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天使轮吃沙县A轮田老师红烧肉,身价千万的CEO为什么过得像月入5000

猎手志2018-12-11 16:30:05

来源:本文经铅笔道(ID:pencilnews)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作者:铅笔道记者 杨茅


编者按

穿优衣库,吃盒饭,住合租房……多数人会以为是北上广深“困难群众”的标配,其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身价上千万,却实实在在过着这样的日子。为什么他们身家千万却选择了这种月入5000的生活方式?

投资机构的价值观

一般有过一两轮融资的公司,估值普遍在数千万甚至上亿元,按照创始人的股份计算,说他们身价高达数千万并不是夸张。但是如果只看生活习惯,可能根本无法将其与这一数字联系到一起。

铅笔道记者采访了18位天使轮、A轮阶段公司的创始人。有人表示,在公司天使轮阶段只吃沙县小吃,A轮之后改吃田老师红烧肉。也有人一次买十几件15美元的同款衬衣,只是为了省时间。比起西二旗月入5万的程序员,他们过的日子或许才真的叫月入5000。

注: 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对各家创始人的采访,另根据部分媒体公开报道整理,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工资全公司最低,只够维持生存

可能影响生活质量最直接的因素就是“工资”了。记者问到的18位创业者,多数月薪在8000元附近,也有人干脆不拿工资。一位创始人在2014年工作时月薪已经是3.5万元,创立公司后给自己开的工资却只有1万,“刚刚够维持生存”。

陈辰在耶鲁的学长曾和他谈起国外的情况:“可以把自己的工资设为公司的下限,或者设为上限。”然而在国内,早期创业公司几乎没有创业者会选择上限,创始人的工资一般都是公司中最低的。

2014年年底,陈辰在美国创立了“Saphlux”,从事新式照明材料研发。他也咬牙选择了下限,每个月只拿3000美金的薪水。这个数字几乎等同于当地最低的薪资标准。

事实证明,陈辰选择为公司“省钱”是对的。去年11月,公司的A轮融资就已基本谈好,但是由于国内的春节一拖再拖。今年2月14日,新一轮融资500万美元到账时,陈辰特地查了下公司账上现金余额,刚好等于两位创始人省下来的工资。

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

稻盛和夫在自传中回忆,京瓷成立之初,第一次接到IBM的订单,为了保证按时交付,自己每天凌晨5点睡觉,早上7点又起来开早会。

这样的场景对创业公司来说司空见惯。当被问到工作时间,创业者都表示自己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噗嗤传媒”创始人朱敬轩说:“公司9点上班,下班时间不固定,加班到第二天9点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睡觉的时间都被工作填满,兴趣爱好也完全荒废。“爱目无线”创始人都义峰告诉记者,他把家里的架子鼓、围棋、象棋都搬到了公司,但也没有什么机会玩。

◆都义峰的爱好非常广泛,但现在唯一还坚持的只有健身。

李玮琦是旅行短视频平台“旅视”的联合创始人。他在“Camera360”工作时,每周六早上都会到天府软件园的篮球场打球。但是开始创业后一年里,李玮琦总共只打了3次篮球,踢了1次足球。他戏称:“就是因为运动少了,胖了快20斤。”

穿衣一切从简

这些人穿衣的原则是一切从简。已婚的创业者,全身的搭配都由夫人包办。“衣服太太看不下去了会给买,基本上她买什么我就穿什么。”

而缺少“贤内助”的创始人,很多都“钟爱”优衣库。女生也不例外,个人DNA数据解读服务商“各色科技”创始人郭婷婷说:“就和逛超市差不多,觉得该加点衣服了,就直奔优衣库买几件。时间长了,几乎从头到脚都是他家的,非常‘知乎成功人士’。”

扎克伯格说自己只买同一款灰色T恤,目的是不在考虑穿搭上面浪费时间。“红衣教主”周鸿祎也笑称自己每天都穿同样的红色T恤,“并不是因为从来都不洗,而是买了很多件换着穿的。”

这一技巧被很多新一代创业者学习。“Saphlux”创始人陈辰经常需要出差往返中美两地。H&M旗下Easy Iron系列的衬衣,15美元一件,他会一次买上十几件一样的。“行李箱内也长期放有两件未开封的,以备不时之需。”

◆陈辰和他的H&M衬衫

工作餐点最快的

某创业者曾半开玩笑地说:“在公司天使轮阶段只吃沙县小吃,A轮之后改吃田老师红烧肉。”吃饭方面,创业者也是希望越省时间越好。在办公室的工作餐,基本逃不开食堂、外卖、盒饭这三样。

“极鱼科技”主要从事手势识别技术的研发,公司创始人房文新每次使用饿了么点餐,送达时间是首要标准,“平台一般显示3公里内的餐厅,我只看1公里以内的。”

◆郭婷婷身材高挑,穿优衣库的衣服也很有范。

也有人会选择在吃饭时顺便下楼散步,但是一定会遵循“就近原则”。“Saphlux”国内办公室楼下的“兰州拉面”,成了陈辰最经常光顾的饭店。郭婷婷也表示最常买的快餐就是楼下711的盒饭。

“旅视”的三位创始人则会一起吃午餐。“楼下小店送上来的盒饭,10块左右1份。吃的时候可以一起讨论问题。”

住处跟着公司走

硅谷的车库,移植到中国,就成了北上广深的合租房。

为了节省通勤时间,房文新会在公司附近一公里以内租房。“极鱼科技”的办公室从地下室搬到商住两用的套间,又换去望京SOHO,他的住处也跟着搬了三次。现在他在望京SOHO附近租了一间15平米的卧室,“只是用来睡觉,也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房文新跟着公司搬了两次家。

另一方面,记者也发现,国内创业者的居住条件其实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在加入合租大军的年轻创业者之外,也有人早年趁着房价还未上涨已经出手买房。但提到出差时住的酒店,大家都会尽量压低标准。“自己的公司,能省就省。”

“南友圈”创始人苟骅在深圳南山区的房子有140平米,出差依旧只住快捷酒店。“各色科技”郭婷婷也赶在北京房价上涨前凑齐了首付,但出差同样是跟同事一起住快捷酒店。

出行最不会省钱

出行方面可能是创始人最不会省钱的了,“价格低的出行方式,考虑到时间成本就不划算了”。记者采访到的创业者,上下班都会开车或者打车,出差也以飞机为主。分期平台“嘀嗒分期”创始人梁杰斌总结说:“出差300公里范围内开车,300以上乘高铁,1000公里外就坐飞机了。”

尽管大家想尽办法压缩路上的时间,行程中途可能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放松时间了。李玮琦说自己一天中最开心的时间就是下班后回家的路上。“开着车听着钢琴曲,一个人完全放空,可以思考一些东西。”

◆李玮琦晚上回到家中偶尔也会弹弹钢琴。

陈辰经常中美两地来回飞,反倒是飞机上关掉手机的环境,给了他属于自己的时间。半年之内,陈辰就已经看了20多本书,大部分阅读都是在飞机上完成的。

中国创业者更凶狠

写到这里大家可以看出,身价千万的CEO,之所以活成了月薪5000的样子,很多是为了在公司早期节省开支,而尽量压低自己的工资。而那些早年有一定财富积累的创业者,也会因为工作忙碌根本没有时间消费。

陈辰与中美两地的创业者都有交流。他发现,不同于国内创始人每天动辄16小时的工作时间,“硅谷的创业者通常上午10点开始工作,到了晚上8点左右便会休息。”在北美,跑步、冥想等减压方式也非常流行。

硅谷天使投资人郭威也曾在接受曲凯采访时表示,硅谷创业者没有国内凶狠和努力。在采访中,记者也问到几位创始人,会不会等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尝试调整自己的生活状态。大多数回答是,可能会在后期将高管团队的薪酬标准化,但是个人的工作节奏很难改变。“也许等公司上市,或者被并购自己退出了,会考虑休息一段时间。”

“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呢?”

“之后应该会再启动下一个创业项目吧。”

原标题 :天使轮吃沙县A轮田老师 身价千万的CEO才过得像月入5000

值班编辑:泽依

版权、建议:3002833297@qq.com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