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当我吃“兰州拉面”的时候,我在吃什么?

睡不着的月亮2018-12-05 17:15:25

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

                            ——《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村上春树



纵然我对于开满全国大街小巷的“正宗兰州拉面”嗤之以鼻,但每过一段时间,还是会忍不住踏进这一个个拥有着其丑无比的配色和logo设计的门店,去点上一碗甚至没有妈妈做的普通“拉条子”好吃的“牛肉拉面”,吃干抹净,汤都不剩。

每次吃完之后我都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隔壁的沙县小吃的小馄饨不够物美价廉,还是对街的重庆鸡公煲味道不够香醇浓厚?要来吃这个青海拉面

答案是肯定且唯一的:乡愁

不提余光中的经典诗作《乡愁》了,众人行文凡提乡愁,必提他老人家,实在没有新意也难免落入俗套,屁大点事搞得生离死别也确实不好!

我的乡愁倒还不及海峡两岸一衣带水却难归故土这么悲怆,只是不得以需要寻些熟悉滋味罢了。

四川重庆的朋友走哪必对当地正宗火锅了如指掌,两广地方的,茶餐厅、桂林米粉店轻车熟路,更不提全国各地的特色乡味儿。

所以,游子纵使去家千里万里,胃必定是最诚实的。

屈指一算,我离家求学也已四年有余,初来上海那可真的是乍到,闷热潮湿的气候,平坦的地平线和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如同外语的吴侬软语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当然也包括饮食。

没来之前,便听在杭州工作的表哥说“江浙这里的饮食,一定能让你经历体重暴减又暴增的过山车式变化”,现在摸着因为习惯了甜食日益突起的小肚子想来,果然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啊。

什么都是甜的!这是我对上海的食物的第一印象。

各种蒸、煮、炒、炸、涮,没有一个是他们做不成甜的的,全国的烹饪技巧在他们这里看来都是殊途同归——甜。后来渐渐习惯了,也会发现,原来,甜也分度的。

什么都可以炒!这是我对上海饮食的第二印象。

大学期间就领教过脑洞没有最大,只有更大的食堂菜,凡是拖进食堂洗菜池的食材,无一幸免地全都出现在我们的形色各异的餐盘里,炒黄瓜(我前18年的记忆里,我只拿黄瓜当凉菜,也许是孤陋寡闻吧),炒各种水果,炒各种糕点......匪夷所思群锅乱炖

说回牛肉面,这是一个说不尽道不明的东西,已不再是单纯的食物,更是一种情怀,一份沉甸甸的乡愁,在平日里深深掩埋,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在加班结束的深夜街头,在寒风骤起裹紧领口的冬日,从记忆里飘出,刺激着味蕾,滑过了食道,掉进了胃里,让你中毒,吃下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方才解除



牛肉面

清晨四五点

街道边满是油污的道牙子上

一手端碗一手捞面

蒸气氤氲的小店里

男女老少熙熙攘攘

二细、韭叶、大宽的吆喝声

辣子多些蒜苗子多谢的叮嘱声

肉蛋双飞吃面喝汤

油泼辣子小葱蒜苗

吹气吸面搅拌

端起大碗仰头喝汤

睡眼惺忪的脸在碗后面

汤喝完了

面吃完了

太阳也升起来了

兰州人的一天也开始了


——《兰州人的一天》



老板结账”“15”

我扫了贴在墙上的二维码,付完款匆匆走出店门,抬头看看不觉得那么讨厌的门面,胃暖暖的,松了松领口,消失在夜色里,权当一切没有发生过。



睡不着的月亮

一个深夜话匣子


酸文|渣图|神曲|烂剧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