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美食推荐联盟

一念地狱,一念天堂——泸沽湖亚丁徒步行记(一)

江之湄的浮生2019-07-23 13:33:02

云开远见雪山巅,犹是征旅一日程。倦客昼眠知风静,帐篷夜语觉潮生。

蜀汉衰鬓逢春色,万里归心对月明。旧业已随落英尽,更堪山头马铃声。

每当我要失去一些记忆的时候,江南小城就会下雨。撑着龙猫伞,看绿叶上连绵的雨滴,悄悄对自己说:写吧,趁伤痕尚未消失,回忆尚未淡去。

527日丽江是个大集市

旅行,从禄口机场一碗高大上的兰州拉面开始。我们总是有本事将自虐路线走成腐败啊。只是当背包装入硕大的驮包,千辛万苦弄进机场托运处,江之湄十分怀疑最后一天重装徒步的可行性。

午夜时分,飞机准时起飞,凌晨一点多到达丽江,入住阿木的家。放下背包就出去寻找夜宵。。。。。。吃货就是如此迫不及待。传说中的腊排骨微辣鲜香,滋味尚可。吃饱喝足躺在雕花木大床上,睡眼惺忪里红灯笼的剪影渐渐远去,黑甜一觉不知所之。

当丽江已成为商业化的集散中心,纳西文化成为一种噱头,小桥流水畔尽是酒吧,工艺品,围巾,各式义乌批发来的小玩意;当东巴文字成为印象派的符号;当满城飘荡侃侃的歌声;当店主假装流浪风的拍打着牛皮鼓;当小吃一条街挤满闹哄哄的游客。。。。。。丽江还剩下什么?发呆与艳遇吗?

告别阿木的家里温厚的狗狗,背着沉重的行囊,往泸沽湖行去。下午两点半,高原强烈的阳光晒得人发疼,放在驾驶座前的蓝莓十分钟就变得滚烫。盘山公路极为曲折难行,名副其实的颠脏公路,吉米和怎么在两侧吐得此起彼伏,江之湄仍然谈笑风生:“一剑,要不我们来吃牦牛肉吧?”

一剑:“好啊好啊!”收获白眼两枚。

当地男性大多黧黑,一剑在他们眼里是绝对帅哥。

司机:“你今年32岁吧?”

一剑笑:“嗯。。。。。”

吉米:“别嗯了,嘴都咧到耳朵啦!”

途中远眺玉龙雪山,山顶积雪颇少,有些失望,只是没想到,更失望的还在后面。造物就是这么捉弄人,要最有希望的事能够实现,还是先对他绝望,预备将来有出于望外的惊喜。


528日泸沽湖——女儿国的神秘与浪漫

颠簸了整整六个小时后,终于到了里格半岛。一泓碧水中杨花轻轻摇曳,环湖石板路行人三三两两,猪槽船野渡无人舟自横,一派悠闲模样。可是,我们预定的客栈呢?肩膀上沉重的大包压得喘不过气,跟在一剑后面狼奔豕突,好不容易看见水云间的招牌,不由得欢呼一声。落地玻璃外就是湖畔石板路,虽看得见湖景,但太没隐私权了吧?连忙拉上窗帘,继续做没安全感的现代人。

在黑乎乎的湖边漫步,耳畔传来酒吧里民谣声:“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嗓音浑厚干净,略显沧桑。隔着篱笆瞄一眼弹吉他的背影,怀着愉悦的心情打道回府。只可怜吉米吐得天昏地暗,没吃晚饭。

泸沽湖日出极为壮观震撼,在晨曦中的猪槽船里狂拍,觉得这八十元真是物超所值。一剑在船头作沉思状,忽然瞥见隔壁船上单身旅行的MM,忍不住高喊:“美女。。。”

美女回眸一笑:“我还没刷牙呢!”

看朝霞一点一点染红天际,看湖面半江瑟瑟半江红,看太阳一拥而出霞光万道,旅人懒懒的到处逛荡,大黑狗悠闲踱步,摩梭女坐湖边杨柳下招徕客人,一切都有条不紊,原来凡世本就如此风轻日暖,地久天长。

太阳已经升上半空,可拍里格全景的观景台已经拥挤不堪,而我们又将挥别这泓碧波,去向永宁乡。我们的旅程总是那么匆匆,容不得缓慢宁静的生涯,对于故乡是游子,对于旅行是过客。慢生活,几时才能拥有呢?

十一点往永宁乡,约见向导多吉。黧黑的藏民脸,穿西装背公文包,叫人诧异他的职业。永宁乡算是远近最繁华的集市,顶着烈日在菜场里穿梭良久,在多吉帮助下终于买齐了食物、烟酒(给马夫的福利)、各式锅碗瓢盆油盐酱醋杂物等等。好不容易采买完,人已经累的不行。唉,这么个状态能徒步八天嘛!一剑一定要买把藏刀防身,可惜走遍永宁的大街小巷都找不到,最后只好买了两把水果刀。。。。。。不知能防狼还是防人。一堆干瘪的小苹果开价六元一斤,江之湄对此不屑一顾。我怎么知道徒步的八天里连黄瓜都买不到呢?呜呜呜,我对不起大家。。。

干栏房,土坯墙。此地春节至今没下过一滴雨,土地极为干旱,玉米苗用薄膜护根,山体上几乎枯死的草皮,令人扼腕叹息。路上如此荒芜,可以理解我们看到一片紫色小花时的心情了吧。四人一起大喊:“看,薰衣草!”

司机嘴一撇:“什么薰衣草,那是喂猪的!”

“薰衣草喂猪?太高大上了吧?”

老农背着一篓“薰衣草”缓缓走过。

司机揶揄:“那,薰衣草拿回去喂猪了!”四人狂笑。

在温泉乡的吉祥旅馆安顿好,出去走走。名为温泉乡,实则只是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庄,一条尘满面的泥土路,两侧是些锁着门的酒吧,这么偏僻的地方也有客人吗?在手工编织坊里买条围巾,挡风沙派了大用处。夕阳斜过半山,田畈里老牛吃草,桥上行人,桥下流水汤汤,炊烟袅袅到庭前,亮蓝动人心,远远望见黛青色群山,我有一种远意,忍不住惆怅。

摩梭族的老人邀我们进去坐坐,房屋院子可随意拍摄,只有经堂神圣不可造次。几人凝神屏息,一剑对着墙上的绿度母与莲花生唐卡念念有词,大约总不脱六字真言。

原来事先联系好的向导多吉有事,并不能陪我们,他推荐了他的舅舅二青来接替。一剑忙着与二青敲定行程,商议细节。吉米向怎么请教如何劈叉,动作过猛翻至床下,怎么拉都拉不住。江之湄狂笑捶床不已,谁知几分钟后便觉头昏脑涨。高原反应乎?乐极生悲乎?连忙屏声静气开始坐禅。


Copyright © 全国美食推荐联盟@2017