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你来人间一趟 你要看看太阳

20岁的每一天2018-05-15 12:38:05



?

    上班摸鱼的百无聊赖里,十分怀念和朋友四处走走停停,彼此不说话,但总能默契地想法一致的日子。看到豆瓣话题#跟着书本去旅行#,就开始回忆,我走过的城市,有哪些地方是书里写过的。想想发现,我好像总不是为了探寻这本书里的红尘,才起身出发旅行。而是很久前到过某个地方,看书时往往又与它相遇,在重逢的这一刻,有一种强烈的亲切感,从而发现自己是喜欢那座城市的。脑海里也会浮现出许多,置身那个场景时,自己没有注意,大脑却自动储存下来的画面。继而遗憾,早一点遇到这本书就好了。于是在心里暗暗记着,那个地方我要再去一次,带着这本书去一次。好像行李箱里多这么一件东西,旅行就能凭空多生出无数乐趣似的。


雅舍


北碚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在那里生活了四年,我所不在意的每一处风土人情,可能都是和民国文人跨时空偶遇的一扇任意门。学校正门旁边是雅舍,虽然只是一栋小小的纪念馆,可是每每看到《雅舍小品》的时候,总觉得梁实秋仿佛就在身边迎宾送客。我在高中的时候读过这本书,所以一去大学就迫不及待到雅舍看看。那里并不再是书中写的那样交通不便,没有门牌。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它坐落在一顶高高的小山丘上,想来以前是很隐蔽的,怪不得邮递员很难找到他家。


牢记牛肉


梁实秋还写过北碚的众多美食,收录在《雅舍谈吃》里。如果说重庆是一座美食天堂,那么北碚可能是天堂的后花园,这里浓缩着重庆的诱惑,多得是只闻闻味道,便可以把口水勾引出来的好吃的。和室友探访过一家靠口口相传而声名远扬的牛肉店,说是店内只有两张桌子,要吃饭得先预定。我们要到了电话号码,第二天坐公交车辗转到很远的地方,下了车还对着一个废弃的公厕拍了几张照片,才兜兜转转找到它。牛肉炖得鲜香软糯,筷子一戳就破,牛筋也很适口,我觉得就连没有牙齿的老人,也会忍不住多吞几块。萝卜被汤汁浸润得香极了,呈一种陈旧但鲜亮的黄色,用筷子轻轻一掰,里面还有多余的汁水流出来。最后我们还觉得不过瘾,又要了一小份手擀面进去煮,面被煮的外软内弹,就着咸鲜的汤汁呼哧呼哧吃下肚,整个冬天都圆满了。


北碚的小面也有各种味道。曾经我想过把那里的小面吃个遍,然后出一本书,专写小面的故事。我最喜欢坐在热闹的小面店里观察别人,尤其是忙碌的老板和店员。他们要记住各式各样的特殊要求,最简单的要求是“二两小面”,就这也免不了要老板补问一句:“清汤嘛红汤?”意思是要不要辣椒。可是食客都太会吃了,于是各种各样的浇头也是要记的。最受欢迎的是豌豆和杂酱,若是两样都加,就是一碗我最常吃的豌杂面。排骨,肥肠,牛肉,这些碎卤料也是极香极有味的。做小面之前要打好一碗汤底,这里头一般要放十几种调料, 盐、糖、醋、油、鸡精,这是最基本的,油又分好几种要打,有红酱油、香油、花椒油、辣椒油、猪油等等,不同的店里还要洒不同的东西来配,比如葱花、蒜泥、糟豌豆、大头菜等。 当然,对于本地人来说,最不可少的是那一大勺红亮的海椒。碗底打好了,便烫几根藤藤菜放在调料上,等着面煮好,另打一勺提前做好的汤头往上一浇,一碗重庆小面就做好了。我很喜欢看食堂的叔叔打调料,一边打一边要和来买饭的女学生开玩笑,你明明说“不要辣椒”,他会重复一遍说,“好,你类碗不要面”。嘴上开着玩笑,手里不停地换着小勺,盛着佐料,两句话的功夫就打好了碗底。


豌杂小面


“二两红汤小面,加豌杂,干馏,多青。”“二两排骨米线,清汤,不要鸡精。”一家小面店的老板,除了要具备眼疾手快的做饭功底之外,还要有超强的记忆力才行。每位顾客都有自己独特的口味,小面的可选项比较多,要是上错了,客人是会不高兴的。干馏的意思是不加汤,多青是指碗底多放一些青菜。这些都好办,难的是如果客人少要一味调料,那老板就需要适当改变一点配方,让少了一种佐料的小面依旧美味。小面这种食物,可不可以在家做呢?知道了好吃的秘方,却未必能做出一样的味道,难就难在老板手里这一勺勺调料的“适量”。你可以把材料配得整齐,但很难学得到老板“适量”的高明。所以,老老实实走进人家的店里,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想一想今天的晚餐来碗什么面吧。


(怎么觉得这篇文章,不是围绕#跟着书本去旅行#这个话题在写了,仿佛是#跟着书本去吃饭#......

类似的地方还有云南。汪曾祺老先生是江苏高邮人,可是除了高邮咸鸭蛋以外,他大多时候都在为别的地方的美食推销代言。汪先生的散文里写了好多昆明美食,像汽锅鸡、火腿、还有云南的各种菌子,比如鸡枞。宣威火腿我是吃过的,但是汽锅鸡没有,看完书以后,我缠着昆明的同学问了好久,究竟哪里的汽锅鸡比较好吃。我觉得男人犯起馋来,往往比女人更可怕。女生比较贪心,爱吃的东西很多,这一件吃不到,还可以选别的来代替。男人不行,他一定要把想吃的东西描述成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隔着纸背也要让读者闻见这道菜色香味俱佳。汪曾祺算一个,苏轼也是。苏轼的菜羹和豆粥,如今看来只是粗茶淡饭,却能吃出无限的滋味。有时也吃一些时令鲜物,比如山笋和江鱼。不是什么难得的食物,但是在苏轼笔下,却比龙肝凤胆,山珍海味还要妙不可言。 “尝项上之一脔,嚼霜前之两螯。烂樱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羔。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带糟。” 决然一位馋嘴的老饕了。饿人知食美,还没下班的我,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


昆明翠湖


而话题还是要绕着旅行来谈。读书和旅行,是人们最常说的,身体或心灵,一定要有一个在路上。那跟着书本去旅行,是不是在找机会让自己的灵魂和肉体相遇?去大理的时候,不免要回忆以前读过的流浪歌手们的故事,加上金庸笔下大理的豪情和南诏的风致,那里便有了一种理想国的意味。在洛阳结束工作,一个人骑单车在上阳路上寻找书店,看路牌的时候,恍惚想起了“上阳花木不曾秋,洛水穿宫处处流”的诗句。还有西安的出租车司机找错了路,却刚好带我进入了一片老城区,看着闲庭信步的市民,和郁郁葱葱的行道树,有种“ 就中别有王侯客,三三五五长安陌 ”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什么宏图大志。能读书,能旅行,人生就过得很幸福了。不过因此生出的烦恼也有不少。想去的地方太多,欲望太大,当前的能力总是满足不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正沉迷着《查令十字街84号》,就特别想去伦敦看一看,逛一逛书店。后来得知,查令十字街84号,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家麦当劳,有点沮丧。不过转念一想,拿本书去里面读一读也是好的。说不定会遇到和我一样,专爱做这种无聊事迹的傻子。还有东北是一定要去的,我一直想去萧红的墓前站一会儿,在她的墓前划火柴,告诉她写作确实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以及我是怎么和她一样从异乡到异乡的。呼兰河和额尔古纳河一定离得非常远。那也没关系,我还是要到额尔古纳河右岸,看看阳光是怎么把河水一点一点舔瘦了的。


查令十字街84号


国庆节和老王同志自驾出来玩,穿过了很多长长的隧道,恍惚间有种回到北碚的感觉。在最后一次离开学校时,我对自己说,出了这条隧道,你就不要哭了。可是从北碚到主城的隧道那么长,我的难过总也停不下来。这段时间的生活平淡而且乏味,我很久没有读书,也没有看喜欢的电影,也没有谋划着出远门去别处看看。我觉得自己手上有大把时间,却没有时间去做喜欢的事情。这样的感受非常痛苦,这样的日子也非常平庸。每天早上刚一醒来,就已经放弃了这全新的一天,每天都是将计就计地过。

但是总有些枯燥是人生的必经之路吧?我觉得自己又改变了好多。也许以后会怀念这段时光的。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