症。

 

二级精神残疾症。

 

二级精神残疾,意味着嫌疑人胡姓男子,在自理能力、生活职能、对家人的关心与责任心、劳动能力及社交能力等五项功能上,至少有一项或两项,存在严重功能缺陷。

 

——这似乎就足以解释一切了。嫌疑人胡,至少在一项或两项基本行为上,没有正常控制能力。

 

而开饭馆的,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终难免与嫌疑人胡姓男子这类人士相遇。遇到时言语温和,又或是纵不温和,但当时这类人士尚堪忍受,就平平安安过去了。

 

但,总会有双方情绪化严重的时候。

 

总有双方都在气头上的时候。

 

武昌火车站前的这家面馆,就是这样。

 

(03)

 

事件发生,群议纷纷。许多评述者,把自己带入事件之中,写的是武昌火车站面馆惨案,说的却尽是自己心中的委屈。

 

没错,每个人的心里,都好委屈好委屈。

 

你为什么委屈?

 

(04)

 

五年前,前厦门卫视总监邹振东,说过这样几件事:

 

第一件事:一个13岁的少年打工仔,被两名壮年男子按住,竟然把高压充气泵强塞入孩子体内,强大的气压瞬间击穿了孩子稚嫩的身体,除些让孩子丧命。

 

——邹振东先生说:伤害孩子的,并不是万恶的资本家,不是恶霸,不是黑势力。

 

而是与受伤害孩子同样的、最底层的打工者。

 

他们几乎一无所有,唯一具有的,就是伤害比他们更弱小的孩子的能力!

 

(05)

 

邹先生说的第二件事,是一个70多岁的可怜老婆婆,老无所依,捡易拉罐残存。但万万没想到,年迈的老婆婆,误入了“他人的势力范围”,被对方轮起一只啤酒瓶,当场打得70多岁老婆婆,满头是血,送医院缝了7针。

 

是谁如此残忍?

 

竟然对一位70多岁的老人家,下此毒手?

 

天理何在?

 

邹先生说——行凶者,是位80多岁的老婆婆。

 

……呃,这个……

 

(06)

 

邹先生说的第三件事儿,是他的舅舅,从乡下老家进城打工。邹先生帮忙,把舅舅介绍到一家餐馆洗碗。

 

可万万没想到,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家餐馆虽小,但员工之间的关系极为复杂,按籍贯分为好多个帮派。舅舅不属于任何一个帮派,结果遭到恶意满满的排挤。

 

被排挤的舅舅,只能睡最差的床位,干最苦的活。最惨的是还没饭吃——因为他的工作时间,恰被安排在大家吃饭的时候,只能是吃工友们吃剩的冷饭残菜。

 

邹先生不无恻然的问:大家都是背井离乡讨生计,底层人,何苦为难底层人。

 

——底层人,也只能为难比他们更弱小的底层人。

 

因为他们没有胆气与能力,为难其它人。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