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他和猫》上

壹枚海棠2018-12-01 02:59:13





《他和猫》


                        文/海棠



他是一个痴睡的人。没有白天,只有黑夜,他的猫总会在夜色将现的时候,用抓子把他叫醒。可这一次,他有一些迟钝。

猫有些察觉,开始用力的舔着他脸上的伤疤,他感到一丝刺痛,不真实,不具体。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早些年曾打过架的街头,和瞬间衰老后依然和年轻时一样的喜新厌旧。他想,是时候起来抽一支烟了。

九月的北方还不算冷,天色也晚得不够急。他赤脚走在地板上,还是感到一股彻骨的冰凉。在没有开灯的房间,四处显得昏暗不及,他冒失的踉跄了几步,打翻了昨夜散在床边的酒瓶。猫的眼睛一下子盯住了他,里面满溢着快要盛出的睥睨。他坐了下去,有些惊怵。

窗外的路灯亮了起来,晃着他的眼睛。他伸手挡了挡,眼睛眯成了逢。恍惚中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那个时候,他偏执狂妄,以为生活能随意捏碎再重造。他突然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孤独。孤独是他的朋友。他不明白这世间的人为什么都不太喜欢孤独,总说它是一只不具像的野兽。只有他没有躲避和退后,诚恳的与它交友。他说孤独藏起了他的丑陋,以爱的名义将他救赎。他是一个无期之徒。




他没有找到烟,家里也没有了酒。他裹了一件大衣,出了门。街上有些热闹,霓虹灯闪得没有节奏。那些走在路上无所事事的人,偷着月光,聊着人间疾苦,情事难付。

他看到一对吵架的情侣,声音很大,他却什么也听不清。女孩瞪大着眼睛,男孩转头离去。他没有靠近,甚至想远离。他数了数兜里的零钱,算着能买几瓶啤酒还有罐头,结果最后还是掂量着能给猫买多少猫粮和小鱼干。生活还是得继续。

他扳了扳指头,想着自己上一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上一个月?三天前?还是这些都不算恋爱,他早就在恋爱里死掉了。


他在酒吧认识过一个女孩,穿蕾丝边的低胸长裙,喷很浓的香水,喝威士忌不加冰也不加可乐。她向他搭讪,夸他长得好看,请他喝了一杯伏加特。他们相爱了一个晚上。他没有留她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再见过面,自然也没有说过什么乱糟糟的情话。

他谈过很多速食恋爱,有些维持了一个月,有些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晚上。他已快记不清那些女孩的样子,或者她们都是一个样子。他甚至觉得那些恋爱平淡得像从未发生一样,他们只是聊天吃饭或者用某种方式相爱。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爱她们吗?是爱过,还是不爱。




他只记得一个女孩,他们相爱了一年六个月零八天,那是他谈过最长的恋爱。他们热恋的时候,两个人整天腻在一起,亲吻拥抱,讲低劣的笑话,喝难喝的饮料。但他们也争吵,一旦触发,便歇斯底里的破口大骂,甚至在大街上撕扯,用啤酒瓶划破自己的脸。

那个时候的他,花心滥情,有着不成熟的冲动与暴力。

想着想着,让他开始有些头痛,他甩了甩头。看到路边有一家卖粥的小店,他去买了一碗抹茶粥,和一些生煎包。他很久没有吃热饭了,他还是无法喜欢上抹茶的甜腻。他打包了一个煎饼和一杯豆浆。胃里有些滚烫,像发了高烧。

回去的路上,已有一些冷清。他突然看到那个刚吵完架的女孩还站在原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低头笑了,不自觉的摸了摸胡子。



他想起以前,在大街上争吵,他总是头也不回的走掉,而她总会等在原地,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因为她知道他会回来找她。

有一次他问她:“你为什么每次都站在原地不走,我很容易就把你找到了。”女孩说:“我就是怕你找不到我,所以我要站在你很容易找到我的地方。”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觉得那一刻的她真是可爱爆了。

他们的最后一次争吵,吵得很厉害,他说了一些难听的话,然后摔门,去了酒吧,待到了凌晨。在深夜,他打车回家,站在楼下,她第一次没有给他留灯,他开始觉得不对劲。

他冲上了楼,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嘎吱”的响声,客厅,卧室,厨房,阳台,衣柜,沙发,窗帘。一点影子也没有。她不见了,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她消失得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家里的一切都是原来的模样。她连猫也没有带走,所以他总觉得,只要猫还在,她就一定会回来。尽管他一直都不喜欢猫,也从不给它喂食和洗澡。他们也曾因为猫而争吵。




在她离开后的那段时间,他的日子过得天昏地暗,他删掉了手机里所有暧昧的女生,手机24小时开机只为了不错过她打来的电话。一天,两天,三天……没有任何讯息,他终于开始相信她或许真的离开了。

这样的冷静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在一个晚上爆发。他扔掉了她所有的东西,撕了他们的合照,甚至赶走了她的猫。他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好像空了一个洞。他冲下了楼去找她的猫,猫没有走远,就在楼下哀叫。

他哭了,抱着猫嘴上不停地说:“你在,你都在,她怎么就不在了。”像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从那天起,他突然开始喜欢上了猫,说不出任何原因。


马路上的汽车簇拥着挪动,像是灯火通明的街市,一眼望不到底,也无法走到尽头。他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找不到一盏灯是为他而亮的,他已习惯了这样的失望,就像他的附属品,已是身体的一部分。

城市的热闹,与他无关,他与这个的世界的缘分大抵不过是相互共存的关系,世界给不了他想要的,他也给不了这个世界什么特别的意义。他们只是如此停留,再等到某一时刻道别。



他是一个作家,或许也不算,他只是一个代笔,文章常常一字不改的就被冠上别人的名字发表出去,或许是因为写大量的代笔稿得来的代笔费常常要多出稿费的好几倍,所以他已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攒着一点虚空的想象,那无非是一种冰冷而俗气的自我虚荣。

他喜欢在夜晚写作,喝冰冷的水,再赤脚在地板上走动。有时会在深夜去楼下的便利店买三明治和一些啤酒,他很喜欢这种24小时营业的店铺,这样就好像自己一直被它记挂着。

在这个城市待了这么些年,熟悉的街道也不过就那几条街。他的工作可以使他不用经常出门。但他常会在晚上遇见一些喝得烂醉的人,或者蹲在街头大哭的人,他总觉得这个时候的他们,才是最真实的,一面的脆弱一面的孤独。夜晚的城市啊,才是真正的模样,等到阳光再浓烈一点,假面戴在身上会更顽固。

站在楼下,发现屋里的灯亮着,他有一些迷糊,望了望门牌,没有走错。手中的塑料袋被风吹着发出窸窣的声音,他楞了两秒,走上了楼。


 

未完待续




请留言,

续写你认为的后续。

看一看,

我们所能想象的

是否一样。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