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信仰人生·文学表达 首届莱麦丹文学奖三等奖获得者:撒兰应 获奖作品

昭通穆青公益2018-05-15 14:10:25



昭通市首个民间文学奖

——莱麦丹文学奖


三等奖获得者:020号 撒兰应

作品:

《 一碗面温暖一座城》

《斋月:凌晨三点的吉庆》





 一碗面温暖一座城


“洮云陇草都行尽,路到兰州是极边。谁言西行从此始,一重天外一重天。”我是吟诵着王袜的这首恰到好处的诗句踏上传说中的“金城”兰州的。一转眼,已经匆匆数年。犹记得相遇那一天的情节:清晨,阳光明媚,三五好友,几个背包,几抹喜出望外,些许意料之中。故事一经开始,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故事就这样慢慢写着,慢慢写着,很是好奇最后究竟写到了哪里?但其中有一点可以肯定,大部分情节都与一碗温暖的兰州牛肉拉面有关。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兰州不是面。与兰州牛肉面的邂逅,让长河落日,大漠孤烟,大梦敦煌,小西湖热情招待,五泉山、白塔山高耸入云都显得有点逊色。感谢那一碗温暖了我这些年在兰州生活的点点滴滴的牛肉拉面,多年来的相依相伴,又岂是时间能够淡抹,文字能够一一记叙详尽的?感谢有这样一碗牛肉面,温暖了每一个清晨,温暖了每一个黄昏,温暖了每一个冬天,温暖了每一次的热情招待,温暖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心。


当我第一次站在驰名中外名不虚传的马有布牛肉拉面馆前,我想起“闻香下马,知味停车”的传说和清代诗人张澍昔日这样难得的赞美:“拉面千丝香,惟独马家爷。美味难再期,回首故乡远。焚香自叹息,只盼牛肉面。”思绪被络绎不绝涌进牛肉面馆的人们打断,看到他们大口地吃着牛肉面,我开始感到欣喜,仿佛愿望实现了一般。真心迫不及待了,就快要和正宗的兰州牛肉面零距离接触了!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走进那家马有布牛肉拉面馆,戴着白帽的健壮的回族小伙热情的招呼我,我刚坐下,那个我应该叫哥哥的伙计就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汤,当然我刚开始不知道叫面汤,后来才知道的。我轻轻地喝了一口,立刻感到身上暖和了起来,虽然店家一口纯正的兰州方言让我觉得作为一个来自南方国度的异乡人感到不自在,但这座城带给我的第一丝温暖让我对脚下的西北开始有了好感!

   

说来也巧,或许是因为坐在了靠近厨房的位置,让我对拉面的制作工序有了兴趣。只见厨房里头戴白色小圆帽卷发大眼的小伙子在拉面,他双手抓住面剂子两头,一拉一折,一伸一扯,一开一合,拉出来的面条粗细均匀,不粘不断。在面条下锅前,还要展开面条,在案板上使劲的甩两下,虽不是震耳欲聋,但也有点吵闹的感觉。然后面条纵身一跃,便在沸腾的水里开始游来游去,让人顿时胃口大开,想多吃一碗的冲动。虽只是几个简单的步骤,却也让人看得缭乱,其中也不乏历经沧桑的拉面技术。回过神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端到了桌上,只可惜,应该说可恨,我这个异乡人居住在云南十几年,早已吃惯了米饭小菜,对面或许早已陌生,或许早已忘记。夹一口放在嘴里,却发现自己吃不惯这人间美味,没能鼓起勇气夹第二次,更别说把那一碗人们津津乐道的好汤一饮而尽是有多么困难。看着那热气不断的往上窜,也只能叹息了。没想到期待了一万次与你的相遇,等第一次真正见到却措手不及。悲剧的第一次邂逅就这样终身难忘了。

   

那之后的一年时光里,我总是去刻意避开与你的相遇,每次和西北的朋友同桌而座,看到我吃剩的牛肉面,我只能掩面叹息,不是我暴殄天物,原谅我真的尽力了。直到那一个五一假期的相遇有了转机,几个朋友携手出游青海,在西宁游山玩水饿得饥肠辘辘时,终于寻得一家牛肉面馆坐下,生平第一次把一碗牛肉面吃个底朝天,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饥饿,或许是因为它不够正宗,或许是因为西宁的牛肉面比学校里面两块五的贵很多,也或许是因为感情……回到兰州,从此便与拉面结下不解之缘。彼此陪伴了一个又一个的早晨,一个又一个的冬天, 注定要一路陪伴,难舍难分。

   

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为什么我爱这个城市,因为这里有温暖的兰州牛肉面。几个朋友常常漫步于兰州的大街小巷,伴随着络绎不绝的牛肉面馆聊天也别有一番滋味。

    

兰州街道上的牛肉面馆,数不胜数,但大部分格局都大同小异,极具特色,多以绿色为主调,大部分都是玻璃窗,挂着挡风的塑料片儿,门框上镶着金色的装饰品,以示肃穆,服务员大都是清一色的戴着白帽的小伙子,跑腿麻溜儿,做事快,一个拉面,一个下面,一个舀汤,一个放作料,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真是又快又美味健康。我最喜欢那种比较有宗教气息的牛肉面馆,这样的店里,多半墙上会挂有穆斯林的朝圣图或者世界上比较著名的清真寺。有时还会放一些伊斯兰教的经歌,宗教的气息,很是浓厚,店大一些的,装修得比较现代化,除了店门招牌上的清真两字和里面男女的头巾帽子装扮,倒也和其他没什么两样,出入店内的大部分穆斯林都裹有头巾或戴白帽,浓眉深眼,颇有几分异域情怀。一路望去,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饭庄林立,南风,北味,川菜等百家争鸣,招牌闪烁,但这其中最吸引我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却是那夹缝中其貌不扬的兰州拉面馆。

   

我一直很纳闷:究竟前辈们是怎样的努力和思考,才将这碗普普通通的面发扬光大,代代传承,小小的街头,面馆,窄窄的饭堂,没有装饰,没有包房,一扇帘子拉起了半间厨房,一个算账的收钱还兼跑堂,一串圈圈条条般的阿拉伯语文字勾勒出几笔异域风情,就靠这些,就想享誉全国,温暖世人,不免有些很难让人信服。

   

早晨六七点,我被清真寺响彻这个城市的古兰经诵读声吵醒,在很多人听来,蛮有韵律和味道,但是作为外行人也只是听听罢了。沿着街,慢慢走着,希望能够找到让人信服的答案,寻得一家牛肉拉面馆,坐下,叫了一碗牛肉面。老板叫伙计多是叫他们的阿拉伯语名字,听了好多次,但总觉得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听。直到黄昏,我找到了答案,为什么一碗普普通通的牛肉面能够荣誉满天下。在一家牛肉面馆里,我看到一个小伙子在店里的一角默默站立,低头赤足,片刻后腰弯下去鞠躬,然后,再跪在地上的拜毯上,磕头,嘴中念念有词,之后,捧起双手祈祷。他一人在角落里默默地重复做着这些仪式,背影认真而虔诚。这虔诚来自于他心中的信仰,以至于对周围的喧嚣不曾发觉,多难得呀!他做完祈祷,又开始去认真的工作了。当他微笑着端给我牛肉面时,我忽然意识到,这不仅仅是牛肉面,原来还蕴含了信仰的力量,代代相传,誉满全国也情有可原了。

   

我经常会回味学校食堂吃牛肉面的情景,特别是冬天的早晨,牛肉面窗口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一个一个满足幸福的端着牛肉面坐到桌上,一个人总是吃得很快,大都是一扫而光,颇有些还想再来一碗,但又碍于面子不得不离开的意思。倒是那些情侣吃面最有爱了。女孩子大都会把自己的面分半碗给男孩子,然后看着对方狼吞虎咽,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好像在号召人们:如果爱他,就把面分他一半吧!至于我,总是和几个朋友坐一桌,加几个小菜,吃吃面,聊聊人生,聊聊世故,聊聊牛肉面。

   

兰州牛肉面不仅仅只是一个传说,更是一种传承。相传,牛肉拉面是回族马保子于1915年所创,假如真是那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感谢他,要不是这“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的兰州拉面,我不知道故事里的好多情节还能不能上演。此刻眼前又浮现一帮人进到一家面馆,很少听到有人说话,或许是因为大家忙着咕咚咕咚地咀嚼,发出的声音此起彼伏,有长有短,或高或低,无节奏,有曲调,细细的品味,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伴随着成长,也慢慢感觉这个世界上真正珍贵的东西都是用钱无法去衡量的。兰州拉面对于这个城市的意义是无法形容贴切的。兰州人的一天是以牛肉面开始的,在兰州,什么涨价都好说,但是牛肉面不能涨,因为这是民心工程。兰州的牛肉面馆似乎没有什么档次,那些蹲在路边低矮简陋的面馆前吸溜吸溜吃面的人,也许他站起来,掏出纸巾擦擦嘴,直接开上宝马车,消失在城市中。最不值钱的空气和水,我们无法离开,就像牛肉拉面,兰州可以不开宝马,但一天不吃几块钱一碗的牛肉面,就如同人生少了三分之一。早晨如果不来一碗牛肉面,总感觉这一天总是不完整,缺了点什么东西。

   

喜欢和怀念一个地方,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有多美,而是因为这个地方有值得留恋的人或物。 这些年,在兰州习惯了了牛肉面的陪伴,早已难说再见。或许多年以后,提起兰州,我能够清晰回味的还是那碗温暖了我多年的牛肉面,或许我能够想起没有红袖添香的服务员斟茶递碗,也没有高声大嗓的老板热情招呼,只有浓眉、大眼的回族小伙,用含混的方言问到,“二细吗?还是韭叶?要不……”。

    

来不及煽情,已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放在眼前,葱花点点,肉片二三,二块五钱里吃出了五味,五寸碗里挑起了连环。倘若多付一块钱,煎蛋和小菜便能借着这雾气一起升华。


一碗面温暖一座城,这是几个多么充满故事的字眼。讲不出再见,于你于我,一朝相遇,多年温暖。或许如此这般,我应该感到满足,难得在每一个寒冷的冬天,有你温暖。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终究有一天还是要道别。那时候请让我们带着彼此温暖的记忆勉强地说一声再见。此刻情不自禁,耳边又想起那让人留恋回味的传诵诗句:“美味难在期,回首故乡远。焚香自叹 息,只盼牛肉面。





斋月:凌晨三点的吉庆


感谢真主,又迎来一年吉庆的斋月。犹记得还是去年斋月,我们几个朋友,在宿舍打地铺,一起开斋,封斋,一起学习《古兰经》和圣训。转眼已经是在兰州这所学校的最后一个斋月了。意味着太多,太多。花了四年时间,终于习惯了这里的斋月气氛,习惯了一起享受吉庆的那些人,却在这个毕业季不得不去试着说服自己去努力:珍惜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斋月。这个声音越来越近,响在了心里。正因为是在兰州的最后一个斋月,所以很特别,很值得祭奠,很值得去珍惜。不伤感,因为斋月是吉庆的日子,尽管毕业带走的不仅仅是大学时光,还有斋月的种种情节。


年年斋月都有新的情节,今年情节特别让人感到意外。考验似乎比以往要大一些,因为今年学校上级领导决定不给封斋的学生在夜间开门,让学生们出去餐厅吃饭。我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是真主知道。这是一个考验,考验也是慈悯的一部分,或许因为这个考验,今年斋月我们收获的将会更多更意想不到。于是乎,有一群可爱的人儿,租房子住在外面,在凌晨三点为学校里的每一栋楼封斋的兄弟们送热腾腾的饭菜。凌晨三点的吉庆,在兰州,在西北偏北。每当我们几个兄弟,把饭送到兄弟们手中,听他们说悦耳的赛俩目和鼓励时,我感受到了吉庆。这吉庆,透过兄弟们的赛俩目,划过了兰州的夜空,住进了我们心里,温暖了彼此。


为学校里的兄弟们送完饭,我们会赶在闭斋前的一段时间,几个朋友找一家夜间营业的清真面馆,坐下,喝着茶,吃个拌面或者其他西北的拿手面。用家乡话聊天的时候,面馆老板也会显得有些无奈,我猜他们要么是青海循化的,要么是临夏广河的,不过说不准,但是敢肯定的是店里的面是确实好吃,或许是因为斋月里有吉庆的缘故,我平时里吃面情节不多,但是斋月里却发现,吃了一碗还想吃,有时候感觉还是空空的,往往因为碍于面子以多喝面汤代替。闭斋了,几个兄弟和面馆老板道赛俩目,愿真主的平安在他们上,老板也是很热情,很舍不得我们走。


我们回到我们的租的住所,那是学校附近的一处人家,租了两间房为了过好斋月。我们把两间房子布置得有些让人赏心悦目,忍不住常来想多住上些日子。一起住的除了我们几个大四的,还有几个大二,大三的学弟,他们往往和我们有不一样的担心,因为他们还要上课,写作业。而对于我们几个大四的来说,显得有些无所事事,最头疼的就是几个纠结于开斋的时候去吃什么好吃的。当然,兰州这个地方,从来不缺乏美味的清真穆斯林美食,这也让我更加喜欢和陶醉在斋月的吉庆之中,无法自拔。也不愿意挣脱。


喝了几回合茶,我们漱口,然后我们会在日出天亮之前,完成早晨的礼拜和祈祷。嘹亮优美的古兰经诵读,总让人忍不住感谢真主多一些,多一会儿。在这几个少年的堵阿宜(祈祷)中,我想会有这个世界的安宁,这个世界的平安,还有斋月的恩典和感激,就像是凌晨三点送去的热腾腾的饭菜和其中饱含的那份情意和吉庆。或许有一天,你相同地经历了,就不用我去大肆渲染和描绘,你就从心底自然而然地体会了。


感赞安拉,做完晨礼,我们学习了一下《古兰经》,每次学《古兰经》都让我觉得我应该把毕生精力花在上面,可是白天。等太阳升起,又会被现实的忙碌和迷惑把这份对《古兰经》的爱和抚摸搁置,有时候,甚至一搁置就是好几天!想想,是多么亏折和愚蠢的做法,希望真主能够引导我战胜私欲。


最喜欢斋月兰州的清晨,晨曦中,学校附近的那一片田野,成了我们晨练的主战场,乘着清晨的微风,我们在田野里逛逛阡陌,打量打量庄稼的长势,掐算掐算农作物的收成。运气好也会偶尔遇到一两个野鸡,几个朋友跑得飞快,尽管最后还是无功而返,倒是那份想用野鸡肉开斋的举意听来格外令人想去鼓励加油呐喊助威。只是在追逐的过程中忽略了自己是一个斋戒者,体力和平常会有所不同。当然,追不上也是情有可原了。不过话回来,那份追逐的热情还是值得肯定的。大汗淋漓的站在晨曦中,也算是一种晨练了。比跳广场舞,聊八卦,实在有趣多了。


兰州斋月中午时分的时光是令人记忆深刻的。火辣辣的太阳接管了这个城市的大小场子,晒得人们把唾沫都吐到一清二白。也是在这时候,发现斋戒的考验有些大。如此热的天,吃不了西瓜,喝不了奶茶,饮不了冻冰……但是我们丝毫没有抱怨,相反觉得很幸福。因为我们斋戒了,得到了真主的喜悦,那价值岂能是几块西瓜和饮料解暑能够换来的。有挑战的东西才值得追求,斋戒者在炎热的中午,显得有些格外不同,但是谁能理解他们心中的那份坚韧和期待以及幸福的追求。谁能懂?我想每一个斋戒者都能够说上那么一两句。


斋月傍晚时分快接近开斋前两小时是最特别最难熬的。当然,对于有兴趣爱好的人则不然。因为转移注意力容易让你感觉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昏礼的邦克声已经响彻耳旁,友情提示,别只顾吃西瓜或甜枣,忘记了早早的站上礼拜毯,为真主真心诚意的鞠躬,叩头……相比于中午的酷热,傍晚时分的凉爽倒是让人觉得有几分爱意,这时候我会选择去球场和穆斯林兄弟一起打打篮球,以打发开斋前的传说中最难熬的这一段时光,在球场上跑跑跳跳,不免也是迎接开斋时刻的一种方式,倒是乐在其中。建议身体瘦弱者还是无福消受比较好。因为考验是慈悯的一部分,安拉要慈悯谁,必先加以考验。


被邀请开斋是昏礼后比较吉庆和常有的情节,答应穆斯林的邀请也让我们经常被善待。斋月,大家都想多揽一点回赐,想想还是应该鼓励的。谢谢每一个善待我们的男女穆斯林同胞,愿真主慈悯你和你们的家人,两世吉庆。就在互相鼓励共勉得比较起劲时,一碗热腾腾的西北特色羊肉面片已经摆在了面前,大家互相提醒着遵圣行,饭来了要先吃,所以都把目光投向了面片,接下来就唰唰唰吃得又热闹了。


特拉威哈以及封印古兰经是晚上常被提及的字眼和话题。阿訇讲每一天晚上做特拉威哈拜的回赐都不一样,都是非常非常的大,虽然阿訇说的标准的临夏方言让我们这些南方外乡人听起来难免吃力,但是不影响去理解特拉威哈的尊贵和回赐。刚开始两天,我们都只是礼八拜,后来一个兄弟建议说在斋月里多捞点回赐,大家备受鼓舞,所以坚持礼完了20拜,在接下来的斋月日子里,希望一样能够坚持。因沙安拉!


交还了一天的拜功,人们心满意足的散去,各自回到各自的住处,小憩一下,或者和家人聊聊天,暖暖家。我们几个兄弟回到租的地方住下,喝喝茶,说说笑笑,聊聊斋月的一天。然后安然的睡下,迎接全新的第二天,迎接那凌晨三点的吉庆。感赞安拉,斋月的一天就这样愉快丰富的过了,但愿借助此间的吉庆善功和举意,能够最终获得两世吉庆,进入那一直期许和向往的乐园。顿亚(今世)总让人感觉短暂,写着写着,就天黑了,还意犹未尽,就该向彼此道晚安了,连月亮都困了,那么都伴随着这斋月的吉庆,暂且歇息吧......





314宿舍,写满故事


怀念和喜欢一个地方,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有多唯美和独特,而是因为这个地方有那些人,一起走过年华,一起彼此涂鸦,一起留下故事,一起哼唱着罗大佑的《恋曲1990》离开,虽然唱走调了......

   

今年暑假的时候在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偶遇一校友,不经意间聊起在兰州上大学的过往,于是乎翻开了在西北求学的那些青春时光,毕业一年很多情节早已模糊,但关于11号楼314宿舍的种种还是很难忘怀,随便挑一天都是记忆犹新。记得那是2014年7月7日12点30分,我刚考完试回到314宿舍坐在电脑旁写日志,奥斯曼兄弟坐火车应该到成都了,阿布顿拉兄弟在要考试前30分钟准备复习,但是却一直在听《恋曲1990》,苏莱曼兄弟坐在地毯上听肖邦的《第二夜曲》,刚刚听优素福兄弟说他一切都好,伊布拉辛兄弟在QQ空间分享了我拍的视频,楼道里有人拍着篮球走过,宿舍里鞋子乱放着,床上刚睡过的被褥还没整理,桌子上的复习资料还没来得及看,听艾哈迈德兄弟说过两天就要把宿舍腾出来让给大一新生住了,那一刻,感觉要说一句再见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转过头看看窗外,好像是阴天。

     

愿真主慈悯每一个来到这个宿舍,曾来到这个宿舍,住在这个宿舍,以及与314宿舍有关的人儿,你们在我心中是极其可爱的,有圣训传述说,为安拉而相聚的人会得到安拉的喜悦。 在没有荫蔽的日子,安拉将荫蔽七种人,其中之一便是:“为了安拉而彼此喜爱、相见、相离的人”。

   

有些地方,还没离开,就开始怀念。这里上演着太多需要也或许是无需记住的情节,因为已经足够刻骨铭心了。姑且不说舒适方便的宿舍环境,姑且不说想睡就睡的地毯,姑且不说这一群来自天南海北进进出出可爱极了的人们,姑且不说经常响起的悠扬的邦克声和悠长优美的古兰诵读,姑且不说凌晨好几点还亮着学习的台灯,姑且不说每个离开这个宿舍的时候看得出虽然没有眼含泪水但已经快心碎的人们,姑且不说每一个离开的时候握着彼此的手不肯说出舍不得说出的那一句祝安词瑟俩目,很多人选择在心里说.......

    

或许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开始、去更远的远方。如今,三年了,现在剩下的是谁,谁,和谁,屈指可数,近乎寥寥无几了。我们从四面八方而来,现在又将去向四面八方,相聚相离。或许有些残忍,不是每个人都能淡然一笑,说,没事,以后还有机会再见的,再见,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在一起的时候就尽量珍惜了。错过了,之后,我们想见的不仅是彼此,还有流年,还有现实,还有沧桑。

    

 不知道多年以后,在顿涯的某个角落,你是否会暮然回首,想起那人却在11号楼314宿舍。是否记得有这样一群人曾穿梭于茫茫人海中的一小间陋室,往来无白丁,不是每个人都懂的。记忆也不是每个人都舍得去蕴藏的,多年以后,不知道我们是否还会在心里给彼此曾经涂鸦过的那些曾经留一些位置,我知道我们都很渺小,留给世界和时间的只有背影。

    

不管我们忙碌在或者将忙碌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也不管是为了什么而忙,我都真诚的希望我们不要亏折,三年来这间陋室承载的堵阿宜(祈祷)不知道是否已经足够饱满,怀念和喜欢一个地方,不是因为这个地方有多唯美和独特,而是因为这个地方有那些人,一起走过年华,一起彼此涂鸦,一起留下故事,一起哼唱着罗大佑的《恋曲1990》离开,虽然唱走调了。

   

想跟所有住过这里,曾住过这里,现在住在这里,没住过这里但来过这里的那些相互握手说过伊斯兰祝安词的你们再握一次手,再说一句伊斯兰的赛俩目(祝安词),再嬉笑着寒暄一会儿,可是你们已经在昭通、临夏、西海固、河南、兰州、西宁等等地方了。唯一剩下的是为你们的祈祷和你们的名字,一连串字眼开始涌入脑海:穆萨,艾哈迈德,阿布顿拉,奥斯曼尼,阿里,伊布拉,伊斯玛伊,优素福,伊斯哈格......诸如此类的人们,好想知道此刻你们在哪里?在干什么?是否开心,是否想起我,想起314宿舍?

     

考试前,跟朋友说没复习,可是明天就考试了,非穆斯林朋友说:没事,你们不是有真主安拉吗?而且你们封着斋,不适合学习。穆斯林朋友说:没事考前做个堵阿宜(祈祷)就好了。穆撒却笑着说:这个不是重点。当然也这么做了,考前做了堵阿宜(祈祷),考完试做了感谢拜,自认为还是觉得比较完整了,听从自己的内心或许更好,都是被造物,难免很多时候无能为力。

   

离开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不要忧伤。314宿舍,对于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一间宿舍,更像是一个兄弟家园。虽然314宿舍以后再没有我们的情节,但是我仍然记得那个我们一起聆听、分享、鼓励彼此奋斗行善的故事。

    

拉希德想穿过广阔的沙漠徒步走回遥远的家。在旅途中,酷热的太阳使他双脚乏力,浑身没劲。炙热的阳光直射着他的脸,使他汗流浃背,口干舌燥。他几乎不行了,便就地而坐,想休息片刻。这时他看到远处有些鸟在空中飞翔。经验告诉他此处有水。于是他就鼓足了全身的劲儿,朝那里走去。到了那里,他欣喜地发现果然有一口深井,井底有少量的水。

    

拉希德想找个容器盛水,但沙漠里哪有盛水的容器呢!最后他求助安拉襄助他下到井底去喝个够。当下到井底时,他双膝跪地,念道:“奉至仁至慈的安拉的尊名”,然后用双手捧水,大口喝起来。等喝足后,他又往脸上和身上洒了些水,感觉非常舒畅,于是就感赞安拉说:“一切赞颂全归众世界的养主。”拉希德休息了片刻,便要爬上去继续旅行。当他爬到井边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吃了一惊:一条狗由于干渴难耐,在不停地舔井边的湿土。拉希德自言自语道:“这条狗遭到了和我刚才一样干渴的痛苦,但我的造物主安拉赐给了我体力和智力,我能到井下喝水解渴,而这条狗呢?它能像我一样到井下喝水解渴吗?如果它跳进这口深井,一定会粉身碎骨,再也爬不上来。多可怜的狗啊!这可怎么办呢? 为了取得造物主的喜悦,我一定要想办法给它取水喝。”拉希德马上又下了井,脱下自己的鞋,盛满了水,然后用嘴咬住鞋边,爬上井口,给干渴的狗饮水。狗高兴地摇着尾巴痛饮了起来。造物主安拉喜悦了拉希德的善功,由此饶恕了他所有的罪过。

   

南方的乌蒙小镇刚刚下起了太阳雨,我等着雨停了去看彩虹。

 




怎么谢 你说呢


 人生的每一段相遇等时过境迁,再回首的时候,总会让人回味无穷。本不是该念过往的年纪,也不是怀旧的人,却时常想起上个季节在雨中与你的相遇。

   

仍记得,那是傍晚时分,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雨,我撑着一把大伞在雨中走着,赶在下班之前到女生宿舍楼楼下的那家快递公司取走我朋友给寄来的节日礼物。就这样匆匆走着,溅起的水花让很多没带伞的同学开始埋怨起这个天空灰得像哭过的地方来。从我住的宿舍走到女生宿舍楼那边的快递公司有一段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身边不断有人跑过,溅起的水花伴随着几声道歉和抱怨。也让人们开始显得有些后悔来到这个天气变化多端的金城兰州,的确,在这里生活不容易啊。特别是来自南方的孩子。看着每一个没伞的孩子在雨中一起奔跑,我感觉到有点触动,是啊,没有伞为什么不拼命奔跑?

    

正在我庆幸我当初有远见选择买一把这么大的雨伞的时候,我看到前面有一个女孩背着一个粉红色她的书包,扎着辫子,手里提着袋子,里面装着几本书,看起来像是一个勤奋的孩子,她的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明显已经湿透了。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走的如此缓慢?没伞的孩子为什么不奔跑?我多想冲上去找到答案!可惜,我没有勇气!但我还是冲上去把伞举过她的头顶,“可以和你一起走吗?”她微笑着说:“可以。”我看到她乌黑的长发被雨冲洗得闪闪发亮,脸上滑落的雨滴像极了晶莹的露珠,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差别。

   

雨越下越大了,两个初次谋面的陌生人在雨中肩并肩并排共同撑着一把伞走着,伴随着滴滴答答滑落的雨滴,画面太过美丽,或许是上辈子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了这次擦肩而过。雨还是继续下着,我们继续没有说话,继续默默地走着,或许是因为不知道说什么,或许是因为害羞,或许是因为我沉浸在为陌生女孩子撑伞的勇气可嘉之中,陶醉在如此浪漫的画面之中。就这样肩并肩走着,我觉得挺好的,或许不要说话是最好的,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却感觉身旁安静到了极点。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也能清晰的记住彼此迈向前的每一步脚步,以及溅起的每一朵水花。

   

从未感觉到这段路那么长又那么短,真想就这样一直默默的肩并肩并排走着,伴随着那稀里哗啦天公作美的大雨,一直下个不停,一直不要停。可是终于还是到了,我停下来,依然撑着伞,她转身离开,雨滴继续拍打在伞上,她扭过头微笑着对我说:“谢谢你!”……“怎么谢?”当我不假思索说出这三个字时,突然空气和雨滴凝固了,我们面对面站着,我撑着伞,没有被下落的雨滴打扰,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以这样的玩笑去缓解气氛,却让那一句随口说说而已的感谢显得更尴尬。虽然那只是适得其反。我微笑着看着她愣住了,愣了一会儿,然后猝不及防的笑着说:“怎么谢?你说呢?”。

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相遇,让你去相信和赞美这个世界的美好;让你在命中注定还是刻意安排的徘徊中感叹;让你反复循环那些深深浅浅的足迹和点点滴滴的过往。其实生命中的每一次相遇,都值得用心去感悟和珍惜,不管情节如何,我们都应该去品味和歌颂,哪怕是看在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份上。


“怎么谢?”


“你说呢?”





哪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           

——写在读完《追风筝的人》的夜晚


感谢有这样一本好书《追风筝的人》陪我度过了这段颓废于感情纠葛的日子;感谢作者卡勒德.胡赛尼用自己历经磨难的自我救赎让我学会感恩和怜悯;感谢那个可以为阿米尔少爷做任何事的哈桑让我明白:“为你,千千万万遍”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种忠诚;感谢善良朴实的拉辛汗让我领悟到:世界上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救赎永远不晚;感谢那个苦难的年代,让我在悲愤与痛苦中去号召人们珍惜美好的现在。

    

当我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抑制不住眼泪,不争气的哭了,作为一个男人,我感到很抱歉,或许感动其实与脆弱无关。我发现我和阿米尔是那么的相像,一样的懦弱,一样的不敢挺身而出,一样的伤害着自己身边最好的朋友。我感觉像是在读自己的故事,只是别人帮我把故事写出来而已。这种感觉一直伴随着我,直到深夜我伴随着泪水和还算圆满的结局依依不舍合上书本。

    

所有的故事,一开始总是好的,但后来怎么样?我们不得而知。我很陶醉于那时候的阿米尔少爷和哈桑。他们情同手足,一起玩耍,一起读诗,一起看电影,一起放风筝。画面太过唯美。那年冬天的风筝比赛,成为了阿米尔和哈桑最后的表演。或许正如老子所说:“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他们赢得了比赛,却失去了各自最弥足珍贵的东西,在那个风筝落下的巷子里,哈桑不再有尊严,目睹这一切的阿米尔,没有选择挺身而出,放弃了最后证明自己的机会,不,他证明了,他就是一个懦夫。阿米尔的袖手旁观让我开始有了鄙视和愤怒的情绪。而他选择的躲在一旁也踏踏实实改变了所有的一切,应该说成全了一切。当阿米尔为了独享父爱,撒谎赶走哈桑时,我心痛了。就像被狠狠地扎了一针那样疼痛。是啊!就像阿米尔父亲说的那样:“世间的罪恶只有一种,只有一种,那就是盗窃,其他的罪行都是盗窃的变种,当你说谎,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当你诈骗,你偷走公平的权利,没有比盗窃更十恶不赦的罪了。”阿米尔就像是一个大盗,偷走了太多太多本来美好的情节,然而他得到了吗?或许他得到了,他自以为的得到了。

    

阿米尔欠哈桑的太多太多了。那些亏欠究竟何时能偿还?一辈子吗?还是?战争,这个令人讨厌的字眼加剧了这些亏欠的无法挽留和残忍。我总是在想,假如每一个人都只是爱好读读好书,看看风景,放放风筝,那该多好?要是没有这场战争,这个故事会怎样?或许阿米尔和爸爸就不会离开他们的故乡;或许们会搬到哈扎拉贾特去生活,在哪里修建孤儿院;或许阿米尔会改变过去的懦弱,说出真相承认错误;或许,阿里会在他们的苦苦哀求下改变主意;或许哈桑学会了读书,知道了他有个哥哥;或许……可是,那只是我以及很多个亿的人所希望的或许,我们骗不了自己。战争还是残酷的爆发了,犹如一个罪恶的魔鬼,拿着屠刀,生生地将每个人的生活斩断,断得那么惨不忍睹,断裂的道路,倒塌的房屋,烧焦的废墟,狼藉的村庄,无家可归的逃难逃生者……如此这般,让人们找不到家的方向,找不到天堂的方向,或许,主能听到人们的祈祷和求助,帮助他们找到。

    

生活就是车轮滚滚,不会因为你犯错就会停下来。当哈桑和阿里在诀别的雨夜拖着行李执意离开;当阿米尔和父亲坐着油罐车逃离阿富汗;当阿富汗人的生活在硝烟笼罩下洗礼得焕然一新;应该说面目全非。就像阿米尔站在二楼窗户偷偷注视着阿里和哈桑离开时口中哈出的暖雾,在玻璃上氤氲开来,一层又一层,那么清晰又模糊,此刻,失去的不仅仅是对哈桑说对不起的权利和机会,失去的还有家园,那充满温情的土壤,人们曾经那么爱的深沉。那可是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还记得那年风筝比赛放飞的风筝吗?可是这一切变了,看见的除了饥饿,逃亡,还有痛苦的回忆。或许阿米尔那时候会感谢这场战争,让他有充裕的时间空间去忘记自己的过去,开始新的生活。或许这是命运对他一种残忍的仁慈。

    

每个人的命运都像风筝一样,它往更高更远的天空,但却受着那根细细丝线的牵引而无法摆脱。但也正因为有这根丝线的牵引,它才不至于消失在天际或跌落尘埃,而是在空中划出优美的人生轨迹,当这根丝线被割断,就要鼓起勇气去追寻那飘落在远方的风筝,这样才能获得内心的安宁。当阿米尔最终还是说服自己毅然决然踏上自我救赎的路,这是一条再次成为好人的路,这条路不好走,甚至没有生的希望。但是,遍体鳞伤的救赎总好过一辈子不安宁。

    

老实说,我很羡慕阿米尔,至少他勇敢踏出了那一步,虽然最终伤痕累累,差点失去性命,但是他带回了哈桑的一部分索拉博,总算完成了救赎。此刻,我望着窗外的街道,没有了白天的繁华,有的只是几罩路灯交相辉映,没准,我在想,他们也在努力地自我救赎?多希望它们也能开口说话并告诉我肯定的答案。想起这二十年来走过的路,犯下的错,伤害的人们,欠下的对不起,欠下的原谅,不禁没了睡意。一直未曾鼓起勇气去表达,去救赎,或许,该是时候了。

    

人生就是这样,总会生活在某个时限内,那里的世界也许是几年以后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但这又是我们无法突破的,为你千千万万遍,遍体鳞伤还义无反顾,也许这就是人生,人生不能只做值得的事情,欠下的总要去偿还。可是偿还又谈何容易呢?人性的弱点,那残酷的现实,时过境迁的无奈……不过,幸好阿米尔告诉了我们答案,遍体鳞伤的救赎总好过一辈子不安宁。阿富汗人总是说生活会继续,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还是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部落那样风尘仆仆地缓缓前进。时间或许可以吞噬所有的细节,会让人忘记所有。但每回想起那些愧疚的事却感到似乎一秒与一秒之间隔着永恒,你无法将这些忘却,更不可能逃避。勇敢面对才会问心无愧!有人说,事实上,赎罪不等同于幸福,阿米尔给了自己赎罪的机会,却并没有让索拉博感到幸福,或许,我们不可以奢求太多,或许我们可能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但是我们本就可以不做坏人。但是谁又能保证呢?

   

每个人都像是活在属于自己的天空下,看时光荏苒,看岁月斑驳,看繁华上演,看救赎轮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风筝,我们没有必要知道断线的风筝会飞到哪里去,甚至连它的影子都值得去追随,只要你能为他付出真心,它一定就在你所追寻的方向。哪里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飞风筝的刹那,请不要停下脚步,记得去追寻。起风了,眼睛湿润了,不是因为风大,而是因为耳边又传来这样的话语:“我会把风筝追回来的,为你,千千万万遍。”




作者简历:

撒兰应,笔名:枫城穆撒,1991年12月生于昭通市昭阳区小龙洞乡小龙洞村,回族,现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论专业,研究生一年级。从小受伊斯兰文化熏陶,爱好散文写作。作品散见于《思无邪》,《采薇》,《高校文学》等刊物,曾获得全国大学生第四届野草文学奖散文组一等奖,第十一届全国大学生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






 


首届莱麦丹文学奖颁奖典礼

主办:昭通市回族学会、昭通市伊斯兰教协会

承办:中穆网昭通社区

协办:昆明老虎文化顾问机构

赞助:昭阳区农机公司、云南伯格勒牧业有限公司、昭通穆斯林大饭店



原征稿启事及相关公示文章链接:

1、号外 | 首届莱麦丹文学奖颁奖典礼顺利举行  提名作家中现场投票产生一等奖……

2、信仰人生 · 文学表达 | 首届“莱麦丹文学奖”现场投票及颁奖庆典即将开启 欢迎出席

3、号外 | 昭通首届莱麦丹文学奖提名作家产生(地址有变更)

4、号外 | 昭通首届莱麦丹文学奖组委会在昭通召开第一次筹备跟进会议

5、号外 | 昭通首届莱麦丹文学奖征稿启事


欢迎关注中穆网昭通社区,微信号:ynztmsl。昭通穆青公益志愿者、中穆网昭通社区活动唯一发布平台,兼具每月一大期文化电子刊物推送。

欢迎原创文章投稿

小编微信: bdlding

投稿邮箱290979737@qq.com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