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你关注的那些网络大V,其实是吃热干面长大的.

YOBOSS2019-08-27 14:47:11


“现在是早上 8 点,从现在开始倒计时,只要你在 4 小时内赶到北京、上海、广州 3 个城市的机场,我准备了 30 张往返机票,马上起飞,去一个未知但美好的目的地。”


“那些追梦成功的人正在逃离,他们去了澳洲,新西兰,加拿大,美国西海岸。那些追梦无望的人也在逃离,他们退回到河北,东北和故乡。还剩下2000多万人留在这个城市,假装在生活。”


以上两段文字分别出自于去年七月由新世相发起的《4小时逃离北上广》事件,和今年七月的爆文《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




即便形式不同,但这两篇文章的到来无疑让因生活喘息急促的在外工作者,有了思考的空隙。不出所料,它们最终以500多万与接近200万的阅读数据传播到了不同行业群体的朋友圈。



当现实支撑不起梦想,两者发生碰撞产生自我质疑及矛盾后,取舍便从选修课变为了必修课。


是选择做一位执着于追梦的理想主义者,还是回到熟悉的城市过自己退一步就是家的生活,仿佛成为了当今北上广工作者的普遍社会焦虑问题。


可即便如此,仍然有着一窝蜂在毕业后选择奔赴北上广圆梦的青年。


而在武汉,也有着这么一群选择了北上广,并且在各自所涉及的领域发着光的人儿们。


这次,我们采访到了他们,想让你听听他们的故事。





“今年是我在北京的第七年,当时选择北漂的原因是因为考研没考上,正好果壳网成立不久,在招编辑,和主编比较投机,一拍两合,来了。”


在花蚀涉及的领域,他认为自己做的最正确决定,是在微信公众号第一批公测的时候挤了进去,创建了@果壳网 这个微信公众大号。


解决当下问题,专业且有趣,是花蚀认为果壳网需要做的事情。


在2015年,彭于晏因@上海城事资讯 发布的3M口罩造假事件新闻引用了其自拍一事,打趣回复后。




果壳网便推送了一篇大意为 —「口罩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但你戴口罩的方式不正确」的科普类文章,并得到了彭于晏的回应。




果壳网的slogan是:科技有意思。


花蚀一直在这么做。


而到目前为止,果壳网的微博粉丝数有了近727万人,公众号粉丝数也已达到了250多万,堪称行业标杆。



当问到花蚀离开武汉后的个人感触时,他说 ...


“刚来那两年特别欠热干面,到处去找。公司离双井很近,那儿当时有个推车的小贩在豆瓣上很有名,于是老跑去吃。那个老板生意越做越大,租了店面,卖的东西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可味道滑坡了。有一次,他突然开始卖起了豆皮,我兴奋的买了一份发现什么玩意,根本不是武汉的豆皮,就跟老板吐槽,他还跟我瞎鬼款,后来就不去了。最欠的还是豆皮,不过现在就算是武汉做得好的也没几家。最容易能过上瘾的是重油烧卖,尤其是冬天,淘宝买冻的,到了自己一蒸就好了。”


“世界太大了,应该多看看。看着看着,发现武汉已经回不去了,去的地方又未必会一直待下去。今年的北京之冬真冷啊。”




“来北京八年多了,毕业后就来了。因为我认为,人在年轻的时候总得历经一次北漂。”


近几年80末90初青年在自媒体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除了深夜发嗤徐老师,胡辛束外,卢翼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


按快门为生,曾混迹于时尚圈、娱乐圈、互联网圈。拍摄过汤唯、袁立、柳岩、李小冉、胡夏等艺人。


之后,小翼凭靠着自己的细腻,创建了微信公众账号@一个人Alone。


在很多人眼里,情感类的文章非鸡汤便是毒鸡汤。而卢翼她有着自己的理解 ...

“我的文章不是什么大道理,更多的是每个人生活中都会遇到的一些小感悟小情绪小道理,看似满满鸡汤,实际加了芥末,一个不小心就呛哭了。”


两年的时间里,她创作了无数篇10w+。



在彭浩翔彭导公布即将拍摄春娇志明第三部时,一个人Alone以一篇《余春娇,请你放弃张志明。》高达150w+的数据吸引到无数人的共鸣。而在《春娇救志明》上映前,片方找到小翼,进行了明星采访 & 视频拍摄 & 文章的深入合作,成为了该片独家自媒体合作平台。




今年,卢翼外出采访了北上广城市中的一群「一个人」,想将这些「一个人」的故事送给每一个「一个人情人节当天她发布了此视频《一个人好着呢》,最终获赢得了近1200万的播放量 ...


还有柳岩的关注。




“毕业那年,一个人临时决定离开,瞒着家里,拖着超大行李箱十几个小时站到了北京,住在朋友刚租的房子在天桥,每天坐一个小时公交到青年路上班,做设计,工资2000。想起觉得日子很近,可8年就这样过去了。”


聊到平时怀念热干面时会如何解决,小翼说平时会选择和朋友相约去吃湖北菜馆,父母也会偶尔寄一些家里的味道给她。


“我心中的「一个人」是我们每一个人,孤独是每个人的常态,Alone不是Lonely,我们都是一个人活成一个队伍。”




微信公众号上,她是@西瓜姑娘。微博上,她是拥有17万粉丝的@吃牙齿的怪物。私下里,她是一个「猫奴」。



2015年,晶晶觉得自己生活状态出现了一点儿问题,于是选择在那年春天去往了北京,到现在快三年了。


“在武汉的工作让我十分痛苦,刚毕业的时候其实拿到了一份互联网公司的offer,但爸妈没让我去,心里一直念着这件事儿,在武汉工作了两年多,实在没办法继续了,整个人状态也不好,决定勇敢一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至于为什么去北京,是觉得机会多,人好玩,早年在网上认识的很多朋友也在北京,他们过得不一定富裕,但都很满足。我想去看看。”


晶晶和大多数怀揣梦想女孩儿一样,不妥协也不服输。


同样,晶晶也是位追求十全十美的女孩儿,这种高要求导致她认为自己的职业生涯里,至今都没有让她完全满意的作品。


即便她的粉丝读者们很爱这样的她。


上个月中下旬,晶晶在自己的公众号上推送了一篇名为《关于回到家乡的隐秘情绪》的文章,文章里有这么一段 — “离开家乡之后,家乡突然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它好像就变成了一个入口,通往更敏感、更脆弱、更像自己的自己的入口。他们说近乡情怯,在外好不容易打磨的外壳,以为刀枪不入,一回到这里,就通通瓦解了。”




提起武汉,她说:“我很爱很爱武汉。”


但她接着说,离开武汉去别的城市工作和生活对于她而言是她做过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因为在很多方面都成长了很多。


“你有怀念武汉美食的时候吗?”

“特别想!经常早上起来很想吃碗牛肉粉,在北京的时候早餐只能是煎饼果子,在上海就是豆浆油条。很难受。好在北京和上海都有很多湖北餐厅,热干面什么的虽然不那么正宗,但也能解解馋。我刚去北京的时候,一个人住在五环那边,合租,刚去也不习惯,总觉得很孤独。有天下班,在华贸那过马路,听见前面有对夫妻在用武汉话聊天,我觉得特别特别亲切,差点上去跟人搭腔。”




晶晶的微博页面置顶第一条状态一直是 — 我要变成一头独角兽,撞翻你们这些asshole。


“武汉人其实有共同的特性:敢闯敢拼一身侠气,有这个傍身到哪里都不需要害怕。我有时候面对困难不自信或者退缩的时候,会暗暗给自己打气:我武汉姑娘吖,我怕过什么。就挺过去了。”




“在北京待了多久?” 

“快5年了吧。刚上大四那会,很冲动,想要成为自己内心所崇拜的那种摄影师,就冲动去北京了,那时候还没有毕业。而且还啥也不会,哈哈哈哈哈哈哈。”


刚去到北京的美林当时没有任何经验,但对于时装天生有敏锐度的美林,想到了从时装编辑助理做起进入这个圈子。在她担任一本男刊杂志的时装助理后,开始了她的时尚之路。



“在你所涉及的领域,印象最深的事情?”

“有一次拍《时尚健康》的内页,陈伟霆。那时候他刚演完大师兄,还没有在内地呆过很久,基本上是习惯讲粤语的,时间也很紧张,2个小时要拍完5个look,我的武汉普通话,他完全听不懂,最后经纪人在中间半翻译的状态,顺利的给拍完了。这是一次印象中相当尴尬的事情。”



美林是一个活泼且稳重的女孩儿。工作上严谨认真,日常相处中又能收放自如。

而我想这也是她适合这一行的原因之一。


我没有和她聊太多,但这段对话之间,我眼前来来回回总会有四个字浮现:我爱摄影。


“会怀念武汉的特产吗?离开武汉后的个人感触是什么?

“通常比较怀念武汉的烧烤宵夜摊,因为北京的烧烤几乎都是甜面酱。毛豆是盐水泡的。刚来北京的时候,特别想吃热干面,就去超市买那种大汉口热干面,自己煮了吃,其实是那个事。刚来北京的时候,武汉的周黑鸭还是卖的散装的,北京是那种真空包装的,那时候觉得散装的就是好吃些。结果现在全国都是一样的真空包装周黑鸭,瞬间没有地域优势了。”


“感触吧 ... 也许路途很遥远,也许这条路很危险,但是我眼中的风景,是你想像不到的耀眼。”



蔡康永曾经对于「逃离北上广」发表过自己的看法,他说 — “大城市最大的问题就是会引发我们对自身无穷的欲望和想象,所以其实你要逃离的不是大城市,而是你自己。”


回到武汉这座城市,其实也有着一些没有去到北上广,却从本地扎根做成了全国有影响力的人物,nG就是其中之一。




近几年「网红」遍地,开淘宝的叫网红,做直播的叫网红,会拍照会打扮的也能称得上网红,和国民老公上街走走也能突然有网红title。所以对于nG,我更愿意称他为视频内容生产者。


因为网红也许是偶然,但内容生产者不是。他需要精益求精。


从前,武汉每日的事件报道我们从经视直播中获取;现在,武汉的本地大事小事儿无疑就看nG。




不会说武汉话的开始感兴趣于武汉方言,不了解武汉美食的突然有了一个科普帖。我想没有人能反驳 — “他给全国网民造了一个武汉梦。”


“我小时候很调皮,做了很多错事。当时大学时老师说取英文名,我想到了No Good,也算是提醒自己不要再做错事。No Good就是nG。其实最初我很喜欢唱歌,也算是受父亲的影响。但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老师从来没有给过我机会去唱歌。高二有次选节目,彩排的时候我唱了一首轰动全场的歌,最后没被选上,气得我回家吃饭流鼻血。到了大学,我又一次参加了歌唱比赛,最终我发现 ... 这些比赛其实都有黑幕,很丧气。”




“在后来,我参加了一场比赛。赛后主持人邀约我参加一场演出给了我200块。作为当时的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拿到劳务费后他问我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找我来,我没回答,他说其实是因为大学生都是廉价劳动力。当时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不过庆幸的是,在那之后我遇到了 — 相机。”


nG第一次见到单反是在路上看到一位伯伯拿着一个超长镜头,在得知那台佳能20D需要两万元后,他再一次丧气了。但这次丧气却没有让他放弃,他开始借各种相机回家研究,直到认识了一个摄影师朋友。用nG自己的来讲便是 — “一个全新的世界被打开了。”




之后,他开始专研,在匠心之下爆红于网络。


互联网时代坏,坏在信息传播速度快,太多信息没被过滤就被传送到大众眼里。而同时,它好也好在再也没有怀才不遇这一说。好的内容产出必定能有好的结果。



“走到现在,全凭热爱。如果没有这份热爱,我想我也不会在初期花了四万块买了当时对于我而言最奢侈的物品 — 相机。”


一个人最满意的生活状态,必定是回头看看以前的付出和决定,都是「值得」二字。我想,nG他是。


“那时我的微博粉丝只有100人。”



我们解决不了大部分人焦虑的根本问题,也不可能制造排除焦虑的机会。可我们仍然坚信,无论选择哪一座城市,都不能被定义为选择前行或是原地踏步。


就像你眼前的这些他们,或许你们是同龄,甚至出自于同一所院校,吃过同一家店的热干面。但他们之所以到达那一层阶梯,必定是比大多数人多了那么一份对待热爱事物的专注。


坚守初心,捍卫自己的梦想,持之以恒,这一份匠人精神的专注终究会给你答案。


毕竟,奋斗的意义仅仅只是奋斗本身而已。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