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他今年92岁,他没有参加过抗战,他是我爷爷

TSITE2018-11-19 09:14:09



昨天,祖国用一场大阅兵,纪念了所有的苦难、牺牲与胜利。很多老人自发的聚集在一起观看了盛况,激动不已,谈吐间倾诉着岁月的蹉跎,时间模糊了他们的记忆,以及那些承载着他们一生喜怒哀乐的往事。然而对于他们来说,很多能够被回忆起的人和物,大都已经不在了。




1937年11月13日,日军从上海向西进犯,苏州全境沦亡。据1939年伪吴县知事公署《事变损害统计表》载,全县13个乡镇被毁房屋7927间,被害居民6774人。又据1937年11月21日日本《朝日新闻》晚报载,日军入苏州城俘中国士兵2000人,奉密令全部杀害。据此估算,自8月13日至苏州沦陷后,日军在苏杀害军民逾万人。


▼图为遭日机轰炸后的苏州石路地区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爷爷,那个曾当过兵的92岁老人,那一年,爷爷才15岁,他还在乡下种田。他出生在无锡梅村,从小就没见过父母,是靠亲戚养大的。那年代的农村都是非常苦的,但他还是通过各种办法学会了识字和写字,我很小就懂的看报纸,那是因为爷爷教的。


▼抗战胜利后苏州吴县各界在体育场庆祝“双十节”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政局很不稳定,社会也比较动荡,爷爷为了生计来到了苏州。根据他的记忆,从抗战胜利到解放战争结束,他一直在一家位于广济桥的名叫“三新旅社”的旅店打杂工。


▼旧时广济桥附近



所以爷爷并没有参加过什么抗日战,且只是个小兵,于1950年的时候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后来复员回了苏州,这才认识了我奶奶。对于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当时去参军,并没有太多的满腔热血。没人管,没吃的,所以就去了,就这么简单。


▼奶奶陈宝珍(左) 爷爷朱力炬(右) 苏州园林摄



1950年11月,爷爷所在的第26军编入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在抗美援朝战争中。26军歼敌3.8万余人,居参战各军第5位。当时,爷爷所在的炮兵19团一直驻守在山东蓬莱等海防重地,没能去前线,我问他是否有遗憾,他说:“每一个退伍军人其实都有一颗上战场的心。”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是用标准的普通话说的。


▼当时爷爷的左边眉毛上还没有伤疤



抗美援朝结束后,按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进行复员,爷爷回了苏州,安排在了建设局,炮兵测地员继续做着测绘工作,这也算很对口吧,后来又到了房管局,日子也算安稳,直至文化大革命。


▼奶奶怀孕期间 肚子里的是我父亲



文革时期,我奶奶经常会被人质问是“支派”还是“踢派”?(支派,支持苏州市新成立的革委会。踢派,坚决踢开革委会。都坚信自己是正确革命路线的代表。) 四十多年前同样是文雅的苏州人,却较量的惊天动地。被经常提起的事:爷爷有一次被踢派抓去关在观前街的一个地方,那地方关了很多人,有些到最后都没回来。为此,全家人万分着急,后来爷爷被一亲戚去救了出来。对了,当时的观前街不叫观前街,叫“东方红大街”。


▼奶奶(左)爷爷(右)曾祖母(中)我父亲(小孩)



文革后,爷爷被重新安排工作,去到了当时位于桃花坞的石棉厂。奶奶则从解放后就一直在苏伦纺织厂工作,干活很拼命,很多次被评为先进劳模,虽然她根本就不认识几个字,但也是位老共产党员。直到后来退休后担任起养育巷居委会主任,也是每日天没亮就出门,天黑才回家,我们都戏称她为“太平洋警察”,因为她什么都要管。


▼奶奶陈宝珍(左一)



因为家庭的原因,我和我表妹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依稀记得,每天爷爷都会给我们零花钱,中午放学后也都能吃到爷爷做的特美味的饭菜,记得苏州第一家KFC在观前开业后,爷爷就模仿起怎么做炸鸡,还有那个土豆泥,口味简直一模一样,可惜自从爷爷中风后,就再也没机会了。爷爷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一个人,他唯一一次生气发火的情形,我到现在还记得。


▼我(左)奶奶(中)我表妹(右)



表妹说她自己是越长大越好看,说我是反过来的,越长大越难看。那时候的养育巷,有一家饮食店,主营是生煎包,还有面,粽子。爷爷在里面售票,奶奶是掌柜。我放学后经常去做半小时杂工,然后换得一份生煎包,所以说应该是吃生煎包长大的,难怪脸这么圆。现在回忆起来,我对两样东西特别有印象,一个是粮票,二是爷爷的那把算盘。


▼养育巷饮食店 爷爷(左)奶奶(右)



我的很多第一次都是爷爷教的,骑车,看报纸,下象棋,折纸,打羽毛球等等。我家那时对面有一个小广场,夏天晚上的时候,会聚集很多乘凉的人,而早上就是我们打羽毛球的场地。狮山桥当时还没完工,我就拉扯着爷爷把车骑到了桥上,然后一起往下冲,我头也不回的一口气骑到了家里。慢慢的,我发现自己长大了,骑车越来越快,羽毛球也厉害多了,而爷爷,越来越老了。


▼深圳探亲



那一年,爷爷中风了,很突然,落下了半身残废,我记得那时候我刚去园区工厂实习,主动要求换上晚班,白天我好去医院推他去针灸复健,这段日子持续了很久。在我脑海里一直很矫健的人,对于这样突然的变故我一时间无法接受。然而他却一直很乐观,从不对我抱怨和难过。这种向前看的精神状态,也帮助了我很多。出院后,一直喜欢到处转的他突然失去了行动能力,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辆合适他的残疾人电动车,由于他是右边残疾,还找人把转速把手改装到了左手,他特别开心。




中风已经十几年了,如今的爷爷还是那么的乐观,偶然还打打麻将什么的。去年的时候做了心脏手术,记得进手术室之前,我和他聊了几句,他说做完这个就好了,没什么事,还叫我早点回去休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今年夏天又去住院了



木心说,“悲伤是重量,我怎么也轻不起来。”


那代人经历的悲壮和创伤是永远轻不起来的重量。每一段故事都深沉地、切身地从那段历史中体会出来,其中不乏痛苦。当责任和生存背负在肩,使他们只为付出,不求回报。他们用纯粹的心和坚韧顽强的力量,支撑起一个家,一个梦。




这代人不轻言放弃,单纯的信念也从不会因为苦难而崩溃瓦解。当他们习惯了担子的重量时,无论如何也放不下操碎了一生的心。儿孙满堂,膝下承欢,他们总会忆起过往,忆起那些沉在心底,附了尘埃,却值得感叹的“最好时光”。毕竟,回忆是奇美的,因为有微笑的抚慰,也有泪水的滋润。


▼94年的时候我在家门口拍的,这地方认识么?



这是我爸,我想用这张照片做结束

因为我找了很久,发现这张照片的笑是最纯真的

苏州手表厂,后面是北寺塔

多好的年华



感谢你们





前几个月,“家•春秋”来到苏州传媒学院做分享,我去听了,感触很多,回来后就一直想做点什么。我觉得“家·春秋”最终的目的,就是让每个人都成为记录者,成为一个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家族的人,最后汇聚起来,自然就是我们国家的历史。如果他们还在,你还可以听他们的故事,这比什么都重要。很感谢“家•春秋”的启发,我一直在关注着你们的影像记录。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