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喂,学长,起床啦?”《总裁嫁不嫁》连载④

花火2019-01-15 17:25:56

内容简介:

离婚策划师张恋恋,万万没想到接到第一个离婚庆典的单子竟是大学苦追四年学长郝一南的。在郝一南的离婚庆典上,张恋恋意外受伤,却“因祸得福”在闺蜜帮助下成功入住男神家,与男神开始了温馨搞笑的同居时光。喜欢郝一南的模特唐晓在得知两人恋情后,千方百计要拆散两人,可阴谋总有被拆穿的一天,最终只能自食其果。 


作者简介:

花溟,晋江文学城实力作者,生于风景如画豫南小城,理科生,却爱读书爱写作,相信每个故事都是自己的上辈子或是上上辈子,所以即使过程悲凉,结局也一定要圆满。

代表作品:《青梅煮马》等


《总裁嫁不嫁》连载④


    郝一南的房子坐落在中山路的中乐花园小区,顶层复式豪宅,上下两层大约四百多平方米,一进门偌大的客厅直通阳台,大大的落地窗干净明亮,阳台上养着许多绿植,阳光充沛映照到客厅里来,看起来整个房子都生机勃勃。

    房子里装修虽然看似简约,但仔细一看却又处处透着精致和不经意间的高大上,张恋恋小心翼翼地进门,下脚极轻,生怕踩坏了脚下的高档木地板。

    赔不起啊。

    “果然是有钱人啊。”

    汪露环顾一圈啧啧赞叹。

    “恋恋,你住这间你看行吗?”郝一南领着二人到二楼,推开一间卧室。

    张恋恋脱掉鞋子进去看了一下,大飘窗,绿藤窗帘,懒人沙发,时尚简约欧式床柜,独立卫生间,布置干净利落,行得不能再行了,张恋恋简直要感激涕零了。

    激动了一阵后,张恋恋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郝一南:“你住哪一间?”

    “一楼主卧。”

    “哦。”张恋恋有些失望,心痒痒看了他一眼,好想住他隔壁呢,半夜说不定还能偷偷听个小动静啥的。

    “我平时住公司,只有周末偶尔才回来,你在这儿放心住吧,家里的东西你随便用,缺什么跟我说我去买。”

    张恋恋点点头。

    “大门是指纹密码锁,密码是468895,如果忘了密码,这是钥匙,你拿着。”

郝一南领着两人从楼上下来,然后从电视柜下的抽屉里的钥匙盒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张恋恋。

    张恋恋嘴里默念着密码,手里握着亮闪闪的钥匙,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她追郝一南追了这么久,到今天似乎才终于迈开了万里长征第一步。

    此时此刻,她好想躲到卫生间喜极而泣。

    “对了。”郝一南说完忽又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张恋恋,“你手上打着石膏,日常生活不方便,我现在给家政公司打个电话,请个住家的家政嫂过来先照顾你一段时间,你看行吗?”

    “啊?”张恋恋愣了一下,看见汪露在对面朝自己摇头。

    “不要答应。”汪露嘴巴一张一合夸张地比画着唇语,然后又比了个拒绝的手势。

    两个人的世界怎么可以插进第三个人来,完全是电灯泡好吗?

    张恋恋心领神会,向郝一南呵呵一笑:“不用了,我、我自己行的,已经够麻烦你的了。”

    “你的手不能动,做很多事都不方便,还是请一个吧。”郝一南说着准备打电话,霸道总裁范不容拒绝。

    汪露赶紧使眼色让张恋恋拦住他。

    “不用,真的不用……”张恋恋极力推脱,“你不知道,我从小跟着我爸妈习武,经常磕磕碰碰,受伤是家常便饭,经常摔断腿摔断脚头破血流的,早就皮糙肉厚习惯了,这点儿伤不算什么的。如果被人跟前跟后地伺候吃喝拉撒,我反而不自在。”

    大概被张恋恋的苦难童年震惊到了,郝一南神色微变了一下,片刻才恢复神色,然后眼神询问地看向一旁的汪露,似乎在问:我读书少,别骗我,真的假的?

    汪露心领神会,重重地点了点头。

    郝一南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能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张恋恋说得信誓旦旦。

    “砰砰砰!”敲门声突然响起。

    三人不由自主地看过去,门没关,一个小哥扛了一桶水站在门口喊:“有人在吗?送水的!”

    张恋恋顿时眼前一亮,对郝一南道:“不信你看。”

    说完还没等郝一南反应过来她便脚下生风一般飞快跑了过去:“有人,有人!送水呀,哎,我来吧,我替你扛过去。”

    “你?”门口的小哥看着她吊着的一只胳膊显然十万个不相信。

    张恋恋嘿嘿一笑,在他怀疑的眼神中,一只手伸过去揪住他肩上的桶脖子,一提,一甩,再一放,水桶便像长腿似的一下飞到了她肩上,然后张恋恋扛着水轻松自如地走到饮水机旁,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又单手将水放下来,扣掉盖帽儿,然后从饮水机上拿掉空桶,换上新桶,一气呵成。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郝一南。

    “我说我自己行的吧。”张恋恋放好水,转过身来自豪地向郝一南说。

    郝一南满脸黑线,动了下嘴唇想说什么最终又忍住了。

    汪露看鬼一样看了张恋恋一会儿,然后恨铁不成钢地慢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张恋恋,我敬你是条汉子!”

    下半句忍住了没说:可是会有男人去爱一条汉子吗?

    这个逗比。

    送水小哥也看傻了,在门口呆呆地看了张恋恋半天,直到张恋恋把旧桶递给他,他才一步一回头地走了,走了几步后,又折了回来,掏出一个名片递给张恋恋:“这是我自己的公司,目前刚起步,你需要找工作吗?如果需要的话,来我们公司吧。你这么厉害,辛苦一点儿,月薪上万不是梦。”

    张恋恋一脸错愕。

    “请你好好考虑一下。”小哥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留下握着名片的张恋恋风中凌乱。

    小哥走后,汪露终于憋不住疯笑起来,捂着肚子几乎在沙发上打滚。郝一南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在张恋恋的锲而不舍的坚持下,郝一南最终放弃了请家政的想法。下午六点,他开车带张恋恋去她租的房子里收拾东西。

    房东大妈已经等在那儿了,一见张恋恋就泪眼汪汪地拉住她的手:“恋恋啊,阿姨真的舍不得你走啊,你走了,以后谁来帮我扛煤气罐、换水、修水管、修下水道呢?唉!可是阿姨也没有办法啊。”

    张恋恋嘿嘿一笑,大妈也是演技派啊。

    “你还会修水管修下水道?”郝一南吃惊地问,扛煤气罐、换水他还信,但修水管修下水道……

    又暴露了女汉子的属性,张恋恋一边僵笑一边暗示房东大妈打住。房东大妈却浑然不觉,擦了把泪,把目光又移到郝一南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说:“你是恋恋的男朋友吧?”张恋恋刚想解释,听大妈又接着对郝一南说,“你可真有福气,我跟你说恋恋可是个好女孩呀,又聪明又漂亮,心肠还好,打着灯笼都难找啊,你可要好好对她呀。”

    张恋恋被夸得打了个冷战,群众演员的演技不可小觑啊,这一听分明就是汪露写好的台词啊……

    郝一南但笑不语。

    张恋恋的东西不多,衣服鞋子只装了两个手拉箱,但零零散散的杂物不少,收拾收拾装了一大纸箱子。郝一南帮忙整理的时候看到一个精致储物箱外面用便签贴着“致我的美男子郝一南”几个字,他顿了一下,打开一看,里面一堆零零散散的小东西,洗得掉色的手套,泛黄的围巾,掉了帽儿的钢笔,这不是自己的吗?还有一堆自己的照片,甚至还有自己写的毛笔字?

    “这是从哪儿来的?”郝一南吃惊地问。

    张恋恋从一堆杂物里抬起头来,这才发觉秘密被发现了,脸不由得红了,支支吾吾地说:“是、是你们寝室那个老黄,他、他卖给我的。”

    老黄,郝一南大学室友兼好友,曾经是个摇滚发烧友,留着一头长长的黄白相间的杀马特发型,背着把吉他,自诩为狂野不羁旷世难遇的音乐天才,参加过无数次音乐选秀,然而每次都在海选时被无情地刷下来,最终心灰意冷,将吉他沉湖,剪断头发,从此金盆洗手。虽然音乐上自我认知不怎么靠谱,但却是一个难得的市场营销天才,一毕业就被郝一南挖到了公司,现任市场部总监。

    “老黄?”郝一南觉得头有点儿晕了,怪不得当年他老是收集他的杂物呢,说是拿去当废品卖,而且还老缠着他给他写毛笔字,说是当书法收藏,还说什么要拿回去当成艺术品给裱起来,他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却也从没想到他拿去卖给了张恋恋。说起来,确实有几次他看见他和张恋恋在学校外边的大排档里一边吃烤串一边交头接耳地交换着什么东西,原来如此。

    嗯,很好,这下终于让他抓住他的小辫子了。

    “那……这个手套多少钱?”郝一南问。

    张恋恋比了八根手指。

    “八块?”

    张恋恋摇摇头:“八十,不过他给我打了八折,六十四。”

    郝一南:“……”掉色掉成了这个样子八毛钱都不值好吗?

    “那这个呢?”郝一南又把一条白毛线围巾拿起来问,大概是时间久了,围巾的颜色已经有些发黄了。

    “一百,打八折,八十。”

    “你真是傻。”郝一南盯着箱子里的东西沉默了,但嘴角却慢慢地浮出了一丝令人不易觉察的笑意。

    虽然傻,但傻得很可爱。

    开车回去的路上,郝一南不知怎的,注意力一直无法集中。他脑海里不断盘旋着刚才所见到的自己的那些陈旧的物件,和张恋恋储物箱上的那句话:致我的美男子郝一南……

    他是她的美男子。

    那些陈旧的,自己弃如敝屣的东西,居然被另一人默默地一件一件收藏起来,视如珍宝。

    那些东西是他的青春,是他生活的点点滴滴。有人比他更珍惜。

    郝一南心里有些微微的撼动,他不由自主地从后视镜里看向张恋恋。

    张恋恋正在郁闷自己丢人丢大了,缩在后排车角里双手捂着脸在心里哀号,时不时地偷瞄一眼郝一南。

    郝一南从后视镜里看过去的时候,张恋恋眼神也正偷瞄过来,毫无防备地,两人四目相对。

    对视了两秒钟,然后两人都假装若无其事别过眼。

    “那个……夜晚想吃什么?”顿了一下,郝一南问。

    这么一问,张恋恋一下子就觉得肚子在咕噜咕噜叫了,她看着他一路上一直微微笑着,想来心情不坏,车恰好经过一个兰州牛肉拉面馆,诱人的香味钻进车窗里,张恋恋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牛肉拉面?”

    郝一南愣了一下,把到嘴边的那句“法国菜怎么样”给硬生生地咽回去了。

    面对最爱的美食的诱惑,张恋恋的女汉子属性抑制不住地爆发了,一口气点了三大碗面。

    她两碗,郝一南一碗。

    “胃口不减当年嘛。”郝一南开玩笑着说,张恋恋上大学时是出了名的“大胃王”。

    砰!“大胃王”无辜中枪,张恋恋默默低下了罪恶的头。要知道她是兰州牛肉拉面的疯狂粉丝,平常都是三碗再加一个卤蛋的水平好吗,其实也不能怪她,碗那么大,面其实就是那么一点儿,根本填不饱肚子。鉴于今天和郝一南在一起,要隐藏一点儿女汉子属性,她才忍痛少点了一碗面和一个卤蛋,已经很克制了好吗。

    “呃,其实平常一碗就够了,今天太饿了……”

    谁知话音刚落,就听到老板娘粗犷的声音传来:“咦,平常不都是点三碗加一个卤蛋的吗美女,怎么今天只要两碗?”

    张恋恋顿时尴尬地只想钻地缝,看透不说透,才能做朋友,老板娘你这么拆人台,还能好好地做朋友吗……张恋恋在心里哀号。

    郝一南忍住笑,咳嗽了一下,淡淡地对老板娘说:“再加一碗面和一个卤蛋吧。”

    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来,张恋恋口水直流,住院的几天每天清汤寡水地把牙都快淡掉了。端起碗呼啦啦吃了几口面,张恋恋满足一叹:“好好吃。”说完她抬头看见郝一南正抿着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不吃?”张恋恋觉得奇怪。

    郝一南继续看着她,连眼睛也浮上了一层浓浓的笑意。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张恋恋擦了把嘴巴,狐疑地摸了摸脸。

    “没。”郝一南摇摇头,笑着感叹道,“我只是觉得你真好养活。”

    张恋恋抓了抓头发,脸有些红。

    9点10分两人回到家。

    将张恋恋的东西搬进房间放置整理妥当后,已经十点多了,郝一南下去洗澡,张恋恋送走他,转身兴奋地跳到软绵绵的懒人沙发里扑腾了几下,然后拿过手机心花怒放地开始发微博:终于和男神同居了!这是历史的一小步,却是我的一大步!加油张恋恋!

    张恋恋微博上相互关注的几乎都是熟悉的同学和室友,于是几分钟之内就出现了几十个赞和十多条评论。

    “男神?不会是郝一南吧?”

    “楼上!好劲爆!”

    “无图无真相……”

    “秀恩爱,死得快!”

    “请停止虐狗行为,单身狗表示难以接受!”

    “天,郝一南郝男神不会真的落你手里了吧?”

    汪露也冒了出来:“嘚瑟个屁啊,路漫漫兮其修远,赶紧滚去贴黄瓜敷脸去,别炫了!”

    张恋恋嘿嘿笑着丢开手机,从沙发上一跃而下。楼底下郝一南正在洗澡,卫生间里水龙头水哗啦啦地响着,张恋恋摆了个残缺的白鹤晾翅的姿势,对着卫生间的方向仰头哈哈大笑两声:“泼猴,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哈哈哈哈!”

    手机又嘀的一声。一条新评论,韩江的,韩江没出声,只打了一个大大的“?”号。

    张恋恋想了想,给他发了一条私信过去,简单讲述了一下来龙去脉。

    片刻之后,韩江回复:“房子不能住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我现在正想跟你说的呀……”

    韩江:“……”

    临睡之前,韩江又发过来一条微信:“明天我帮你找找房子,等找好了,就搬出来吧。”

    张恋恋看了一下,转了转眼睛,丢开手机,没回。

    开玩笑,好不容易才和男神住在一起好吗?怎么能搬出去……

    愉快的第一天同居生活开始啦!

    郝一南起来后如往常一样开始有条不紊地刷牙、洗脸、刮胡子,收拾妥当后系好领带,然后套上外套看了看腕上的表准备上班,走到餐厅时却意外地看到餐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油条、豆浆和黏着芝麻的生煎包。

    郝一南愣了一下,一股浓浓的人间烟火味道袭上心头。

    “已经起来了吗?”郝一南自言自语,然而找了一圈却发现张恋恋不在,郝一南拉开椅子坐到餐桌前,一边拿出手机给张恋恋拨电话,一边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生煎包塞到嘴里。

    金黄的皮儿,咬一口,浓稠的汤汁溅到口里,烫烫的,爽滑可口。

    郝一南甚少吃早餐,偶尔吃也是干面包就着牛奶凑合吃,像这样饱满充实的味觉感受很久都不曾有了。

    上大学那会儿,每到上公共课的时候,张恋恋就会提着豆浆、油条、包子或者鸡蛋饼蹭到他面前来:“学长,我给你买的早饭哦。”

    每次他都会冷淡地收拾课本离开,一言不发地挪到前面去坐。张恋恋也不恼,依旧笑嘻嘻地追在他屁股后面跟上去。

    “你不吃哦?”

    “……”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吃掉?”

    “……”

    吃着吃着她会变戏法似的突然从包里掏出一袋酸奶,在他眼前晃一晃:“酸奶喝不喝……不喝?那我帮你喝掉啦。”

    过一会儿她又会突然变出一个卤蛋来:“卤蛋呢,吃不吃,不吃?那我也帮你吃掉算啦……”

    就像一个贪吃的调皮的叮当猫一样。

    毕业后,再也没人给他买过早餐,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

 

    电话接通,那边张恋恋的声音传了过来:“喂,学长,起床啦?”

    电话里很吵,将郝一南的思绪拉了回来。

  “你在哪儿?”郝一南问。

    “楼下中心广场啊。”

    “一大早去那儿干什么?”

    “打太极拳啊。”

    “和那些大爷们儿一起打太极拳?”

    “是啊,哎哎,不说了啊,跟不上招式了。”然后挂了电话。

    郝一南:“……”

    他觉得和张恋恋在一起每时每刻都有被震碎三观的危险,相对于夜生活的猫一般的安静无害,她的生活似乎有点儿太魔性了。

    吃过早餐,郝一南乘电梯去地下车库取车,然后特意开车绕到中心广场。

    靠近广场,郝一南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鹤立鸡群的张恋恋,她上身穿着粉红T恤,下身穿着破洞背带牛仔裤,吊着一只胳膊,站在一堆白衣飘飘的大爷们中间,正跟着缓缓的音乐一招一式认真地打着拳。

    那画面太美,郝一南不忍看。

停了一分钟,郝一南默默启动油门,驱车而去。

 

    郝氏乳业在香港那边的客户出了点儿小问题,郝一南到公司后临时决定飞香港一趟,走之前他给张恋恋发了条短信,告知自己出差几日,让她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

    张恋恋打完太极拳后回去冲了个澡,然后又神清气爽地去了超市,准备采购一些瓜果蔬菜、鸡蛋面条和排骨、肉、鱼虾之类的,驯养男神第一步,抓住男神的心,先要抓住男神的胃,嘿嘿。

    郝一南发来短信时,张恋恋正推着购物车挑黄瓜,看到短信,心情陡然低落了下去:“才刚刚相处一天,就要忍受离别之苦。”

    张恋恋拿起一根黄瓜,泪眼汪汪地叹了口气:“真真是枯藤老树黄瓜,断肠人在天涯啊。”

    “一路顺风。”振作了一下,张恋恋回信息过去,打完字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一个吐舌头调皮微笑的表情。

    看我萌萌的,郝一南你逃不出我的手心的,呵呵呵呵!

    机场里,郝一南看着手机屏幕,微微笑了笑,然后才收起手机起身往候机室走去。

    半个小时后,郝一南坐在飞机上徜徉在与蓝天白云之间,张恋恋则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出来,站到路边准备打车回去。

    一个卖兔子和仓鼠的老大爷推着车走过,张恋恋顿时眼睛一亮,她最爱养这些兔子、仓鼠什么的小动物,大学那会儿她们隔壁宿舍还集体养了一只,张恋恋每天都要去逗一会儿。

    张恋恋叫住大爷,兴致勃勃地凑上去看了会儿,然后七挑八选挑了一只十分可爱的小仓鼠。

    恰好郝一南也属鼠,驯养男神第二步,嘿嘿,张恋恋摸了摸仓鼠软软的毛,就先从小仓鼠先生开始吧。

 

    “主料:小黄鱼、葱、姜、蒜、八角、茴香。辅料:涼姜、白芷、盐、料酒、胡椒粉、酱油、味精、香菜……”

    “主料:水晶虾仁、淀粉、盐、生姜、蛋清、料酒。辅料:白糖、青豆、玉米、葱、草莓……还有草莓?”

    “把排骨洗净斩成小块,准备好葱、姜、蒜、八角、辣椒、桂皮,用纱布包成料包,把排骨焯水备用,然后炒锅放入少量的油,下入排骨煸炒……”

    之后的几日,张恋恋埋头钻研食谱,苦练厨艺,为了迅速提高自己的水平,还特意请了汪露来家里当试吃员。

    “红烧排骨、水晶虾仁、黄焖鱼!娘娘,您请用膳。”张恋恋系着围裙,一只手吊着石膏,一只手谄笑着帮汪露拉开椅子。

    “一只手也能搞出这么多菜,佩服!”汪露一边说一边坐了下去,先捡了个虾仁放到口中,嚼了嚼,点点头,“还不错。”

    “真的?”张恋恋欣喜十分,又夹了块排骨给她。

    汪露吃了一口:“也还可以。”

    “那这个呢?”张恋恋又给她盛了一勺鱼汤。

    “嗯,也行。”

    张恋恋兴奋得简直要蹦起来:“那我再练习练习,明天还请你试吃。”

    一开始的试吃总是美味的,开心的,美好的……然而一连试吃五天后,无法拒绝张恋恋盛情的汪露顶不住了:“大姐,咱能不能换几个菜式?我一连试吃了五天,每天试吃三次,我夜晚做梦都是红烧排骨、黄焖鱼和水晶虾仁!”

    张恋恋赶紧哄她:“这几样菜式是郝一南最喜欢吃的,为了我的幸福,你就再忍忍吧,啊。”

    第二天,汪露加班,本以为可以逃过红烧排骨、水晶虾仁和黄焖鱼的魔掌,谁知张恋恋把菜打包,放到保温盒里,打车去了她公司。

    “你再尝尝,看是不是又有进步?”

    汪露崩溃了,注视着仿佛在冲她一脸坏笑的红烧排骨有气无力地说:“张恋恋,你是条真汉子,你说手骨折了,就好好休息呀,在家练练你的太极拳、看看剧、喝喝咖啡或者带着仓鼠出去遛遛弯多好,干吗要来折磨我?”

    郝一南,快回来救救她吧。

    周六,郝一南终于发短信说回来了,张恋恋开心极了,赶紧把鱼、排骨、水晶虾、葱、姜、蒜、牛奶、鸡蛋买回来,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浪漫武器——红酒。

    孰料郝一南刚一回到公司,物流部门就出事了,仓库装货物的板子突然裂开,造成货物倒塌,砸伤了两名理货员、郝一南听见汇报,急忙赶赴现场做紧急处理,等处理完毕,已经夜晚八点多了。

    用心烹饪,色香味俱全温暖牌的黄焖鱼、红烧排骨、水晶虾仁和鲜蔬汤已经做好了,高脚杯和红酒已经摆上桌了。张恋恋正站在镜子前乐颠颠地试几天前和汪露一起买的一条红色低胸性感连衣裙,她对着穿衣镜左照照,右照照,然后娇羞一笑,慢慢掀开裙子,露出大腿,摆了个妖娆无比的姿势,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媚眼。

    “学长,人家,嗯哼,好看吗?”

    “太美了,我的美人,嫁给我好吗?”

    “哎呀,讨厌,人家真的好愿意哦。”

    陷在白日梦里自编自导自演无法自拔。

    “叮”的一声,手机短信来了,张恋恋恋恋不舍地从白日梦里暂时抽离出来,哼着歌乐颠颠地将手机点开,一看,顿时蔫了。

    “居然不回来。”张恋恋失望地放下手机。

    手机刚放下又响了起来。这回是李江明李胖子。

    “张恋恋,什么时候来上班?”电话一接通,李江明就气势汹汹地问,张恋恋耳朵震了一下,下意识把手机拿远了一些。

    “我的手还没好呢。”张恋恋吃惊地说。

    “那你是哪只手骨折了吗?”

    “左手啊,我住院的时候你不是代表公司来看过我,知道的吧……”

    “我当然知道!我是想说,左手骨折了,那不还有右手可以干活吗!你已经请了三个星期的假了,三个星期啊!明天过来上班!”说完他啪地挂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张恋恋喂喂喊了两声未果,愤懑地放下电话,骂了句周扒皮。

 

    晚饭张恋恋胃口罕见的不佳,只吃了一点点粥,温暖牌的菜全部端到冰箱里了,然后洗漱好,抑郁地睡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张恋恋模糊间听到一阵开门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郝一南回来了,张恋恋睡眼惺忪地打开灯,从床上下来。

    下楼一看,果然是郝一南。

    郝一南正在玄关处换鞋,没注意到张恋恋,只听见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问:“你回来了?”

    郝一南愣了一下,抬头一看,见张恋恋睡眼惺忪地站在楼梯上,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穿着卡通睡衣,模样滑稽,却又有几分可爱,郝一南不由得微笑:“怎么还没睡?”

    “睡着了,听见开门声,就起来了。”张恋恋迷迷糊糊地说。

    郝一南说着去冰箱里拿矿泉水,陪客户喝了不少酒,口渴得很,一打开冰箱,先前空空荡荡,只摆着几瓶矿泉水的冰箱被填得满满当当,番茄、鸡蛋、牛奶、酸奶、樱桃,而且又添了几瓶新矿泉水,不止这些,居然还有做好的水晶虾仁、黄焖鱼和红烧排骨?郝一南怔了一下。

    “这些都是你买的?”

    “嗯。”

    “这菜?”

    “是我做的,我以为你今天回来吃饭呢。”张恋恋揉揉眼睛说,还是睡意满满迷迷糊糊的样子。

    郝一南心里突然涌出一丝歉意。

    “对不起啊,公司今天临时出了点儿事,走不开……”郝一南歉意地说,顿了一下,看向张恋恋脚边,“那是什么东西?在一跳一跳的?”

    张恋恋低头一看,不由得笑了,是仓鼠,可是怎么跑出来了?她夜晚睡觉前忘记关笼子了吗?

    张恋恋弯腰把仓鼠拿起来,让它趴在她手掌心上,然后捧着它下去拿给郝一南看。

    “是仓鼠,我前几天买的。”张恋恋走到郝一南面前,举起来,送到他眼前。

    “仓鼠?”郝一南目光直直地看着张恋恋手心里的小东西,喃喃一声,突然身子一软,扑通一声,倒到地上,闭眼晕了过去,手上的矿泉水瓶也滚到了一边。

 


未完待续.

保存图片,手机淘宝扫一扫

选择手机相册,进入选购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