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城建朗读者 | 当我拿着车票站在反向的站台上

吉林城建青年2018-12-10 10:58:26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当我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才发现,可以带走的实在太少,当我打开自己的储物柜,除了贴在柜子上的名片,里面竟然空空如也,当我和同事们挥手告别,一如平常下班时的告别,好像第二天还会踏上同样的地铁,进入同样的写字楼,在同一个地方打卡,彼此微笑开始新的一天。但是,当我站在南京东路的地铁站时,我知道这已经是阶段性故事的终点了,从领导在辞职信上盖章的那天起 。

2012年的夏天,我拖着行李从浦东机场走出来,看着蔚蓝的天空感受着上海独有的潮热,那一年我和众多毕业生一样,带着满腔的热情前往大城市漂泊,希望自己不是一个单纯的过客,愿留下奋斗的青春,同时留下自己。2012年的夏天,我住在闸北的一个破旧的小楼里,一个独有小房间种点花花草草,晚上能够看美剧看到半夜,然后趿着拖鞋慢悠悠的去洗澡。那时候我刚进公司不久,只着每天能够多学一些东西,哪怕白天工作繁忙,晚上要去进修日语,半夜两三点入睡依旧可以热血沸腾精神满满的迎接每一个早晨。

2012年的夏天,我和帆帆总是半夜跑到楼下的全家买关东煮,在附近的兰州拉面吃夜宵,我问帆帆,会在公司待多久,帆帆说,只要公司不赶她走,她就一直在这待着。入冬之后,我在深夜里背日语单词周末准备托业的考试,开始每天回复成千上万的邮件打数不尽的电话,那一年公司给我发了手机配了电脑,偶尔还能耀武扬威,借着出差之名,在涩谷看美女,在横滨欣赏夜景。那一年的我信誓旦旦,要在这家公司待到老,要在这个大上海肆无忌惮的活下去,但是第二年的春天,新人身份的褪去和公司的变更让我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成堆的邮件和满天的文件成了我工作的主旋律,每周到处出差成了我的生活,我已经有些忘记在家的感觉,闸北的小居成了我临时的旅馆。

第二年的春天我搬离了闸北,住到了浦东,开始了与当初刚来上海时截然不同的生活。我是怎么想到辞职的呢,当我能够快速处理掉所有的任务,当我能够流利的用日语和身边的同事交谈,当我可以像老员工一样指点新人,当我坐在十八楼的窗户边,一边开会,一边加班,一边看夜景,当我已经渐渐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时候,我在地铁里听见了类似麻木又绝望的声音,那天突然想起安妮海瑟薇在《时尚女魔头》里的结尾,把手机扔到水池的情景。当年我百般不得其解,她为什么会放弃掉应有尽有的生活,而此刻我非常了解,应有尽有的同时其实也是一无所有。

一年后,我升职加薪,领导开始找我谈话,有中用之意,但是谈话的背后,也给我无形的压力,我节假日基本也在工作,电话不停,久而久之一天二十四小时中除了休息的六小时,我的生活全被工作占据,站在南京东路路口,看着人来人往,连偶尔欣赏街景的时间也没有,有一天,当我站在福州路书城门口,看见曾经的好友要来签售新书的消息,我竟站在那里迟迟不肯离开,串流不息的上海,被淹没在人群中的我,看着耸立的高楼,我是在追求什么。

那一天 ,我失眠了,拒接了工作的所有电话,也没有回复任何邮件,我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在追梦和稳定生活两者之间难以抉择,当我打开电脑,看到曾经写下的那些故事静静躺在硬盘中发霉,当我打开微博,发现最新更新的一条还在两年前,我竟难过的一塌糊涂,我请了很长的假,去了很多地方,走过的,没走过的。我想通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来看看自己的内心到底需要什么,最终,我似乎终于能感受到那部电影里最后的那个情节,我发信息给领导,没有太多理由,只想离开而已。领导打来电话,百般游说,最后我却挂掉了电话,人很难有勇气去放弃已经获得的东西,而人更难有勇气去追求自己渴望与梦想。

当地铁开门,我走进去的时候,竟然一刻也没有回头。

吉林城建团委

大学生传媒中心

朗读者 | 王茜

录音 | 王文博

后期 | 李辛梓

排版 | 陈晓文

责任编辑 | 李雅

审核 |  国季

长按指纹

一键关注

往期回顾

城建朗读者 | 希望你,不忘初心……

城建朗读者 | 你见过这样的导购吗……

城建朗读者 | 花开半夏,与你约秋,共入画

城建朗读者 |  远行的孩子你要记住,不怠时间,不负自己。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