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从农民到总编——一个“常德佬儿”的励志传奇(之五)

新德商2019-01-11 06:27:54

      
 

(五)流落街头

初到武汉,我被偌大的城市吓了一跳。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到处都是车辆人流,到处都是灯红酒绿。这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下火车后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一个手提蛇皮袋,脚穿布鞋的乡里伢子,显得很刺眼。我每挪一步都十分小心,生怕被汽车给撞了,更担心碰翻城里人的什么东西。

为了省钱,我一连走了十多里路,终于在一个叫首义的街道找到了一家每晚五元的便宜旅店。房间里八张床位,分上下两层,有点像学校的宿舍。一进门,一股脚臭之气扑鼻而来。房间里已有六个人,有的在打鼾,有的在用破盆子洗脚,还有一个人竟然翻着一件破毛衣,在找跳蚤……

简单洗漱后,我选了一个上铺睡下。朦胧中,最后一个房客进来了,那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汉子,一股很浓的酒味儿随他而入,随后在房间弥漫开来。

大胡子一进门就大声跟人打招呼,他说晚上刚喝了八两白酒。他就睡在我的下铺,我很担心他把我摇醒来说话。还好,不一会儿,他就倒在床上鼾声如雷了……

第二天清早,大胡子最先起床,一阵风就出了门。等我起来,发现情况不对:我的新布鞋不见了,只留下一双破了洞的解放牌胶鞋。显然,大胡子把我的布鞋给调包了。我拧起那双破胶鞋,一股臭气薰得人作呕。我试图穿着胶鞋走几步,如踩在污泥上,冰冷湿滑……

我一怒之下将那臭鞋扔到门外。好在旅店旁边有一个小卖部,我花两块钱买了一双新解放牌胶鞋。

   武汉,就给了我这样一个不愉快的开始。

那报道上有“养蝎大王”所在乡村的详细地址,我便买了一张地图,先坐车到武昌县(又叫纸坊),再从县里坐中巴车到他那个乡。到了乡里就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了,只能走路。走走问问约两三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打听,养蝎大王根本就不在村里,村里也没有他的任何亲人了,都随他去了县城,也有说是武汉,具体地址却没有人知道。

徒步到乡集镇时天色已晚,没有了回城的班车。集镇上萧条冷清,根本没有旅店。在一个小店吃了碗米粉后,我问老板有没有地方住宿,老板是一个五十开外的中年汉子,他把我上下打量了几眼,说:你这伢呢,这小地方轻易不来一个外人,哪有地方住宿?看你也不像个坏人,年纪跟我儿子差不多大吧?跑那远,作孽呢……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就跟我挤一晚上吧……

小店打烊后,老板端出一碗花生米,舀出一碗包谷酒,给我也倒了一杯,说:小伙子,来,喝一口。老板是一个豪爽之人,他妻子早逝,一个儿子在县城读高中,他经营这小店,日子过得潦倒。我向他说起自己来此的目的,他很吃惊地说:这事儿你也信?反正我不信,有点邪乎,他那财发得有点邪乎……

再细问时,他却不说,只叫我喝酒。

那一晚,我梦见自己走在荒野,四周全是黑压压的蝎子,张牙舞爪……

回到县城后,我在街头四处寻找“养蝎大王”的踪迹,县城那么小,我走遍了大街小巷,却没任何收获。天黑了,我只好找一家小旅店住了下来。

一连三天,我在县城四处游荡,似乎没有任何人知道“养蝎大王”在哪。那么,他是不是武汉呢?

随后我又坐车到武汉,仍然找那家便宜旅店住下。

为防换鞋事件再发生,我睡觉时将鞋子塞到了床垫下面。

武汉之大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要在这样一个大城市找出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时没有百度、搜狗、360,更没有手机,连电话都是奢侈品,找起人来自然很困难,但现在想想,我也够蠢的了,怎么就不找有关部门去查询一下呢,比如工商、科技、农业等部门,但我没有,我就像苍蝇样在武汉街头又转悠了两天。就在快绝望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养蝎培训班的招牌。我大喜过望,忙进去询问是不是周基湖开的班,老板问我是不是要买蝎子,买蝎子的话就在他这里免费培训。我说我只是找人,他很不耐烦地回了我一句:那个人在纸坊,纸坊,你晓不晓得?

我再要问,那人横了我一眼,说:你怎么那么滴多?告诉你他在纸坊,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啊!

后来我才知道滴多是武汉话罗嗦的意思。我必须确信周基湖是在纸坊。一个让人恐怖的事实是,我身上只剩五块多钱了,从武汉市坐车到纸坊要一块五毛,其余只够吃一顿饭了。但我别无选择,我必须找到他,否则,我将流落街头。

再到纸坊时已是傍晚,我不敢吃饭,只吃了一碗热干面充饥。住进一个十分廉价的旅馆之后,我身上只剩一块钱。

一块钱只够再买一碗热干面,外加一个甜酒冲蛋。

没有钱再住旅店,我拎着一个蛇皮袋在街头四处转悠,一直到中午,我实在饿得不行,终于花完了身上最后一分钱。对于一个正是长身体的小伙子来说,吃一碗热干面只能算是打牙祭,饥饿感很快向全身袭来。

天色黑了下来,“养蝎大王”在哪里仍然不知道。

三月的武汉,入夜仍很阴冷,什么是饥寒交迫,那次我有了最真切的感受。

游荡到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我已全身乏力。街上行人渐稀,灯火也熄灭得差不多了,一阵寒风袭来,浑身直哆嗦。我突然想起课本上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

我想,总不能活活饿死冻死在街头吧,先弄碗饭吃再说。漫无目的地走到一个偏僻的街尾,我观察到一家小饭铺亮着灯,一对老年人慵懒地坐在店门口候客。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径直走了进去。

我要了一份蛋炒饭,一碗酸辣汤。狼吞虎咽吃完,我把身上唯一值钱的一块旧手表取下来,很不好意思地说:大伯……我遇到难处了,实在太饿,用这个抵饭钱吧……

老人一脸诧异,并不接我的手表,反而给我倒了一杯热开水,叫我慢慢说。“谁还没有为难的时候呢?年轻人,你真为难了,吃个饭不算么事?”老人的一席话,让我差点流下泪来。

老人听完我的讲述,突然大腿一拍,说:你是找那个养蝎子的周基湖?他是我远房侄儿呢,我知道他在哪里,你莫急,我明天带你去找他……

如果命运这东西真存在的话,我想他老人家一家是躲在背后戏弄我们。当然,它总是心怀善意的,只要你坚持,它一定会给你惊喜。

那晚,老人不仅没有收我的饭钱,还收留我在他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在他店里吃过早餐,他领着我穿过几条巷,在一个小四合院里找到了我梦想中的英雄周基湖……

(未完待续)

 


            
欢迎关注新得商公众号!(*^__^*) ……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