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武汉力量:公益让江城“每天不一样”

公益大爆炸2019-01-16 04:02:44


左右滑动查看歌词

走在南方周末的街头

沿江大道的青年的自行车后面的自由

温暖的阳光把我包围了

让我暂时忘了北方的寒冷是否还有

户部巷一眼看不到的尽头

黄鹤楼在雾气中还挺着胸口

长江大桥下的轮渡还没走

一会功夫我就从武昌到了汉口


民谣《武汉》中的开头几句歌词,可作为公益人周升磊半年多来的写照。


作为正荣公益基金会“武汉力量”项目的负责人,走访公益机构,寻找合作伙伴,是他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这位来自山东的汉子,在武汉度过“最热的一次酷暑”之后,渐渐习惯了江城湿闷的天气、拥挤的街巷和热干面的味道,也对如何用公益为这座“百湖之城”、这个“千湖之省”蓄能有了自己的思考。



周升磊走访荆门义工联


为减防灾事业播下种子


“武汉力量”发起于2016年8月。当时湖北多地遭遇水灾,1800万人次受灾,69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70.7亿元,这场洪灾也被认为是湖北继1931年、1954年、1998年之后的第四次特大洪灾。刚进军武汉的正荣地产为灾情牵动,特意捐资在正荣公益基金会下设立专项基金,用于支持当地民间力量开展减防灾项目和社会创新行动等。


周升磊受命负责这一项目。他有着七年的社工学习经验,读完中青院研究生后,应聘来到正荣公益基金会从事和平台项目的工作。周升磊在和平台工作了半年多,深入了解了不少支持性组织。


尽管有着这些经验,但“武汉力量”刚起步时周升磊仍很纠结,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得起这个担子,毕竟这是一个初设的、开创性的项目。可减防灾工作迫在眉睫,他只能勇往直前,不管水深水浅。


项目招标是第一步。公告发布后,很快有些湖北公益机构报名,通过多维考量和实地走访,“武汉力量”筛选出三家进行资助,涵盖灾害中自救互救的技能培训和灾区留守儿童的心理支持。


南漳蓝天救援队

南漳蓝天救援队在学校开展减灾培训


救援队成立于2015年8月,是南漳首家以民间应急救援、减灾防灾培训为主要服务内容的社会组织。2016年洪灾中,他们奔赴南漳灾区一线救援,转移群众,摸排灾情,连续奋战十二小时。在7月份武汉灾情告急时,救援队成员自掏腰包,前去增援。洪灾过后,他们又迅速在学校开展了减防灾培训。


10月份,南漳蓝天救援队成功申请到“武汉力量”的支持,开始对灾区学生进行系统性、针对性培训,目前已在不同学校进行了四次。这是他们第一次得到专门的资金支持,开始有专职工作人员,之前都是志愿者在做。“讲课的时候,让老百姓、孩子们学到之前从不知道的又能救命的技能,看到他们恍然大悟、眼前一亮的表情,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队长袁明杰表示。

南漳蓝天救援队指导孩子做正确的心脏复苏


荆门市心理学会

荆门市心理学会也得到了“武汉力量”的资助,为重灾区留守儿童提供心理支持。在和当地政府部门、学校对接后,他们为学生做了心理健康量表测试,并为实验组的班级开展了三次心理辅导,包括张开隐形的翅膀、儿童防性侵等。协会秘书长李静说,今年上半年他们准备开展十三次辅导,每两周一次,课程表单目前已经排好。


在李静看来,在辅导中平等的态度是最受欢迎的。留守儿童普遍渴望陪伴与交流,而隔代抚养只是照顾其生活起居,谈不上交流。“孩子们非常期待约定的时间,会自发的下楼迎接我,还会喂我吃零食,就像我是他们的大哥哥,走的时候还会一直送到校门口。”


荆门市心理学会秘书长李静带孩子做课前热身


荆门义工联

荆门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简称:荆门义工联)通过问卷、访谈等形式全面了解灾区留守儿童的需求,在此基础上,他们开设了四点半课堂和周末的亲子或朋辈互动活动。


周升磊介绍说,因为这些孩子父母在外地打工,放学后基本处于无人看护的状态。最初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做课后辅导,提高孩子学习成绩。但双方深入沟通后,都觉得养成一个好的习惯比提高学习成绩更重要,四点半课堂的内容因此丰富起来,包含了减防灾技能、防性侵意识、兴趣小组的建立等。


荆门义工联为留守儿童家庭做需求评估


不到半年,“武汉力量”的种子便撒播出去,并在减防灾事业中萌发出勃勃生机。周升磊一方面为此感到欣喜,另一方面仍觉得不太满意,在他看来,2016年只能算是一个探索期,“武汉力量”还未能完全发力。


打造湖北的公益生态圈


走访之余,周升磊陆续探寻了江城的多处名胜,瞻仰过了“学大汉武立国”的牌匾,骑行过了东湖,参观过了省博,游览过了昙华林,登上了黄鹤楼,俯瞰了长江大桥,穿过了户部巷,尝到了地道的武昌鱼,吃到了最正宗的热干面蔡林记,买到了非假冒伪劣的周黑鸭,横渡到汉口江滩,挤过了汉正街,在江汉路的夜半歌声中漫步,在原租界地带民国老建筑的脚下前行……


“武汉力量”在襄阳举办公益沙龙,远处是周升磊


在对武汉的街巷、味道日渐熟悉的同时,周升磊也对湖北的公益氛围日渐了解,并概括出湖北公益的四个特点:

一是公益组织存量少,多为志愿者组织,专业机构很少,增量也比较缓慢;


二是公益生态圈发育不良,公益生态链条不完整,政府、高校、企业和社会组织互动特别少,基金会数量相对来说也很少,且多为官办;


三是多数公益行动还是传统的救助,和现代的公益阶段有一定的差距;


四是武汉的社区营造有其自身的鲜明特点,比如全国文明社区示范点、荣获首届“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的百步亭社区,多年来保持着十个“没有”(偷、盗、火灾、越级上访、黄赌毒等)的纪录,但总体来看,武汉在社区营造方面与北上广深、成都、苏州等城市还存在差距。


周升磊补充说,“如果在全省范围内比较,湖北公益要看武汉,武汉公益要看武昌,因为武昌被政府选为公益创新的试点去推动。”


荆门市心理协会为孩子们做心理辅导:张开“隐形的翅膀”


根据湖北公益的特点,“武汉力量”制定了2017年的工作计划。

我们只做两件事,一是实现从零到一的突破,二是取得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周升磊解释道,“所谓从零到一,就是推动武汉地区在社区基金或者说社区基金会上面有一个新的尝试,为武汉的社区营造探索一个新的路径。


据了解,社区营造是正荣公益基金会的强项,他们在福州、苏州、长沙等地开展过试点,也曾去国内多个城市和港台地区参访,学习经验,将其汇集成《新公益——社区营造专刊》;同时,还发起“你好社区”项目,通过共建社区认知园和社区书院,引导居民参与,营造城市社区新生活。


“一加一大于二,就是通过多方联合形成聚变,推动社会创新。”周升磊介绍说,他们的主要方式,一是通过与在地的公益机构合作,在湖北尤其是武汉举办一些公益沙龙、论坛等,以此盘活全省的公益氛围,期望能够打造政府、高校、企业和社会组织的交流平台;二是寻找合适的组织,对湖北全省的公益组织进行一次调研,形成一份具有政策倡导作用的报告;三是通过小额的资金支持、能力建设以及资源链接的形式,来支持整个湖北公益组织的发展。



“打造生态圈是公益的高级阶段”,爱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王兵的这句话让周升磊印象颇深。不过在周升磊看来,这既是高级阶段,也是基础阶段,尤其对于像湖北这样公益力量薄弱、公益发展原始的中部省份来说,公益平台型的组织目前还不存在。


周升磊说,临时作为补充,“和平台在其他区域的一些资源可以引入进湖北,这也是一加一大于二的体现。”另外,他们也积极开展全国性平台的合作。3月18日,武汉恩派社会创新发展中心、正荣公益基金会、中国好公益平台、武汉市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将和众多优秀的社会组织一道,联合奉上一场“好公益 心力量”湖北公益嘉年华。


未结之语



随着“武汉力量”的不断壮大,周升磊也与这座江城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日记中写道,“每每夜晚的灯光亮起,打在拥有百年历史的建筑上,又能见证这座城市昔日的繁华,落日的余晖,洒在城市的柏油路上,沧桑历史在行人的脚步下又唤起了新的生机。”惟楚有才,唯才是用,这是楚地的优良传统。回过来看湖北公益,突然觉得和这个地区的文化土壤有密切的关系。”


或许,想把公益做大,的确需要激发一个地区的原生力量,唤醒一座城市的本我冲动。


武汉历史悠久,从3500年前商代的方国都邑,到晋代的武昌、汉阳两城对峙,从明代的四大名镇之首、武阳夏三镇鼎立,到民国年间的“东方芝加哥”,“驾乎津门,直逼沪上”,从九十年代开始坊间传言的“中国最大的县城”,到“满城挖”之后的华丽转身,升级“国家中心城市”,由三镇时代迈向长江时代,这座城市看尽了波涛起伏,见证了兴衰荣辱。


“武汉,每天不一样”是武汉的全球城市形象口号,也是这座江城飞速变迁的真实写照。

如何从历史追溯,挖掘这座城市的公益积淀;如何从日常融入,让公益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味道;如何从未来着眼,让公益成为民间蓄能的湖泊湿地,这些问题,摆放在周升磊的面前,也萦绕在江城的上空。



3月18日,武汉恩派社会创新发展中心、正荣公益基金会、中国好公益平台、武汉市社会组织发展基金会,联合奉上“好公益 心力量”湖北公益嘉年华。活动现场将进行“武汉力量”项目发布环节,敬请关注。


武汉力量,是由正荣地产捐资在正荣公益基金会设立的专项公益项目。该项目面向武汉及湖北区域,通过“创新、有效、灵活”的资助模式,支持在地民间公益组织开展灾害服务项目、社会创新行动等,以聚合多方力量,助力当地的公益行业发展和社会建设。


本文由公益大爆炸原创,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获取授权。


公益boom ∣讲诉公益圈的那些事儿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