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我一直以为我不想念南京,直到在上海的时候看见窗外是梧桐树,然后把临时住的地方当成了家

虚拟关系时代2018-11-07 15:23:41

在上海的前六天,我都住在法租界全家便利店楼上,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对门是一对陌生的情侣,楼下有一个水果店,水果店右边是烟酒店,全家左边是一个生煎包店,外卖窗口卖南方的熟菜。因为我的房东还有对面的情侣不吃猪肉,所以除了熏鱼我也没有买过面筋塞肉、糖醋小排、蛋饺,买了熏鱼之后知道他们都不爱吃甜所以后来我又拎着熏鱼去找别的朋友吃鳝鱼面了。

在和房东对门的情侣有对话之前,我对房东一无所知,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多大年纪、做什么的、什么星座,甚至连名字我都不知道,也没有问过。我一直觉得这些不重要,因为很多认识两年的朋友可能我也不知道他们身份证上写的名字是什么,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情况下住进别人家是件胆子太大的事情。回到北京之后我才感觉到好像这也确实很危险,在上海的时候朋友跟我说“别人财两空”,我回复的还是“我也没钱可骗”。

在房东家的前一晚,房东不在家,我拿着一行地址从虹桥坐地铁到陕西南路,又问了保安、路过的爷爷、路过的年轻女孩,终于找到了他的家,路上他跟我说他的日用品在哪里、浴巾在哪里、他今天不回家,然后我就拖着箱子走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家中,我们的对话和我以前住airbnb房东和我的对话大相径庭,然后我就习惯性的把他称作房东了,虽然他并不知情。我放下箱子朋友骑摩托在全家门口等我去了三个地方我身心都体力不支的回到了住的地方,洗澡的时候看见洗手池有CPB的洗面奶然后我猜测对面应该是住了一个女性。洗完澡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工作门突然被打开了,我第一次见到了门对面的人,但是是个维族的大哥,我惊了他也惊了,然后他拔掉了电饭锅的插头我听到门外有筷子和碗撞击的声音,然后在想他们是不是都在房东屋子里这张大桌子吃饭,我是不是给人添麻烦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走了两公里吃了早饭又走回来继续对着电脑工作,对门的姐姐来房间说要用一下无线网,她问我房东没有回家吗,当然她说的是房东的名字,但是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房东的名字,所以表现的和上课睡着老师喊我回答问题一样不知所措,又问我从哪里来的、怎么来的、房东有没有去机场接我。因为和工作之外的陌生人我并不太会打交道生怕给人添麻烦又怕自己说错话所以在短暂的一问一答,一问三不知之后,我赶紧出门了。临出门朋友跟我说今天会下雨,我拿了房东一把黑色的伞就去了滨江。

从西岸回到住的地方我又继续对着电脑工作,然后在沙发上睡着了。很晚的时候屋里的灯突然被打开,我迷迷糊糊的看见房东站在门口换鞋,我记不得有没有说话了,只记得我去洗澡了洗完回来又对着电脑继续工作。房东进门就打开了手机播放郭德纲直到睡着,几天之后我发现每次他放的都是同一集,我好像还问了他为什么一直听这一集,但我不记得他有没有回答我或者回答了什么了。想到高二那年一个人住的时候不看电视也会把电视打开,因为觉得家里很冷清,虽然我也不知道房东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后来房东还做了牛肉干,是新疆的那种,特别硬,维族大哥后来给我吃新疆带来的零食,杏干、芒果干、果丹皮,都特别硬,真的特别硬。

房东问我叫什么名字,然后说他就喊我小郑了。因为没人这么喊过我,工作以后我也没怎么用过自己的名字所以后来每次他喊我“小郑”我都反应不过来,最后变成了他只要和我说话我都会习惯性的“嗯?”一下,然后后来每次我“嗯?”一下之后他就什么都不说了。凌晨三点多他刚睡着我想上厕所,然后就把他吵醒了,每次把他吵醒他就再也睡不着了,然后他要去工作室,我也睡不着然后就和他一起出了门。他说他要画很多图,然后带着图到北京给人纹身,他睡不着了决定去工作室画图,然后把三盒游戏光盘放进了我的包里。路上他跟我说了这六天里最多的话,他的名字、他的外号、他以前做什么后来做什么现在做什么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和朋友们的组织、他们之前做什么、他穿的衣服是在哪里买的、那个地方有多厉害,虽然当时和后来我加起来问了很多次,但是直到我离开上海也不知道他说的地方到底在哪。走了好久到了工作室,在一栋楼的地下室里,房东到了之后打开电脑开始作图然后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吧,房东和我在去的路上说的一样玩游戏从四点玩到了十点。我在沙发上睡着又醒来又睡着,看投影上他玩游戏像在看电影,一直在一关里不停的重来,如果是我可能就气的不玩了,但房东一直在认真的玩,他跟我说他本来他学画画,后来学射击要当运动员,后来又继续画画了,他在长智齿特别疼,如果没有长歪掉顶到别的牙齿他就不拔了。

天亮又骑自行车回住的地方,然后睡到了中午还是晚上。醒过来是对门的姐姐来敲门,喊我们起床吃饭,关上门我又赖床,然后热腾腾的饭菜摆在桌上,我、房东、对面的维族大哥和江苏姐姐一起吃饭。我真正的自己的家从来没有喊我吃饭,因为我们家不做饭,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把和外公外婆一起住的家和父母弟弟住的家当成只是用来洗澡睡觉放东西收快递的地方。在这顿饭之后的几天我都把“回住的地方”称为了“回家”,然后我做了几件以前我绝对不会做的事,然后决定要当个坏人,不相信任何人。




我们的城市什么时候能告别电线

是哪个天才用建筑物挡住河流,用电线分割天空

那几千米长的电线真的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了吗?

还是把我们隔绝在自己的空间里?

移动电话侵蚀着这个世界,它承诺会让我们永远沟通顺畅

文字信息、不同的输入法系统

将最美妙的文字转化为原始、局限和以及蹩脚的字符

空想主义者认为光线孕育着未来

他们宣称,我们能够在办公室操控家里的暖气

没错啊,因为我们回家时,也没人在等我们

欢迎来到虚拟关系的时代

- 2017 12 02  -

- 2017 12 03  -

- 2017 12 04  -

?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